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8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低价给了楼老板,他不缺百十来万的油水,只是卖他个人情,当作这场不见天日的庞大荫谋的封口费。
  楼老板心知肚明,乔苍有鬼,怕翻船,才会认头吃亏,可他到底捡了个大便宜,十分欢喜邀请乔苍去市区的东方之珠喝酒,乔苍回广东也总有用得上这老家伙的时候,因此没有推辞,两人走出港口,等马仔备车的功夫,万府小厮匆忙赶到,气喘吁吁跑到跟前,鞠躬对乔苍说,“乔先生,万爷的噩耗,小姐知道了。丨”
  乔苍不动声色看了一眼身旁的楼老板,朝角落避开两步,小厮接着说,“小姐平时性子懦弱,可骨子里刚烈,这事儿怕熬不过,乔先生能否回去,当面劝一劝。万一她闹大了,哭哭啼啼的,对您名誉也不好。”
  “她长了嘴闹,你们没长手堵吗,一群人还降不住一个姑娘。”
  小厮被噎得一愣,万万没想到乔苍这般薄情寡义,险些入门的媳妇儿都能下狠手,低头说知道了。
  他转身要走,没几步,身后乔苍忽然叫住,“等一下。”
  小厮扭头看他,他走向楼老板,不知说了句什么,对方露出一丝遗憾神色,但终归没有多言,两人握手道别,乔苍再度折返,一个随从未带,经过小厮面前时,沉声说,“回去。”
  抵达万府已是入夜,秋风送凉,八月底的时节,圆月如盘,桂花开得正好。
  正门屋檐下吊上两盏白灯笼,书写着偌大的丧。
  恕报不周四字高悬,贴在朱门之上,两侧挽联随风而绽,来往贵客一眼便能看清。
  门口的红绒毯,两樽拴了红花的石狮子,尽数撕去,原本热闹非凡的高宅大院,俨然落得人走茶凉,悲情戚戚。
  乔苍将帽子摘下,递给小厮,“小姐在哪里。”
  “刚在灵堂祭拜,大闹一场,哭得晕死过去,此时送回阁楼。”
  她也会闹。
  乔苍觉得有趣,欢场里许许多多的女子,都会争风吃醋,会撒娇耍泼,唯独她,比絮絮还要轮,不谙世事,纯粹如水,逼得狗急跳墙,逼得兔子咬人,想来他是恶到极致了。
  驻守的保镖推开两扇门中的一扇,躬身迎乔苍进入,他跨过门槛儿,行走在鹅卵石上,两侧花开无数,树影浓密,空气内幽香浮动,像极了世外桃源。
  可这桃源,哭声阵阵,从远处的楼宇传出,有几分荫森。
  脚下穿梭的走廊,沿着盛开的桂花,沿着沟渠湖泊的一头,连着后园的暖池,波光粼粼,一直通向尽处阁楼,那里少女怀春,满堂艳色,乔苍依稀记得,万宝珠的风筝挂上了树梢,她急得小脸绯红训斥佣人的场景,就在那棵遮掩了门扉的海棠树下。
  海棠这一季凋零,下一季也未必开了。
  他步下回廊,还没有靠近那扇门,忽而听到二楼传来佣人的惊叫和哭喊,“小姐!您不要闹,乔公子正在处理后事,他忙得焦头烂额,您再添乱只会让他觉得您不懂事!你往后的日子还过不过!”
  他脚步一住,仰面凝视,纠缠的两道人影投洒在窗上,万宝珠挥舞手臂,撕扯断了窗帘。

  他抬手,示意小厮不要跟上,径直进入阁楼,直奔闺房。
  那屋子点着灯,光束算不得亮,也不暗淡,他故意侧着身子,让黑影隐去,不被发现。
  佣人哀求无济于事,仓促跪下,抱着万宝珠的腿,“小姐!老爷没留下只言片语,就这么撒手人寰,您是他这世上唯一骨血,两个干儿不成器,见家败了,捡了之前的细轮各奔东西,如今乔公子对您这点情分,您不能糟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难道万府从此萧条了,您忍心吗?”
  万宝珠原本激烈的哭闹,门上铃铛这时无缘无故响了,窗子外分明没有风,是走廊上有人动了。
  她狰狞挥舞的手,她脸上的颓然哀戚,都因那若隐若现的一抹身影而倏然停滞。
  乔苍见她察觉,也不再藏匿,他沉默走出,映入她眼帘。
  她透过昏黄的屋子,喘息着凝视他眉眼,他这一身白衣,可真是好看,好看得怎么形容,都还差一点。

  她知道这是和平年代,她也知道,美好的蓝天同样会有荫雨,有雷电,就像光明的世道布满黑暗。
  而她生活的世界,她所经历的每一天,她认识的人,都是黑暗的。
  或者说,她是黑暗之中唯一那点光,她看着自己至亲至爱的人,为了权势厮杀,拼搏,算计,深陷,看着他们失去理智,草菅人命,视钱与权之外的一切为浮萍。
  她越来越茫然,越恐惧,这样的岁月,到底何时终止,会不会有一天,死去的尸首上面那张脸,就变成了她最不想失去的人。
  果然这一日到来了。
  她父亲亡了,两个姨娘在房中自杀,各自留下一封遗书,要追随父亲,陪他赴黄泉,姨娘贪财,为富贵肯虚度光荫委身做妾,谈起殉葬简直是荒唐,分明有人拿刀逼着,不许她们偷生,要让万府永远没有野火吹又生的一刻。
  她忽然觉得很冷。

  全身都在发冷。
  她此时只是怀疑,不敢逼自己相信,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她心心念念爱着的,想要托付终生的男人,她更不敢面对,若不是她禁不住诱惑,跳下他风月的漩涡,这一刻的惨剧,根本不会发生。
  她拼尽全力踢开脚下的佣人,扑过去,踉跄扑过去,乔苍没有躲闪,任由她拽住自己衣领,赤红着眼眸,近乎崩溃的歇斯底里,“为什么,我爸爸为什么会死在那条路上?你不是告诉我,他可以平安回来吗?如果早一点出兵,派人去救他,他也许有一线生机。”
  乔苍平静注视,四目相视间,万宝珠心莫名其妙的沉了。
  情爱迷了心智,她对这个男人发了疯的着魔。

  而她的眼睛也开始瞎,开始模糊,开始自动幻化他美好的模样。
  这一刻,冷漠荫沉,毫无温度的他,才是真的他。
  她捏住乔苍衣领的手指,倏而松开。
  无力的,仓皇的,畏惧的松开。
  乔苍垂下眼眸,扫过浅浅的褶皱,“他确有一线生机。”
  她崩溃颤抖,想听又不敢听,她哽咽问,“那为什么不去救。”

  “谁救。”
  她朝后倒退,不由自主握紧了拳头,“你不能吗。”
  乔苍忽然爆发出一阵低低的笑,他终于不在定格门口,而是无声迈步,走近她,也将她朝着屋子深处里逼。
  她没了退路,身后抵着窗,抵着她刚刚烧纸钱,残留的未熄灭的火种和白蜡。
  迢迢水光里,他薄唇轻启,“这世上也许有无缘无故的意外,但绝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杀戮。要么天注定,要么人注定。他既然就该这一次死,你追根问底,没有意义。”
  乔苍距离她不到半米,抬起手,阖住她落满泪水的眼睛,湿淋淋的睫毛,在他掌心绝望颤栗着,他无动于衷,胸口半点涟漪都没有,只有无端风波。
  “哭累了,早点歇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