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阴阳先生那些不为人知的事!》
第105节

作者: 元気蛋包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文叔已经醉的差不多了,他呵呵的笑着,把那把铜钱剑递到了我手里,我拿在手中仔细的看着,沉甸甸的,看样子好像是有年头了,不像是假货,我仔细的查了一下,虽然不像九叔的那把是一百三十枚铜钱,但是也算是正宗的铜钱剑了,一百零八枚‘雍正通宝’编制而成,看电视上来讲,这好像是属于‘五帝钱’吧。貌似是真的,因为我能感觉的到这铜钱剑上仿佛流动着一股阳刚之气,给人一种特别威严的感觉。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家伙啊!

  文叔见我和老易看傻眼了,显然这是他想要的效果,于是他哈哈大笑的说:“看傻眼了吧,标准的金钱剑,可是真家伙,家宅辟邪的最好选择,可不是闹笑话的。”
  我手中托着这铜钱剑,问问说:“哎呀文叔,真想不到您还有此等宝物,能不能告诉我这您是从哪儿得来的啊?”
  文叔端着酒杯,‘滋~~’的抿了一口白酒,得意的说:“要说我真是该着得这件宝物,那大概是五年之前把,我去古玩市场转悠,让我遇到一个‘土贩子’,从他的手里我看到了这把剑,那傻货好像是第一次干这买卖,慌慌张张的,我就用两千块钱买下来了。你说要是没个真家伙辟邪,我敢干现在这生意么?”
  我听明白了,原来这是土货啊,也不知道是哪个点子正的家伙挖出来的。拿着这把铜钱剑,我怎么看怎么喜欢。有它在手,今晚的恶仗就一定会多一分的胜算。也可能是酒精上脑的关系,我此时忽然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
  “了不起!了不起!想不到文叔还有如此宝物,真是我们这些小辈的典范啊!”我慌忙又向文叔敬酒,同时给老易使了个眼色,于是老易也呆头呆脑的附和着我。

  文叔哈哈大笑,看来我这个马屁拍的正是力道,使他很是受用,对我俩的敬酒当然是来者不拒,又是三杯酒下肚,看他就有点坐不稳了。
  而这正中我的下怀,我见他有点栽歪了,于是便和他说:“文叔啊,我先帮你把这宝贝送回去了啊,要是弄坏了可就糟了。”
  文叔现在头脑不清,他摆了摆手对我说:“去吧去吧~~,放我床底下的暗格里就行,快点儿回来咱接着喝~~”
  我便把那铜钱剑装在了木匣中走到了文叔的卧室,正所谓酒壮怂人胆,我心里想着:这等宝物给文叔那老神棍用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先不着急放回去,我先借用一个晚上再说,用完再放回去也不迟。
  我见文叔没有注意这边,便取出了铜钱剑,但是我怎么都觉得这好像是偷东西一样,挺不自在的,于是我又往那木匣子里扔了一个一块钱的钢镚,心里想着: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这一块钱就当我借你铜钱剑的租金吧。
  然后我便在床底柜里摸到了一个暗格,把那匣子塞了进去。转身把铜钱剑别再了我后背的裤腰带上,用衣服挡住了,便装成没事儿人一样的走了回去。
  文叔确实喝多了,舌头直打转儿,说话都说不利索了,非要给我俩展示下他那首失传已久的《一剪梅》。
  我和老易无奈的听着那从文叔嘴里飘出来的‘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流氓。’都没有了言语,我心想俗话说的好,酒品不好,人品自然不好,这话说的还真对,这个老流氓。
  不知不觉中,现在已经是晚上快十点了,我们喝了已经快五个小时了,一箱啤酒外加两瓶白酒差不多都被消灭,我心中有数,我喝了四瓶,真是我的量,还能保持清醒,老易有点儿不行了,这老小子傻实惠,不懂得酒桌上的门道,提酒就干。
  好在他心中也有数,知道自己不行了,借着去卫生间的时候就扣了嗓子眼儿,把那些没来得及消化的酒全吐了出来。
  结果是只有文叔这老家伙喝了个够本儿,眼见他坐都坐不稳了,我心中一阵得意,这正是哥们儿我要的效果。
  于是我就跟他说:“文叔啊,今天咱们也差不多了吧,我扶您回去躺会儿吧。”

  文叔听完我的话后,用力的摆了摆手,口舌不清的说:“干啥啊?还,还没喝够呢,接,接着喝!我告诉你俩,今,今天都得喝好袄,谁要喝不痛快我跟谁急!”
  说完他又拿起了啤酒,咕咚咚的往杯里倒,结果都倒在了桌子上,看来他喝的真是差不多了,都开始自己抢酒喝了。
  于是我起身把他掺起,然后对他说:“好好好,文叔啊,酒没了,我俩这就去买去,我先扶您到床上躺会儿袄。”
  他咋咋呼呼的嚷嚷着:“快点儿啊~~~等你俩呢~~~”
  我把他扶到了屋里安顿他躺在床上,把他的鞋给脱了,他一沾床便自己抓起被子盖上了,嘴里叨咕着一些我听不清的酒话,我也没听清他说的是啥,反正就听见了他的那句口头禅。‘日有纷纷梦,神魂预吉凶,庄生虚幻蝶,吕望兆飞熊。八百……’

  之后就听不清了,我寻思着,八百什么呢?八百八十块一张假符么?这老神棍,都醉成这样了,还想着骗人。
  我见他已经睡着,便轻手轻脚的从他的抽屉里拿出了仓库的钥匙,然后走了出去,老易望着我问:“睡着了么?”
  我点了点头,从后腰抽出了那把铜钱剑,和老易说:“走吧,时间很充裕,足够咱俩准备了。”
  老易拿起随身的背包,我从门后拿了那瓶处男尿,两人悄悄的走出了店门,我打开了仓库,摸到了灯的开关,四十瓦昏黄的灯光映亮了仓库,类似我高中时的画室那么大,里面摆满了各种货物,从纸牛纸马到假符,大晚上的,看着那屋子里穿蓝衣服的纸人的表情,确实有些渗人,皮笑肉不笑的。
  我俩进入了仓库中,我反手把铁门给拉了下来,接着吧里面那张落满灰尘的供桌挪了出来,然后翻出了几个大腕和一个香炉摆在了上面,老易从包里拿出了一塑料瓶的鸡血,这是他上市场买来的,挺方便,还有一塑料袋儿的糯米,把糯米和鸡血各倒在两个大碗中,然后他问我要朱砂。

  我便用碗从墙角的一个袋子里舀出了一碗通红的粉末,老易跟我说,把朱砂和鸡血搅和在一起,要搅拌均匀,我就照着他说的做了。
  要说起朱砂,这可是个好东西。《抱朴子·黄白》中有记载:“朱砂为金,服之升仙者上士也。”自古朱砂就被人们认为是制作仙丹的材料,于是古代的那些皇上们一天天闲的没事儿做,妄想着长生不老,就雇请了一帮老道,成天好吃好喝的供着,专门为他们炼制仙丹,可是他们不知道,这朱砂虽然有药用价值,但是它的毒性也是十分之巨大的。有挺多的皇帝都是被这玩意儿给害死的,就像雍正爷,野史记载,他就是被这种朱砂制成的丹药给药翻的。

  不过这东西在道家做法上确实有用,朱砂属阳性,似烈火,取熊熊燃烧之含义,如果运用得当,还可以帮助人增旺火气。而且是画符最常见的颜料,实乃阴阳先生必备之物。
  我用一根小棍儿,把朱砂和鸡血调成了黏稠状,小心的递给了老易,老易在香炉上插了五只长寿香,然后香炉之后摆了一碗糯米,一碗朱砂,还有一碗朱砂鸡血混合的液体。
  接着他又从包里拿出了两个扎好的小草人儿,看来他这一天没少忙活,还特意的跑了一趟中药铺,买了干艾蒿,扎的草人有模有样。
  我把那个小纸包从裤兜里掏了出来,小心的打开,把那两根头发递给了他。他把那两根头发埋进草人的体内,然后把草人放在了桌子上。
  做好这一切后,他对我说:“咱先开眼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