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7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罗璇跪在孟进的脚下,真心的称赞他说,孟书记,我现在才知道你为什么如此的有才,因为您有一只神奇的笔啊。在玉州这块大地上,您用您的笔,尽情的书写着崭新的篇章。为玉州市,描绘出一个美好的未来。
  孟进自豪的说道,玉州广阔,大河波澜,乾坤独断,一笔勾勒。现在就让我的妙笔为你生花。咱们一起奏响前进的凯歌。
  上行下效,想奏凯歌的还有远在大河边汽车里的陈九江。只是和罗璇的欲拒还休相比,黎志玲坚决的将陈九江推了开去。
  “怎么了?”刚才还热情如火,似那烈火中的焦炭一般,怎么一眨眼的功夫,烈火变成了冰水?
  黎志玲一脸寒霜,冷冰冰的问道:“是不是今天没有遇见我,现在你怀里搂着的就是杜娜娜了?”
  “我和杜娜娜可是历史清白,泾渭分明。今天是老钱带着她来搞气氛的。”陈九江说着话,双手又趁机摸了上去。
  黎志玲一把打掉他的手说道:“呸,我不知道你,还是我不认识你?瞧杜娜娜那样子,恨不得立刻就吃了你?”

  “那是她的想法,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哦,我知道了,你吃醋了?”说完,陈九江死皮赖脸的缠了上来。
  “谁吃你的醋呀。”黎志玲左躲右闪总也躲不过他的咸猪手,她喘着气道:“你先停下,我有个正经事情要问你。”
  “问就问吧,为什么要停下。”
  软玉在怀,温香相拥,陈九江是舍不得放手的。可是当黎志玲真的问出口的时候,他那双贼手,居然真的松了开来。
  黎志玲笑呵呵的问他:“九江,我新到开发区,人生地不熟,还想请教你下,我的秘书该选谁呢?是翩翩起舞的赵飞燕,还是含羞带怯的林会语?”
  “你们开发区的事情,我怎么知道呢?我的手可没有那么长。”陈九江嘴里嘟囔了一声,心里却大叫不妙。看黎志玲意有所指的样子,只怕自己那一日之功已经传到了她的耳朵里了。这是什么人嘴巴那么长,在他的背后乱嚼舌头。
  “没有那么长?不见得吧?我听说你和她们俩都深入浅出的沟通过。从里到外,就没有你陈副县长不知道的地方。”

  “冤枉啊。我知道了,这指定是贾幸福那龟儿子搞的鬼。”陈九江恨恨得得骂道:“这个混蛋,自己不幸福,倒巴望着别人出事。我可提醒你啊,这小子虽然长得道貌岸然,其实和他的姓一样不可靠。”
  既然说不清楚,那就转移话题吧。陈九江一甩嘴,将屎盆子扣到了贾幸福身上。
  “别说人家是鸟,赶紧说说你是什么变的。”黎志玲抓住了陈九江的弱点轻轻的摩了起来。
  “天地良心,我说的可是实话。你想啊,贾幸福能那么对待王心忠,难免对你不包藏祸心。你可要小心一点啊。”
  “此一时彼一时。别当我不知道,主任加了常委,就是横在贾幸福面前的一道天堑,他想越也越不过来。还是说一说,我那秘书到底要选哪一个吧。”
  黎志玲倒是看的清楚,她在开发区的地位已是超然的存在。莫说是贾幸福,就是其他的副主任们,除了效忠,也别无它法。
  此刻箭在弦上,若是再不发出,只怕英雄流清泪,软弱似爬虫了。陈九江见无计可施,只得硬着头皮说道:“赵飞燕长袖善舞,林会语心思缜密哪一个都是不错的秘书人选。只要你愿意,点谁都成。”
  黎志玲小手一用力,捏的陈九江怪叫连连,她瞪着陈九江说道:“刚还说都不认识,现在连性格都摸的清清楚楚。看来你这常务副县长真是勤政啊。”

  陈九江被她一捏,再也忍耐不住,他长身而起,说道:“我现在就让你见识下什么叫做勤政。”
  黎志玲咯咯笑着松开了手:“你就不怕于向荣知道,你旧疾又犯了?”
  陈九江眼睛一瞪说道:“为了你,我什么都不怕了。”
  雨打芭蕉劈啪响,汽车起伏似波浪。在汽车欢快的叫喊声中,黎志玲能做的,就是曲意奉承,尽心迎合。
  同样是曲意奉承,黎志玲为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情。而罗璇为的是对权力的崇拜。
  权力是个好东西,能让不足一尺的侏儒变成高大威武的巨人。权力也可以让枯瘦如柴者粗壮雄伟。权力更能让它的受众如沐春风,心花烂漫。
  现在罗璇的感觉就是飘飘欲仙,几欲成神。以前蓝玉成总是填不满的坑,居然让孟进堵了一个水泄不通。到底是因为孟进的年轻力壮还是因为他脑袋顶上的光圈洒下的余晖射入了她的心田,让她也想不清楚。她能想明白的,就是享受,再享受。
  不只是女人会奉承,同样态度端正的还有男人。而且这些男人们一个比一个威武,一个比一个雄壮。
  公丨安丨局副局长邢振此刻正毕恭毕敬的坐在了政法委书记龚新亮的面前。

  作为扛过枪的战士,邢振比谁都知道站队的重要性。哪怕你有通天的本领,只要你站错了地方,你承受的就是炮火无情的轰击。
  听说你擅长打阻击,这个好啊,给你一个排,掩护咱们大部队撤退。听说你眼睛好,你当排头的尖兵,替咱们看清敌情。你的骨头硬,敢死队伍来一波。
  同样是负伤,对待嫡系领导手一挥,说赶紧的,送后方医院去养伤。到了他这儿好了,领导会亲切和蔼的对你说,小邢啊,只有你能顶得住敌人,所以轻伤不下火线,你继续挡一会吧。
  邢振就是挡的太多,伤的太惨,所以心里就起了念想。
  老熊在的时候,感念那一板砖的荣耀,让邢振分管了交警中队。这本是个肥的流油的职务,到了雷霆上台的时候,就从邢振的手中收了回来。
  雷霆说,邢振啊,你是个老刑警了。当过兵,扛过枪,虽然没有打过美帝,可是上过越南的战场。这还不算,你搞起刑侦来轻车熟路,所以局党组决定,你还是去分管后勤吧。
  尼玛这叫什么事,不就是老子乡下来的,没有靠山吗?事实的确如此,邢振不但没有靠山,就连手底下的码头都没有大多,所以雷霆根本没将他当回事。
  雷霆不当他是棵葱,新任政法委书记龚新亮很想将他收到箩筐里。龚新亮偷偷的约了他几次,邢振都没有答应。

  邢振虽然是个兵,可脑子并不单纯。他想了很久,得出了一个结论,他现在还真的就不是一棵葱。他根本没有和雷霆叫板的资本。一旦他投靠了龚新亮,那么一个排头小卒的命运是少不了了的。
  对此龚新亮也不是毫无办法,他频频走访亮相,三不五时的就要找个机会和邢振碰碰头,聊聊天。不但如此,凡是公检法体系中的边缘人物,有一个算一个,他全都要找机会交流交流感情,了解了解思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