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3238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红衣女郎冷笑一声,道:“你到底是来赛车的,还是来废话的?”
  白衣男子一怔,得意的脸上多了几分不安,道:“你开车开得再快,也不过是个女人,我就算赢了你,也没有什么面子。你够种的,就让你男朋友跟我赛一场。如果他赢了我,我就真心服你,从此见到你们‘飞侠会’就躲开去。嘿嘿,可是如果他输给我,这样一个白痴,你还要他做男朋友么?”
  红衣女郎不为所激,依旧笑着说:“你到底比还是不比?一个男人唧唧歪歪的敢说不敢做,还算什么男人?”
  白衣男子没料到她年纪轻轻,耐性倒是如此之好,自己连番挑拨,她竟然一点也不中计,讶异之余很是失望,重重哼了一声,道:“好,既然你的男朋友没胆子不敢赛,那就你上好了,开始吧,我让你五十米,你先上路啦。”

  他这几句话说的都是普通话,自然是故意说给李睿听的,或许以为这样可以臭臭李睿的脸面,可如果他知道李睿跟红衣女郎只不过是一杯酒的交情,而之前的一番说话挑拨对他没有任何用处,不知道作何感想。
  红衣女郎仰头打个哈哈,道:“让我?笑话!就算天河的‘太子王’站在这里,我也不用他让半米。你好了没有?开始吧。光头,倒数!”
  之前跟李睿说话的那个光头小伙听后,大声叫道:“好,准备,三……二……一!”
  也就是一字刚刚出口,李睿只觉眼前两道红白光芒骤闪而没,再看时,眼前空地上已经空无一物,转头看去,几十米远处两辆摩托跑车几乎是并排着疾驰而去。此时天空中起了薄薄的雾,车行雾中,几个加速就再也瞧不见了。依稀可以望见的,是忽闪忽现的尾灯。

  红衣女郎走后,她所属的“飞侠会”的会友们纷纷下车,将李睿围了起来。李睿“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虽被众人团团围起,却也没有什么惊慌不安,只是微笑迎人。
  这些人围着他打量一阵,忽然间纷纷开口说话,大多数人都考虑了他的耳朵,尽量说成是普通话,但不免带上些南方口音,类似国语,还有的说不惯普通话,说不利索,发音极其生硬……一时间各种腔调都出来了,或快或慢,或结巴或拐弯,听起来倒也蛮有意思。
  李睿陪着笑脸听了半天,才总算闹明白,这伙人是盘问自己底细来了,忙不迭地解释,自己并不是红衣女郎的男朋友,跟她只是一杯水酒的交情。可他解释了好半天,众人明显是不信,都是半信半疑地瞧着他,似乎在看着一个北方来的技法拙劣的骗子。
  李睿正要问站在身前的那个光头,你们都是什么人,红衣女郎又是谁,忽听车行风中的发动机嘶吼声由远及近,急忙转头看去,也就是刚转过头去,一团红影已经到了眼前,随之响起一阵轮胎摩擦路面的刹车声音。

  李睿被这股刹车声激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只觉好难过,凝目瞧看,正是红衣女郎驾车归来,此时正摘下头盔,很帅气地左右甩弄头发,柔顺的披肩长发在夜空中飘舞,煞是好看,想到她先到一步,就知道刚刚的比赛是她胜了,心中也代为高兴,看向她的目光里就多了几分欣赏之意。
  这时候,她回来的路上才又响起轰隆隆的声音。很快的,白衣男子也驾车回来了,停在离红衣女郎不远的地方,既不再开近些,却也并不远走。
  红衣女郎微微偏过头,傲然的瞧着他。那白衣男子也不摘头盔,盯着她瞧了一会儿,忽的加油门开走了。
  众人一阵唿哨起哄,嘲讽的欢送他走人。
  白衣男子开出去一百多米,忍不住又回头看过一眼来,只要是明眼人就知道,他对这里恋恋不舍。当然,确切的说,是对这里某个人恋恋不舍。
  那光头跑到红衣女郎身前,嘀嘀咕咕说了一句什么,回头见李睿一脸纳闷,又用普通话解释给他听:“这种勒色(垃圾),绝对不是老大的对手。”

  李睿因为早就领教了红衣女郎的行车速度,所以对她获胜并不如何吃惊,但听她竟然是这个飞车党团伙的老大,多多少少有些惊讶,真不知她是如何以一个弱女子之身当上这十多个年轻人的老大的,就算她有超凡的实力,难道每人对她都服服帖帖的么?想起刚才那白衣男子的话,这红衣女郎似乎有个外号叫“火凤凰”,嗯,这绰号倒很贴切嘛,红色的摩托车,红色的衣装,长得还跟凤凰一样漂亮。

  红衣女郎对李睿一招手,道:“好啦,事情解决了,耽误你回去了。坐上来,我送你。”
  听老大要亲自送李睿回去,众飞车党成员都是大出意料,有好事的开始起哄。
  李睿虽然听不懂他们的方言俚语,但看他们捉弄的神情与促狭的目光,也知道是在开自己跟红衣女郎的玩笑,并不往心里去。
  红衣女郎对众人说了几句粤语,众人却都是摇头摆手的表示不依。红衣女郎无奈笑笑,耸耸肩膀,做出一个随便你们的姿势,继续对李睿招手。
  李睿走过去跨坐在她车后,也就是刚刚坐上去,车子猛的发动了,好在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坐这飞车女侠的车子,此时稍微感觉不妥,急忙伸出双臂,从两侧绕过她的蛮腰,一下子紧紧搂住,顺便贴上身子,将脑袋藏在了她的脖颈后面。
  众飞车党成员看到他的怯懦动作,都是哄然大笑,当然有人的笑是善意的,有人的笑却是鄙夷嘲讽的。李睿也已经看不到他们的笑了,因为红衣女郎开车速度极快,众人笑声刚起,她已经带着李睿消失在雾色中了。
  车到酒店门口,李睿从车上下来,红衣女郎摘下头盔,照例潇洒地甩了甩飘柔长发,看得李睿一阵痴迷。

  “就住这?”红衣女郎一句话将他惊醒。
  李睿从迷醉中醒来,惊道:“啊,是,你……你……”红衣女郎奇道:“我什么?”
  李睿尴尬一笑,问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红衣女郎爽快明洁的笑道:“我叫沐爽,你呢?”
  李睿心说好一个“爽”,和她的性子一模一样啊,道:“我叫李睿,睿智的睿。”说完又问道:“你的姓是木子李那个木,还是穆桂英的那个穆?”
  沐爽道:“是三点水加木头的木。”
  李睿略微发怔:“是明朝受封于云南的沐国公那个沐?”

  沐爽喜道:“对,就是的,你怎么知道?我就是沐王爷的后人,已经传了好几百年的啦。”
  李睿闻言又惊又奇,哭笑不得,心里怎么想的也就怎么说了:“真的假的呀?”心下暗想:“沐英是有后代不假,而且永镇云南也不假,但明朝末年到现在近四百年,一个家族败落凋零,加上这许多战争变故,怎么可能一直延续下来?电视上说,圣人孔子有多少多少代传人,哪代传人中出过什么名人,甚至还有人手捧家谱信誓旦旦,那是不假,谁叫人家孔氏家族人丁兴旺还有历朝历代的朝廷妥善保护呢。可沐英这一系,就没那么顺畅了,起码在清朝那是不受欢迎的,再经历纷争四起的民国,还有倭寇侵华等等大乱……流传到现在,突然冒出个自承是沐家后人的美女,谁信呀?”

  日期:2018-10-27 09: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