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656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功便是提出疑问,问谢飞这个事情张泽光知道不知道,谢飞便马上道:“我调查李全友很长时间了,他违规给一家
  企业拨付技改资金,数额达到几千万元,这里面一定有着**的问题,但是张检的意思是证据不确实,不能下手,但是我认为证据已经确实了可以对李全友立案调查,我们争执半天,没有结果,所以我便过来向陈书记你汇报一下,看这个案子能否办下去。”
  在陈功面前,谢飞多少要给张泽光一些面子,不能说张泽光不同意这么干,是因为有顾忌,而只是说证据不足,以便留有余地。
  陈功听了这话,心里想了想道:“你觉得证据确实了吗?”
  谢飞道:“我认为证据确实了,至少可以查他一个渎职犯罪,就看张检能不能下决心了。”

  陈功皱眉沉思起来,谢飞过来向他反映的这个情况,张泽光此前根本没和他讲过,这让他感到很奇怪,因为他此前专门和他提过,要查办几个大案要案,而且还是财政系统的,可是张泽光居然没有提到这个事。
  李全友是财政厅副厅长,如果查办了他,绝对可以起到很大的震慑作用,省财政厅的老丁如果知道此事,恐怕也是坐不住了。
  如此一想,陈功便抬头对谢飞道:“既然你这么有把握,我来和张检讲,让他下令你查办李全友,不过李全友可是一名副厅级的干部,在查办他之前,要做好保密工作,你先回去,做好准备,随时听侯命令,把这个案子办好。”
  谢飞一听到这话,心情大为振奋,想不到陈功如此支持他查办此案,这下就好了,张泽光肯定要听陈功的。
  陈功与谢飞说完这话,就让谢飞先走了。等到谢飞一走,陈功却是在心里想了想,张泽光为什么没有把情况向他报告,到底是因为证据不足还是其他的原因?
  心里头有些纳闷,但是现在先不管这些了,先跟张泽光讲一讲,来把这个案子先办了吧。
  陈功立刻跟张泽光进行了联系,当张泽光突然接到陈功电话,听陈功和他说起这个事时,他一下子懵住了,心想陈功怎么知道这个事情
  的?
  所以他连忙说道:“陈书记,这个事情比较复杂啊,我一时没有下决心。”
  听到他这样讲,陈功道:“也没有什么复杂的,谢飞同志过来向我汇报了,说你与他在证据认定上有分歧,我觉得我们要相信具体办案的同志,你看怎么样?”
  陈功把这话一说,张泽光才知道谢飞去找陈功了,这个谢飞真是太不像话了,这事办的,不是让他被动了吗,他要去找陈功,也事先和他说一声啊。
  不过看来谢飞也给他留面子了,只跟陈功说是因为证据不足的问题,现在只有顺着陈功的话来说了。
  张泽光如此一想说道:“陈书记,我本来也是这样想的,但是考虑到李全友身份比较特殊,我就谨慎了一些,如果陈书记您认为这个案子可以办,我没有意见,不过在办之前,最好去向楚书记汇报一下为好。”
  张泽光立刻转变了态度,但是表示要向楚忠明汇报,陈功听了,说道:“那你就向楚书记报告吧。只要证据确凿,楚书记是不会不同意的。”
  张泽光却说道:“陈书记,这个事情我们最好一起去找楚书记汇报一下。”
  听到张泽光这样一讲,陈功心里想了一想,觉得检察院在这个事情上还是欠缺魄力,便答应道:“那好,我们一起找楚书记汇报工作,让谢飞同志跟着,他最了解情况。”
  两人就商定了这个事情,张泽光挂下电话,便是脸色一沉,把谢飞给叫了过来道:“你怎么直接向陈书记报告这个事情了?”
  看到张泽光生了气,谢飞忙解释道:“张检,我这是在争取陈书记对我们检察院工作的支持,我通过陈书记的支持,把这个案子给办了,不是很好吗?我跟陈书记讲,主要是证据不足的问题存在分歧,并没有说其他的情况,张检,你就不要再犹豫了。”
  看了看谢飞,张泽光也知道他在陈功面前没说自己的坏话,所以想了想就算了。
  第一千九百三十八章 别无选择
  此时,省财政厅老丁和李全友正呆在一起,李全友走进老丁的办公室,一看见老丁,便急切地道:“丁厅长,张存户出事了。”

  老丁抬头一看他,愕然道:“出什么事了?”
  李全友道:“张存户让检察院的人给带走了。”
  老丁一听此话,心里一震,道:“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带走张存户的是桂山市检察院的人,此前毫无征兆,事情有些蹊跷。”李全友看了老丁一眼说道。
  老丁听了,也是皱眉,心里想了想道:“张存户是业务能手,他出了事,我们感到很惋惜。”
  李全友听到老丁这般讲,便凑近他悄声道:“丁厅,你说这是不是检察院在故意搞我们的事呢?我听传言说,省检察院要专门搞财政系统的干部,我此前以为真是传言,但没想到会是真的。”
  “你听谁讲的这事?”老丁并不知晓此事,但是李全友却是信息灵通,虽然陈功安排张泽光内部传达,但是检察院内部也不会把秘密保守的太好,仍然传了出去。
  李全友就把他听到的情况讲了出来,老丁一下子怔住了,他没想到省检察院会这样做,此前他对省检察院可是非常客气的,不因为别的,就是因为省检察院有职务犯罪侦查权,可没想到现在省检察院会这么干,太像话了吧。

  老丁一时没想到事件的起因不在省检察院,而是在省法院,但是他一直没把省法院放在眼里,没有省法院没有省检察院的职务犯罪侦查权,也没想到他没把陈功的话放在心上,会促使陈功安排省检察院来做这事。
  “张泽光是怎么回事,我哪里得罪他了?”老丁有些想不明白了。
  李全友道:“张泽光是老滑头一个,我觉得他不大可能会做出这种事,这件事情是不是还有更高的背井?”
  李全友这么一分析,老丁忽的想起了陈功的事,他心里顿时吓了一跳,难道说此事不是省检察院要做的,
  而是比省检察院更高级别的领导?
  “上次省政法委的陈书记打电话给我,让我把款项拨付给省法院,我们还没有拨付吧?”老丁想到这里,向李全友问道。
  李全友一听,忙道:“丁厅,没有你的命令,我怎么敢把钱给他们,省法院的人天天来烦我,我都根本不理他们。”
  老丁闻言,心里想了想道:“我看把钱给他们吧,老是这样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
  李全友听了,说道:“那省法院冻结我们帐户的事就算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