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1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明白了!”
  左书记沉声应道。
  兄长点点头,“为了家族兴亡,让你受委屈了。”
  左书记说没事,他们年纪也不小了,应该担起更重的担子。做为一个长辈,我会尽力支持他们。
  两兄弟在书记里呆了很久,沈如燕坐在客厅里,喝着茶水。左晓静回来了,“小妈!”

  “晓静!”
  看到这丫头回来,沈如燕伸手拉住她,“去哪了?”
  “见一个朋友。”左晓静坐下来,“老左呢?”
  “在书房里!”呶呶嘴,看着那个方向。
  左晓静哦了一声,跟沈如燕亲切地聊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书房里传来老左的惊叫,左晓静和沈如燕猛地站起来,“怎么啦?”

  “快,来人啊,叫救护车!”
  顾秋正和几个朋友在喝茶,来京城有段时间了,他现在天天应酬。夏芳菲那边,不需要太多的担心,一切按工作计划进行。
  一个消息传来,说左首长进医院了。
  顾秋琢磨了一下,对朋友说了几句,几个人匆匆散去。很快,顾秋就知道了左书记来京城的消息。
  老左一家人在医院的走廊上,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左晓静不停地问,“爸,这是怎么回事?大伯能挺住吗?”

  左书记一声不吭,沈如燕拉了她一下,叫她不要烦老左。老左的心里,的确有百般苦闷,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想到兄长说的那些话,他只能选择沉默。
  如果兄长出事,左安邦能否扛起这大旗?
  兄弟之间,出现这种隔阂,是左书记最不愿意的。做人,有些时候,不争,不抢,命运就会公平吗?

  此刻他的心里,思绪万千。看到左家上下,那些悲悲切切的面孔,老左闭了上眼睛。
  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努力望着外面的绿色。
  医院里的人很忙碌,左书记置身其中,心里蓦然有种说不了出来的孤独。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急救,终于有了消息。人总算是暂时抢救过来了。
  但是能不能挺过这一关,还得看接下来的状况。
  老左和妻女一起回来,在左家这栋属于自己的房间里。
  电视上,正播放着玄武门之变。
  李元吉,李建成率人,发起一场针对亲兄弟劫杀行动,结果事情败落,反被李世民一干手下将两人斩杀于玄武门。
  为了权势,亲兄弟尚且拨刀相向。
  眼前这电视剧,让老左感触颇多。
  老大这样防着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自己又不是外人。此刻,老左的心思,都给这几天的事给纠结了。
  沈如燕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她很快就察觉得,老左的心思,并不完全是因为兄长住院,他的眉宇间,隐隐带着一些不痛快,或者说愤怒。

  但是他没有让这种愤怒渲泄出来。
  沈如燕给他倒了杯水,“老左,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老左不想让自己的妻子介入,他停顿了一下,“如果这边没太多的事,你就先回天山去吧!”
  沈如燕听到这句话,芳心一颤,她明显感觉到老左心里有秘密。看来他不希望自己卷了进来。
  可他心里究竟藏着什么事呢?
  饶是跟老左同床共枕这么多年的沈如燕,依然是百思不得其解。
  左晓静问,“爸,这个时候让小妈回去干嘛呢?”
  “你也一样,别在这里找事。跟如燕一起回去。”
  左书记瞪了女儿一眼,显得有些不耐烦。
  左安邦过来了,在外面喊,“叔,我有事跟你说。”
  老左站起来,直接走了出去。
  左晓静奇怪了,“他这是干嘛?神秘兮兮的!”
  沈如燕摇头,“我感觉他们有事。晓静,你要多留意下,关心关心你爸。”
  “知道了,小妈!”
  左晓静站起来,透过门隙看着两人进了对面的书房。
  二叔来京城了,和顾秋一起喝茶。
  叔侄俩坐在酒店的房间里聊天,二叔道:“你在京城还混得不错嘛,方方面面的关系网都被你打点了。”
  家里自然在关心顾秋的动向,以前顾秋在南阳执政,倒不需要太大的担心。但是现在不同,他到京城来,就是关注顾秋现在的布署。
  顾秋道:“这只是初浅的交往,没什么人情味的。关键时候,谁能指望上他们出力?”

  那倒是真的,没有经过时间和岁月的洗礼,单单这样认识的人,的确没什么交情。
  关键时候,他们不坏事就算是好了,真正帮得上忙的,也只有几个知根知底的老熟人。
  二叔点头道:“我得到一个最新的消息,左家老大估计不行了。身体状况极差。”
  顾秋说,“我也注意到了。他们正在想办法联系蕾蕾。但蕾蕾是双娇集团的人,他们曾经又得罪过双娇集团,所以这事搞得有点复杂。”
  二叔说,“双娇集团还会出手相助吗?”
  顾秋道,“这个难说。一码归一码。关键的是,就算是老神医出手,也未必有希望。”

  二叔摇头,“这个事情,坚决不要再揽在身上。既然无解,就不要去弄这一身骚。万一他们说什么治不好,又是双娇集团的责任。左家的人,心态不好。”
  顾秋道:“医生其实是个麻烦职业,但他这种情况,的确让人进退两难。”
  二叔说,“现在你要关注的是,左家接下来的动静。如果左家老大不行了,以后当家的人,将直接决定左家的走向。”
  顾秋道:“这个事情还有玄幻吗?除了左书记,他们家里再没有能担当重任的人啊?”
  二叔神秘一笑,“看吧,你在京城算是白混了。有件事情你不太清楚。”
  顾秋的确不知道,但是二叔的消息,明显比他灵通。二叔道:“如果我猜得不错,左家有可能把左安邦推出来当这个家。至于为什么,你也不要问,这里有很大的关系。”
  顾秋真的不懂了,让左安邦当这个家?

  自己可还指望着左书记当家,有他在,好出面调解,看来完全不是那回事啊?
  可仔细一想,挺不正常的。
  为什么要让左安邦出来当这个家呢?
  他们如此不信任,排挤左书记,又意在为何?
  顾秋的确是百思不得其解。

  “照这么下去,他们不是要毁了这个家吗?左安邦是什么样的人物?难道他们不清楚?他何德何能,堪当大任?”
  二叔道:“看,你的心态就不好了吧!左安邦毕竟是左家老大的长子,难道做父母的会觉得自己的儿子很差劲?”
  日期:2018-04-18 06: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