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狐,狐事,我家乡关于狐仙的真实故事。》
第7节

作者: 阳春三月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哥,你知道我是什么?我不是妖,我是半人半妖。我爹是人,我娘是狐,她们相爱了,有了我。很老套的故事,对不。后来,我爹发现我娘是狐,竟然请道士收她。真不是东西,不爱就别娶,爱了就别伤害。唉,俺娘重伤,被道士带走了。俺爹又娶了媳妇儿,让俺自生自灭。村里的孩子都用石头打我,说我是小妖精。我要是还手,那家的大人就会出来打我。晚上,我没处去,就睡在猪圈里,猪身上暖暖的,我才没被冻死。直到后来,主人收留了我,还教我法术。我真想把我爹杀了,可想想,毕竟是我爹,此生不再相见就是了。”

  "主人对我很好,后来又遇见了你。我觉得又回到了娘没出事的时候,我心里,你就是我亲哥,在你这,我,我觉得我这辈子又,又有家了。”

  青青的声音越来越小,一会儿,头微微下垂,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唉,可怜的小丫头。”爷爷轻叹,没想到,嘻嘻哈哈的孩子,过去竟然这样,难得的是,还这么善良。
  爷爷拉开被子,把青青放进去,盖好,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珠。然后,轻手轻脚的把酒菜收拾下去。坐在坑上,盯着烛火发呆,不知何时,眼前出现了一个风华绝代的白衣身影,在哪巧笑嫣然。“鲜儿兄弟,"爷爷往起一站,身影消失了。“醉了,看来我也醉了。”爷爷打个呵欠,起身吹熄了蜡烛。
  窗外,北风呼啸,刮过光秃秃的树枝,发出一阵阵怪叫。
  漆黑的院子里,一个白影象纸片一样,从大门缝里挤了进来。飘进来后,对着家门吹了口气,家门立刻大开,白影从嘴里吐出一样东西,手里拿着,对着门上贴着的门神拜了两拜,飘进屋里。
  屋里两人睡的正香,丝豪没有觉查异样。
  日期:2017-11-07 15:09:56

  白影飘飘忽忽地来到爷爷跟前,张嘴吐出一股浓烟,箭也似的直直向爷爷射去。刚到爷爷跟前,爷爷的身上蓦地腾地一片白光,将爷爷罩在里面,那股浓烟调头反弹回去。夜色中,似有一声冷哼声若有若无地传来。白影瞬间化为烟雾,从门口飘散,熟睡中的青青猛地爬了起来,警觉地四处瞅了瞅,又躺下睡着了。
  日期:2017-11-07 21:29:33
  爷爷和青青本来喝的都有点多,睡的都特别沉。睡的正香的时候,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爷爷爬起来一听,是小翠的声音,“大哥,大哥快开门啊,我爹要自杀了。”爷爷忙跳下地去开门。天己大亮,刚一开门,金黄的阳光刺的爷爷双眼一眯。青青己经打着呵欠,揉着眼晴去开大门了,却没注意,衣襟在裤腰里掖着,露出了一小截狐狸尾巴。爷爷忙跑过去,把她的衣襟抻了下来。
  门一开,张小翠正要敲门,猝不及防,往前一扑,差点摔倒,爷爷忙一把拉住,问,"小翠,咋回事?”
  “我爹拿了把菜刀,要自杀,都往头上砍三刀了。"
  “啥,”爷爷一愣,马上又回过神来,“快走,去你家。"
  青青一把拽住爷爷,"事儿不简单,多带点你平时画的符,还有,把猎丨枪丨也带上。”
  爷爷忙回屋收拾好东西,三人向张老根家跑去。
  日期:2017-11-07 22:17:57
  张家的院子里,聚集了一大群人,在那里议论纷纷。爷爷三人冲进屋里,只见张老根头上鲜血淋漓,光秃秃的头上,三道口子象三张张开的嘴巴那么长,正往外流血。脸色惨白的象白纸一样。张力和几个年轻后生按着张老根的四肢,可他依然在地上蛇一样的扭来扭去,好象身上没有骨头似的。小翠她娘一边哭一边拿布想包住伤口,张老根的头来四摆功,不让她靠近,眼睛瞪的快要掉出眼眶,散发着灰蒙蒙的凶光,啮着牙,大张着嘴,一声声的嚎叫。

  爷爷摸出符纸,啪地粘在张老根头上。伤口流的血立刻小了许多,张老根张口向爷爷的手咬去,爷爷手腕一转,一张符拍在了他脑门上,张老根马上不再挣扎。
  “放开他。”爷爷对几个后生点头说道。
  几个后生依言松手结了起来。
  爷爷掏出一个拿子,从中抽出一枚银针,在张老根的虎口,仁中各扎一根。张老根眼中的凶光渐散去。爷爷又在张老根的脖子后面及头顶又各施一针,一声惨嗥,张老根昏了过去。爷爷又抽出一张黄符,递给张力,"烧成灰,放水中给叔灌下去。"

  张力把符烧了,扶起张老根,将符水给他灌下去,张老根的脸色慢慢恢复了山里汉子一贯的黑红。
  小翠和她娘忙着给张老根包扎伤口,偶尔偷瞄一下爷爷,满眼的崇拜之色里,还有一丝丝别的东西。一碰上爷爷的目光,立刻红了脸,慌乱地低下了头。
  日期:2017-11-08 14:45:25
  院里的众人,见张老根己经没事,便都散去了。
  过了约莫一柱香时间,张老根才慢慢地缓过劲儿来。大叫一声,“哎呀,疼死我了。我的头怎么了?"她老婆忙问,“老根呀,你感觉咋样啊,没事了吧!”
  “咋没事呀,浑身酸软,头疼的厉害。"张老根说。

  "能不疼吗,头上被砍了三刀。”小翠小声嘀咕。
  “咋回事,谁她娘的砍我。”张老根火冒三丈。
  "你不知道?”小翠妈问。“昨晚上回来你一直就没说话,耷拉着个脸,好象谁惹你了似的,我问你是不是病了,你也不搭理我。只管闷着头吃饭,吃完了倒炕上就睡。今儿早晨,刚起床,你操起菜刀就往自己头上砍了三刀,还叫嚷着要杀死张老根呢。"
  “叔,你昨天碰见啥怪事没有?”爷爷问。
  张老根习惯性的用手挠了挠头,碰到了头上的伤口,疼的一咧嘴。
  “要说怪事,你别说昨天还真碰上了。早晨起来,我想着快过年了,就寻思刨点土把驴圈和羊圈垫一下。我从村西的土崖上去刨土,刨了一阵儿,那土崖一下塌了一大块,幸亏我跑得快,没埋住我。我回家赶上驴去驮土的时候,看见塌了的 地方 露出个大洞,从里面爬出一条浑身雪白的大长虫(俺们这儿管蛇叫长虫),你说怪不怪,冬天还有这玩意。"
  “你动它了吧。”青青问。

  “它抬着头向我冲过来,我怕它咬我,就用铁锹砍了它三下,当时记得刮了一阵大风,刮的人睁不开眼,驴也受惊跑了,后来我就迷糊了,啥也不知道了。”
  日期:2017-11-08 15:35:09
  “是不是想杀我的那个?"爷爷问。
  "应该不是.”青青象小狗一样皱了皱鼻子,然后附在爷爷耳边说,"不一样的味。”
  "有办法没?”爷爷又问。

  “不好办啊,一般有灵性的东西都爱记仇,况且先刨了人家的窝,又差点把人家打死,是你,你也不干。”青青皱眉摇头。
  “那可咋办呀,要不俺去,求他放过俺爹,砍俺几刀出出气。”张力使劲揪着下巴上的胡子,瞪着眼说。
  “问题是,咱们有错在先,不能对人家赶尽杀绝,要赶上个来头大的,到哪咱也不占理。”
  青青说。
  “不好办,不好办,不好办咋办。”爷爷边念叨边在地上转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