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狐,狐事,我家乡关于狐仙的真实故事。》
第5节

作者: 阳春三月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音落下没多久,院里风声大作,房门咣的一声大开,胡鲜三人直冲了进来。
  “大哥,怎么了?"
  尿完了,爷爷直觉得浑身舒坦。满脸羞的通红,也不敢抬头,斯斯艾艾地说:“小翠,你,你先回去吧,我,我表弟来了。”
  “你不难受了,大哥?”
  “ 没事了,你先回去吧。我表弟会治病。”

  “那我晚上再来。"
  “千万別来了,他们今晚上住我这儿。"
  “哪好吧。"张小翠看了胡鲜儿三人一眼,低头匆匆走了。
  日期:2017-11-04 20:39:48
  胡鲜儿三人走进里屋,“大哥,你到底怎么了”胡鲜儿有些着急。“青青,你先出去。”爷爷仍然有些羞涩。青青闻言走到了院子里。

  “我,我尿裤子了。"爷爷一咬牙,说。
  “啥?......,"胡鲜儿黑白分明的大眼瞪的溜圆。
  “我尿裤子了。”爷爷的声音细如蚊蚋。脸色象一块红布。
  “到底咋回事?”胡鲜儿咬着嘴唇,才没笑来,可一双大眼睛己弯成了月牙。
  "不许笑……。”爷爷低声讲了声情的经过。

  哈,哈,哈......。
  胡鲜儿捂着肚子,直不起腰来。
  哈,哈,哈......。
  胡青青在柴垛上打滚。
  你,你们不许笑。
  哈,哈,哈......。

  胡伯终于憋不住了。
  日期:2017-11-04 21:11:07
  "别笑了!”爷爷急了。"有那么好笑吗。”
  “对了,鲜儿,昨晚上怎么回事,我咋昏过去了?”爷爷终于转移了话题。
  "这事儿等会儿再说。”胡鲜儿脸上一红,"胡伯,把大哥尿湿的裤子先换了。"然后,一撩门帘,胡鲜儿走了。院子里,又是一阵笑声。
  片刻,青春和鲜儿又走进屋来。
  “好大的尿臊味儿。"青青捂着嘴,装模做样的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爷爷杀人的目光瞪了过去,"小丫头,等我好了再说。”
  "呀,好怕呀,吓得我要尿裤子了。"青青立马回敬。
  "噗嗤,……。”这回胡伯也憋不住了。
  爷爷一把拉上被子,蒙在头上。
  日期:2017-11-04 21:34:21
  “好了,好了,别闹了。"胡鲜儿对青青摆摆手,又伸手掀开爷爷头上的被子。
  “鲜儿,昨晚到底咋回事?”爷爷问。
  "你打死的那个败类,根本就不是你们本地的,十年前不知道从哪儿跑来的。来了没两年,就和一个蛇妖勾搭上了,两个狼狈为奸好多年了。你打死那个败类,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可那个败类一死,蛇精就知道了,它为了给败类报仇,差点吸了你的脑子。我听见你叫,下来惊跑了蛇精,让青青把你送回来,然后我们去找蛇精,正要找到了,却……。"
  "却又让你一泡尿冲跑了。”青青做了个鬼脸说。

  “我不活了。”爷爷大叫。
  日期:2017-11-05 13:11:13
  “好了,别闹了。"胡鲜儿对青青摆摆手。
  “我本来不想你卷入这个圈子,你就做你的农夫,医生,猎人,书生,快快乐乐的一辈子,多好。可现在,唉......,算了。天意弄人啊!”胡鲜儿叹了一口气,“给你几本书,慢慢学吧。”
  “青青,回家去拿点药来,给大哥熬好,胡伯,你这两天就住这儿照顾大哥吧。”

  折腾了这么半天,爷爷困乏至极,呵欠连天,鲜儿几人见状退出外屋,爷爷又沉沉睡去。
  日期:2017-11-05 14:37:49
  爷爷再次醒来,月亮已经升起来了。
  屋里弥漫着淡淡的肉香和药草的清香。爷爷这时候才觉得饥渴难耐。“鲜儿,鲜儿。"爷爷大叫"你大哥快饿死了。”“醒了,大哥。"鲜儿从外屋走了进来。“青青,收拾碗筷,吃饭了。"
  转眼,饭菜上桌,爷爷被扶到了桌边。“山蘑炖野鸡,蕨菜炖山猪肉,大蒜木耳,素炒黄花菜。嗯,怎么还有人参,黄精,何首乌?”“呀?”青青瞪大了双眼,“这么神奇,狗鼻子呀。人参,黄精,何首乌是熬了给你补猪脑子的。”
  爷爷顾不得和她拌嘴,爬在桌上,如风卷残云般大吃一顿,一连四碗莜麦卷下肚。又喝了一大碗参汤,青青看直了眼,大叫“猪啊,猪。"
  日期:2017-11-05 15:43:02
  时光象东山上的山风,嗖嗖地就刮过去了。转眼间,半个多月过去了。爷爷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初,甚至更甚以前。鲜儿带来的几本书,爷爷也都翻了一遍。鲜儿他们三人也都回了东山。不过每天下午鲜儿都要下来一趟,和爷爷聊天,喝酒。青青那小丫头偶尔也会跟来,时不时拿爷爷调侃一下,"贪吃猪,狗鼻子。”这样的绰号爷爷还可以接受,可"尿裤子的小屁孩”每每让爷爷欲仙欲死,火冒三丈,暴跳如雷,生不如死……,最后还是无可奈何,欲哭无泪。

  张小翠雷打不动的每天都来,一开始是照顾爷爷起居饮食。后来爷爷好了以后,她竟然还天天来,为爷爷做饭,有时候洗洗衣服。见到鲜儿他们过来,她便低了头,双颊微红的走了。
  “尿裤子的小屁孩,那个什么翠啊的是不是喜欢你?"青青叉着腰,老气横秋的问。

  爷爷直接炸毛,“小丫头,信不信我揍你?”
  青青小脑袋摇的拨浪鼓似的,“不信,不信,再说你也揍不过我。”
  爷爷仰天长叹。
  日期:2017-11-05 15:57:23
  后来,我问父亲,爷爷和小翠怎么样了。父亲叹了口气,故弄玄虚地说,"我不知道,你爷爷没说。""那小翠奶奶长的漂亮不?""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儿。”“俺爷爷这个傻货,一个大美女他也不希罕,要是我......,”父亲没给我接着说下去的机会,干净利索的脱下了鞋。我跳下炕蹿出屋外,背后的屋门传来"咣”的一声撞击声,还有一句"小兔崽子,有种别跑。"

  “我没种,我要跑的远远的。”
  我一蹦三跳地跑出院子,找后院大勇发疯去了。
  日期:2017-11-05 20:22:44
  冬日正午,灿烂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让人懒的睁眼。爷爷座在屋檐下的椅子上,眯着眼晴。“鲜儿呀,按理说你们狐仙和道士用的法术应该是相克的,可你给我的书上怎么都是道士修的法术呀?”“那些书原来是一个修行世家的,可后来那个世家败落了。他们的后人拿书来卖,我碰巧买了。”鲜儿也晒着太阳,漫不经心的说。
  "唉,我说小屁孩,学的咋样了。"青青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爷爷摸出一张黄纸,折了个纸鹤,轻轻吹了口气。纸鹤拍拍翅膀,在院中飞了起来。
  “还行,还行。画张符来给青青姐看看。”

  爷爷狠狠地瞪了青青两眼,从屋里端出果子,茶,酒,各三盘,分别供于正,堂屋神龛之上。然后洗脸,洗手,漱口。拿出黄纸,笔,朱砂,至于案上。正襟而坐,目不斜视,执笔沾上朱砂,在纸上笔走龙蛇,一气呵成。拿起画好的符,面有得色,递给青青,“怎么样,大哥画的符。"
  “我说小屁孩啊,虽说你不尿裤子了,可这符画的啊,确实像蚯蚓。”青青豪不留情的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