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狐,狐事,我家乡关于狐仙的真实故事。》
第3节

作者: 阳春三月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01 10:38:36

  听父亲讲爷爷这段的时候,我问父亲,爷爷难道胆子那么大,不怕狐仙害了自己。"我也这么问过你爷爷。”父亲用火箸搅了搅红胶泥火盆里的火,然后夹起一块火炭,点燃卷好的纸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再喷出来。刚毅的面庞在烟雾有些朦胧。“他怎么说?”我往火盆跟前蹭了蹭,又问。“他说,一边是他一个人,一边是任义一家人,你说哪边重。任义有错,可也不该全家都死吧。何况,老任头两口子还有他老婆都是挺好的人。咱得讲理,咱有理,理直自然气壮。”父亲满脸自豪之色。“你爷爷就是那样的人,读圣贤书,讲仁义之道。”“要是你,你去么?”父亲盯着我的眼睛,“我才不去,我没爷爷的胆量,没他那么傻。”"你个小兔崽子。”父亲瞪眼扬起了巴掌,我跳下坑一溜烟跑了。

  日期:2017-11-01 11:12:47
  爷爷径直来到山顶烽火台下的洞口前,就向洞里冲去,砰的一声,被撞的坐在了地上,漆黑的洞口,好象有一扇无形的门挡着。身后两个纸人肆无忌惮的嘎嘎嘎地笑了起来。爷爷揉了揉额头,站起来用手向洞口一摸,果然好象有东西隔着,任他怎么用力,也进不了洞去。爷爷看着狂笑的纸人,从怀里摸出写好的信。就着纸人的灯笼点着,对着洞口喊道,“胡君既不愿见我,王某已修书一封,望君看一下,任义山野村夫,君又何必于他一般。"爷爷在两个纸人中间席地而座,“本想于胡君对酎,商讨一下任义之事,君既不见王某,只好和两个纸人对饮了。”却见那信烧后的纸灰,好象被什么东西托着一般,冉冉地向洞内飘去。爷爷举起酒壶,对着一个纸人说道,“纸兄请先饮。"那酒忽然就从壶口喷出,象一条线一样喷进纸人嘴里,而那纸人身上,脸上却不见有一点湿渍。另一个纸人血红的嘴唇一嘬,酒线又向它的嘴里射去。爷爷撕了一条鸡腿,大叫,给我留点,一把抓起酒壶,向嘴里倒去。两个纸人一个活人,倾刻间酒己喝尽。夜风一吹,两个纸人身上的纸片片片随风飞去,现出一个白头老者,一个青衣女童。

  日期:2017-11-02 21:52:08
  爷爷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纸人变成活人,笑问,不再装神弄鬼了?老者大笑,“小子,我活了几百岁了,第一次看到你这么有趣的人。""半耕半读半医半猎,亦痴亦狂亦正亦憨,也算是个妙人,只是,今晚主人不在,就不请你进府了。你的信主人已收到,后天他会去拜访你,任义虽然小贪罪不至死,可他去坏了主人一桩大事,主人一怒之下才严惩的,以后怎么办,你跟主人去说。我只能保证,明天不去他们家了。好了,小子,回家去吧。”

  日期:2017-11-02 22:27:41
  第三天,爷爷早早的准备了一桌子菜,狍子肉,野鸡,黄花,蕨菜......,还去镇上买了一坛上好的枣洒,准备了四套碗筷,酒杯,放在坑上,然后将火炕烧的滚烫。将枣酒倒在酒嗉子里,在火盆的炭火上温着。可是,从日落西山,一直等到月至中天,依然不见人影。爷爷放下手中的书,看看月色中的东山,大声念到,寒冬时节家家冷,山村枯草处处沙,约客不至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罢了,罢了。佳客不至,自斟自饮去吧。回到屋中,上了门栓,倒一杯热洒,坐在炕上喝了起来。心中却不住寻思,那狐仙今夜不来,难道还不想放过任义一家,难不成明天还得去狐仙洞一趟。正想着,那栓好的门,“嘎吱"一声,开的大展,好象被什么东西攸忽撞开。

  日期:2017-11-02 22:34:18
  太困了,今天太累了。反正也没人看,今天就讲到这儿吧。寒冬时节家家冷,山村枯草处处沙,独坐无聊过夜半......,算了,眼皮打架了,明天接着写,自娱自乐罢了。
  日期:2017-11-03 11:39:08
  第一次发帖,文笔不好,有时发出去才发现还有错
  别字,一介打工仔,更新不快,水平不行。谢谢这样还有各位不离不弃,俺会加油的。
  日期:2017-11-03 14:58:39
  一阵冷风,夹着枯叶刮了进来,屋里的蜡烛火苗变成了诡异的绿色,在风中摇曳,奄奄一息,却没有灭掉,屋里的所有东西都涂上了一层惨绿色。一个青面镣牙的怪物,披头散发的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抓着一条人手臂,咬了一口,满嘴的鲜血。一张嘴,滴下两滴血来,“小子,不等着我吗,自己喝上了。我还给你带了下酒的菜呢,你尝尝不。”爷爷接过人臂,咬了一口,“好香的烤狍子腿。”倒了一杯酒,递给那个怪物,给自己倒了一杯,和怪物碰了一下,一饮而尽。“佳客己至,王某先浮一大白。”怪物嘎嘎怪笑,“果然是个有趣的小子。”声音沙哑难听。"恢复你的本来面目吧,狐兄,对着你这付面孔,再好的酒菜也味同嚼蜡。”爷爷抚杯微笑。“我本来就这样,嫌恶的话你可以不看。”怪物笑声愈大。“得了吗,狐兄,王某看过的书上,所有狐仙都是男的俊朗,女的娇媚,难道狐兄不一样吗?”爷爷淡然道。怪物哈哈大笑,一转身,变成了俊逸洒脱少年,白衣胜雪。少年眉目如画,肌肤如玉,宛如画中仙人。

  日期:2017-11-03 18:19:55

  尤其是一双眸子,顾盼生姿,清澈的就象夏天村边流淌的清可见底的小溪。一袭白衣,白的耀眼,在己经恢复光明的烛光下,好象有淡淡的白色光晕流转。爷爷己经懵了,呆了,傻了......。“现在这付模样可好?”声音清脆,让爷爷想起了一个词,空,空谷幽兰,对,就是空谷幽兰,即使在画上看到,也能识其幽,闻其香。
  日期:2017-11-03 18:36:02
  “王兄怎么了?”狐仙轻笑,爷爷略有尴尬地放下己经变成狍子腿的烤肉说,“狐兄让我想起了《宋玉赋》中的词句,我以前以为夸张,古人诚不欺我。"一副皮囊真的那么重要吗?王兄这样性情也如此看重。"狐仙微微皱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人之常情而己。不过确实王某着相了,自罚一杯。"爷爷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用手虚引,"狐兄请上坐。"狐仙也不客气,就势盘腿坐在炕上,爷爷斟酒,两人客套几句,喝了几来。

  日期:2017-11-03 19:23:00
  “仁义家的事儿......,”爷爷问道。“就象你信里说的那样,他确实有错,却罪不至死,我只想狠狠地吓唬他一下,可没想到他老爹……,唉,险些酿成大错。”狐仙端起酒杯,泯了一小口。”几杯酒下肚,爷爷的胆子越发大了起来,“兄弟,大哥就知道你不是那种睚眦必报,小肚鸡肠的人,若是那样的话,你也不天天往出借东西了,其实狐仙和人都是一样修行,不过你修的是道,我修的是心罢了。你积德行善,可以成仙。我积德行善,仰不愧于天,附不怍于地,心里舒坦,也可以延年益寿。哎呀,娘哎......,"爷爷忙用手捂住了嘴吧,“我,我竞然叫你兄弟,太,太该死了。您最少也有几百岁了吧,我这破嘴。”狐仙灿然一笑,如春风拂柳,爷爷攸忽又有刹那失神。“大哥本来就是洒脱之人,何拘小节,我在族中按你们人类来说,也不过十八九岁,你可以叫我兄弟,或者鲜儿。”“仙儿么,也只有这么仙气的名子才配得上兄弟。"爷爷扪掌大笑。“不是仙人的仙,是鱼羊鲜,因为我爱吃鱼,也爱吃羊。”狐仙跟着抿嘴一笑,爷爷又是一个失神,“大哥这儿没有,羊肉,野鸡,山猪,狍子,不缺,想喝酒了就来。”爷爷好象特别开心,又是一阵大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