《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8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笙顾不得钱,用力拂开他手指,“乔先生风流本性,真是随时随地。”
  乔苍摇着扇子,五光十色的霓虹,衬得他玉树临风,“我只对何小姐流氓。”
  何笙最不喜不识趣的人,她没好气抖了抖身子,想要甩开他桎梏,可他缠得紧,她挣脱不了,扭头上下打量他,“乔先生看到我,不能绕路吗?偏偏往我跟前凑。”
  乔苍有趣问我为什么要绕路,这是我的地盘,何小姐在我的地盘上玩了一出黑吃黑,还反来怪我。
  何笙一怔,“你的?”
  她指了指不远处赌场的牌子,“不是华章赌场吗。”
  乔苍一手拎着她,一手将敞开的折扇合住,玉面风流,华衣璀璨,在夜色阑珊中仿佛织了一层斑驳的大网,这网无声无息,诱饵重重,蛊惑了数不尽的人,何笙也是他的网中之鱼。
  “我的场子很多,这只是其中之一。如果何小姐感兴趣,往后的良辰美景,我带你都逛一逛。”
  他神秘又狡黠,说不出的妖孽,好像和她牵扯着地下情一样,何笙懒得去,今儿碰上这一回,她不知要烧香拜佛多少日,才能把这阎罗王的煞气驱除掉。
  赌场门前围攻她那伙恶霸麻利的溜了,韩北折返回来,小声与乔苍说了句什么,后者淡淡晃了晃折扇,他便退到一侧。
  “何小姐刚才为何不报上我的名字,也不会有落荒而逃的狼狈一幕被我看到。”

  何笙踱着步子,站在乔苍面前,掂起脚,往他脸上吹气儿,“我怎么报?”
  “这样抱。”他偷换概念,伸手揽住了何笙的腰,高耸丰腴的汝房压上胸口,他胸肌故意朝前顶了顶,还觉得不过瘾,在她错愕僵硬中,摸向了她臀部,掌心结结实实扣住,那弹性十足,挺翘饱满的温热弧度,两瓣小屁股包裹着幽谷,她的幽谷一定深邃紧致,濡湿粉嫩,他想象着愈发爱不释手,“三十六招花式拥抱,我都顺从何小姐。”
  她也是男人战场里摸爬滚打厮杀出来的,什么流氓也见过,什么调戏也受过,唯独乔苍这样一本正经却满口下流的男人,她看着他这张颠倒众生的脸,根本做不到静如止水。
  她慌张跳出他胸口,握拳保持镇定,仍不可避免哑了嗓子,“谁说是这个抱了?”
  他忍住笑意,观赏她媚态极致的脸蛋儿,神色柔情似水,又百般戏弄,看不透那双眼睛背后藏匿着什么。
  “往后广东的道上,何小姐遇到了麻烦,就说我是你情夫怎样,我的招牌在这些人面前,比周容深硬得多。”

  她笑容转冷,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长得再仪表堂堂,骨子里也是土匪坯子。
  她轻咬嘴唇,侧身仰起头,逆着五光十色的潋滟霓虹,语气高深莫测,“黑花赌场,听名字就是黑心肠的老板开的。”
  乔苍倏而捻开折扇,玉佩吊坠在他掌心悠然荡漾,这般潇洒矜贵,那扇子太大太宽,他晃着晃着,便遮住了唇与鼻,只露出皎洁如月的眼眸,“依何小姐之见,改成什么能把我黑心肠遮一遮。”
  “白花啊。”
  说得煞有其事似的,乔苍好笑挑眉,也不搅了她兴致,配合她胡言乱语,时不时点头说何小姐言之有理。他此时还毫无察觉,他对面前这女人到底有多纵容,这纵容无声无息流淌,占据他对她全部情愫,他见了何笙,每一寸毛孔都欢喜,都有趣,都控制不住逗弄她。
  她倒背手,肥大的西装明显来自周容深,几乎将她套住,连脖子都没有露出,她无时无刻婀娜妖娆,艳冠群芳,忽然这副模样,反而活泼娇憨,挠得人心痒,只想蛮横撕开,看一看里面裹着如何玉体横陈的春光。

  “白花,谐音是百花,广东土地肥沃,三教九流设立的赌场不计其数,百花中乔先生的鹤立鸭群,有名堂,有气派。”
  乔苍恍然,“鸭群。”
  “谁让乔先生长了一张鸭子的脸呢,细皮嫩肉,俊俏可口,广东的富婆,做春梦都是和乔先生颠鸾倒凤。”
  何笙笑出声音,毫不遮掩,故意气他,坏得放荡,坏得猖獗,堤上的三月粉桃,山间的四月海棠,桥上的八月香桂,河畔的十月紫菊,都不及她此时春风十里,清风晓月动人心魄。

  韩北不露声色睨了乔苍一眼,隐约从他脸上,看到一场惊天动地,近乎毁灭的风月,这风月来势汹汹,早已不是理智世俗能抵挡。
  他握拳,抵在下唇轻咳了声,背过身去,挥手让保镖离开。
  何笙说得愈发起劲儿,脸蛋染了一层薄汗,乔苍耐心听她说,只是他逐渐听不清声音,更不知她在吵什么,他眼前只有那张嫣红的唇,那一口整齐的糯米牙,那津致的桃花目和淡淡的娥眉。
  或许热了,何笙解开西装扣子,脱下搭在肩上,白色衬衣仍大了许多,堆叠出一道道褶皱,她滔滔不决卖弄口才时,一只手悄无声息伸了过来,指尖勾着一块方帕,她下意识躲闪,被人捧住后脑,丝滑柔轮的雪缎落在她额头,眉心,滑过鼻梁,最后覆盖上整张脸。
  透过洁白的方帕,街头巷尾,橱窗苍穹,都是一片黯淡混沌,何笙有些慌神,手在身前抓弄着,触碰到乔苍的脸,她感觉到他在逼近,很快的,零点零一秒的功夫,隔着绸缎,他的唇重合在她唇上,百般辗转,厮磨,炙热的气息喷灼,将她烫得恍恍惚惚,她身体僵住,短暂空白侵入她大脑,片刻后,他离开,方帕也抽走。
  “请何小姐上车。”
  她呆愣,乔苍不见了踪影,韩北站在旁边,朝街角停泊的宾利伸手,宾利微微晃动,似乎有人刚上去。
  她指尖触了触唇,残留的余温分不清属于谁,这一刻她慌乱无比,包厢骨骼痴缠的一幕浮上心头,她的豆腐算是被他吃净了,她气恼,也无措,一把推开韩北,情急之下走错方向,她察觉到,又绕回来,韩北不慌不忙,笑说这么晚了,何小姐独自离开恐怕不安全,苍哥也舍不得。
  她连说好几遍用不着,想穿过马路到对面拦车,尽快摆脱这群悍匪,她迈步的同时,车内响起一道男音,低沉浑厚的何小姐溢出,在空气中纠缠,接着窗子探出一只手,“你怀里塞满了钱,赌场里的人也不是瞎子,路上闹出麻烦,贪玩败露,周容深可不是我一句话就放过你的人。”
  何笙脚下不由停住,定得死死的,她心机玲珑,天下之大,就没有她怕的,可周容深却是她的冤家,她的死x`ue ,她的人生似锦富贵荣华,尽数捏在他手中,她哪敢自毁前程。

  她想到这里,风情万种环抱双臂,媚笑走过去,往车门一斜,“乔先生雪中送炭,没有企图吗?”
  乔苍也不遮掩,“自然是有一点。何小姐冰雪聪明,我也不戳破,你看着给一些。”
  她狐狸似的眼睛眯了眯,拉开车门进入,韩北说清地址,司机一踩油门往西南大道驶去。
  日期:2017-12-15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