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1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摇头,“绝对不是这个原因,肯定还有内幕。”
  二叔笑笑,“这事看看再说,不急在一时。”
  叔侄两人在茶楼里坐了二个多小时,二叔离开之后,顾秋才出来。
  左书记和左安邦来到书房,左安邦道:“叔,我爸的情况好象不是很乐观,能不能请您出面,帮忙找找那个神医吧!”
  左书记原以为他要说什么家族的事,没想到是关心自己的父亲,听到这话,老左心里又好过了些,至少左安邦还是知道孰轻敦重。
  左书记望着他,“你觉得有可能吗?你们都干了什么好事?得罪了人家,现在又去求人家。”
  左安邦叹了口气,“我知道错了,但是此刻除了您之外,恐怕再也没有人能请得动他了。”
  说到这事,左书记心里还是蛮有气的。
  你们当初干的都是什么事啊?

  当人家是什么了?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这一点,左书记也极为反感。这就是自己这家人的作风。很多年前他就意识到了,但是纠正不了。
  想到兄长说的那些话,左书记半晌没有反应。
  不是他不想啊!只是他想知道为什么?就算是兄长离开了,却要是自己非答应他的要求不可。这又不是什么皇权家族,搞这么有意思么?
  好象有点不愿意家族的权力,落到自己手里似的。
  以自己的本事,难道还不能另起炉灶?

  退一万步说,老爷子真要走了,兄长也走了,自己不支持这个家,他们这些晚辈能撑起一片天?
  左书记当然不愿看到左家沦落,但是事实摆在面前。
  要去请老神医出马,左书记也有些犹豫。能不能请得动,这是个问题。
  还有,自己有什么面子去请人家?
  左安邦道:“叔,也只有你能出马了。其他人都不靠谱。”

  左书记沉着脸,“我尽力试试吧!”
  “行,那就辛苦叔了。”
  左安邦一脸感激。
  为了兄长,左书记不得不答应下来。
  左安邦拿出一个地址,“自从上次京城一别,他已经不在双娇集团了,四处云游。这是他的老家。”
  左书记没有接,“我知道去哪里找他。”
  看到老爸从书房出来,左晓静立刻站起来,“爸!”
  左书记望着女儿和妻子,“你们跟我来吧!”
  两人随着左书记来了自己那边的房间里,左书记道:“我要去找一个人,晓静,你陪你沈姨留在这里吧!”
  沈如燕一脸疑惑,“找什么人?”
  左书记没说,沈如燕也不好多问,看到老左离去。左晓静道,“爸要去哪?小妈。他怎么都不告诉我们?”
  沈如燕道:“也许是去找医生。”
  医生?

  京城里的医生是最好的,还能去哪找医院?除非?左晓静哦了一声,却又觉得不太可能。
  “大伯现在都这样了,就算老左找到人家,还得来及吗?”
  沈如燕摇头,“我也不知道,晓静,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家里透着一股怪怪的气氛?”
  左晓静道,“没有啊!大家都为了大伯的事情苦闷不堪,还能有什么其他的?”

  “走,我们去医院看看。”
  医院里,病房中。
  左首长正和夫人说话,“你也不要哭了,我自己心里清楚。我走了之后,这个家将由邦儿来主持。这事我已经和他商量过了,他也同意扶持邦儿。咳咳咳——”
  “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竟然走在老头子前面了。这是不孝!天大的不孝。”
  病房外面,沈如燕和左晓静正要进去,突然听到了这番话,沈如燕停下来,暗暗奇怪。
  怎么会这样?
  左晓静没有听太清楚,正瞪着一双眼睛望着小妈。沈如燕拉她出来,“还是不要进去了!”

  “刚才的话,你听到了吗?”
  “没听太清楚,怎么啦?小妈!”
  沈如燕道:“走吧,回去再说。”
  两人回到家里,沈如燕道:“你爸已经走了吗?”
  “估计都上飞机了,电话打不通。”
  沈如燕跺跺脚,怎么会这样?

  她在房间里踱着步子,“不对啊!不对!”
  “什么不对?”
  “我不知道,总之不太对劲。”沈如燕自言自语。
  此刻左书记已经坐上了飞机,飞入云端。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他的心思,似佛也随之开朗起来。
  今天这天气不错,一片晴朗。
  白云朵朵,一层一层的,感觉漂亮极了。
  就在左书记赶到南阳的当天晚上,天气突然变了。本来好好的天,晚上变得异常沉闷,紧接着,下起了大雨。
  这场雨,没有阻止左书记前行的脚步。他坐着小车继续赶路。
  唐书记邀请他吃饭,他都没有时间去。
  风雨无阻赶路,肚子饿了,在服务区吃了个便饭。身边只有秘书和司机做陪。
  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京城医院那边,传来了一阵阵呼天喊地的痛哭声。
  “不要去了!”
  左书记接到电话,车子停在雨中,望着这场倾盆大雨,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除了雨刮器不断的闪动,车内,再也没有任何声音。司机和秘书面面相觑,大气不出。
  雨,哗啦啦地下着。
  就象被谁捅破了天一样,无止无休。
  漆黑的夜,看不清方向。

  倾盆大雨,把整个世界都淹没了。
  车窗玻璃,雨刮器不断的摆动。
  风,肆虐横行。
  山坡上的树木,几乎都贴着地面了。
  左书记坐在车里,两眼直直望着车窗外,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秘书和司机怔怔地望着他,似乎在期待他的决定。
  轰——!
  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照亮了整个山头,高速公路上,变得格外的幽静。
  暴雨倾盆,车辆格外稀少。
  左书记摆了下手,秘书马上指示司机,“掉头回京。”
  司机打了左转向灯,重新上路。
  开了十几公里,才找到下一出口,掉头回转之后,又回到高速路上。
  雨太大,视线不好,司机有些胆颤心惊的。

  透过后视镜里,看到老板的脸色,他也不好说什么。
  好在快进服务区的时候,秘书道:“书记,还是先进服务区休息下吧,雨太大,路上不安全。”
  左书记点点头,靠在后排的位置上闭目养神。
  顾秋在京城,很快就收到消息。

  此刻京城也是大雨连绵,但是这边的雨,没有南边那么猛,那么大。
  听到这个消息,顾秋感到十分惊震。
  怎么在这个时候撑不住了呢?
  想到二叔的那番话,顾秋想找人去打听一下。左家为何排斥左书记?简直是不可思议。

  顾秋匆匆出了门,把车开到医院对面,给沈如燕打了个电话。
  沈如燕和左晓静站在一起,两人的脸上带着无尽的伤悲。手机在包里振动,沈如燕没有听到。
  一些女眷哭得象泪人似的,天昏地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