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1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行,那我就直话直说了吧!顾秋这小子怎么去京城了?”
  “哦,那是他自己要求,我就只好成全他。”
  左书记叹了口气,“这可是往火炉上跳啊!”
  唐书记说了,“有你在,出不了事。再说过个十年,二十个,还不是他们年轻人的天下?”
  左书记沉默了阵,在琢磨着什么,唐书记道:“老伙计,我跟你说吧,你还是回去一趟。都什么时候了?别后悔啊!”
  左书记说,“我知道!”
  两人聊了一阵,左书记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沈如燕呢,望着他,悄悄靠近。“老左,你还在犹豫什么?”
  “你不知道,大哥这人心思重。我这个时候回去,恐怕会影响他的心情。”
  “可你再不回去,事情只会越来越麻烦。”
  京城,左家。
  左首长躺在床上,面容消瘦。两只眼睛都深深的陷了进去。
  旁边的随身秘书小声问,“要不要通知天山省?”
  左首长睁开眼睛看了秘书一眼,秘书马上吓得闭嘴,再也不敢说话了。
  然后,马上就听到他激烈咳嗽的声音。
  秘书在旁边一阵手忙脚乱,左晓静过来了,“大伯,你身体怎么样了?”
  左首长抹了一把嘴唇,“我没事,还挺得住。晓静,有时间多陪陪老爷子,多跟他说说话,他心里明白的,什么都知道。”
  “我知道了,大伯。”
  左晓静下楼去了,左首长躺下来,又闭上眼睛。过了会,他才对秘书记,“去,把安邦叫回来。”

  左安邦接到电话,匆匆而回。
  被降级之后,左安邦已经无心再从政了,但是他又不能表现得太颓废。看到老爸这脸色,苍白得象纸一样。
  左安邦急了,“爸,你这是!”
  左首长摆摆手,“你最近在忙什么?”
  左安邦说,“上班,还能忙什么?”
  左首长的目光落在儿子脸上,叹了口气。“我问你件事。”

  左安邦只是看着老爸,也没有应。左首长沉声道:“如果左家传到你手里,你怎么打理左家?”
  “爸?”
  左安邦吓了一跳,头上不是还有叔叔吗?这怎么可能?可他看到老爸的神色,似乎一点都不象说假话。
  左首长咳了起来,左安邦吓坏了,马上问,“爸,你没事吧?”
  左首长咳完了,摆手,“你叔那个人心肠太软,我和老爷子都担心他,唉!”
  左安邦明白了,在左家,也就自己老爸和老爷子的心思一致,叔叔这个人的思想观念跟他们格格不入。
  但是真让自己当家,叔叔会不会同意?
  这就是左安邦担心的问题,毕竟他才是长辈。哪轮到他这个晚辈做主啊?左首长道:“他那边,我会做他的工作,让他帮助你,扶持你。安邦,你也不小了,我想信你有这个能力,把我们左家振兴起来!”
  “咳咳咳——”
  左家老爷子已经完全不能管事了。
  左首长的身体,也是一日不如一日。连他自己都有些担心,这样下去会不会走在老爷子的前面?
  看来,需要做一个重大的决定。
  这个决定,将直接影响左家的将来。本来想再拖一拖,可总感觉到拖不下去了。
  再拖,怕只能留言了。
  左书记带着老婆赶回京城,行色匆匆。这段时间他也很揪心,左家的事情,自己想插手,可兄长的心态,让他有些犹豫。
  在电话里,他就感觉到了语气不对。
  在回去的车上,他一直在琢磨,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左府。
  秘书在书房里悄声道:“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跟京城各家来往甚密。很多年轻人都跟他在一起喝过酒。首长,他如此频频动作,这是笼络人心啊!”
  左首长沉着脸,“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咚咚咚——”
  “进来!”
  “爸,叔回来了!”
  秘书匆匆离去,左首长又是一阵咳嗽,看来咳得很厉害。
  左安邦神色紧张,“爸,爸!”
  左首长摆摆手,示意他不要慌张。“去把你叔叫过来。”
  左书记和夫人进了家门,左安邦出来喊他。“我爸在书房里等您,叔。”

  左书记点点头,推门而入的时候,看到兄长脸色不好。
  “你没事吧?怎么不叫医生?”
  左首长脸色极差,摆摆手,“不碍事,坐吧!”
  两兄弟坐下来,书房的门被关上,面对面。左首长严肃道:“天山省那边情况还好吗?”
  左书记道,“没事,一切都好着呢!”
  望着兄长的模样,“去医院吧,这样拖着恐怕不行。”

  兄弟摇头,“没用的,我心里清楚。咱们说正事吧。”
  左书记道:“好吧!你要说什么?”
  兄长捂着胸口,“最近这些年,左家的情况你也是明白的。其他的我就不说了,只说说一件最重要的事。因为这件事情关系到我们左家的未来和希望。”
  左书记道:“嗯!我听着。”
  兄长说,“老爷子的身体状况,你我都明白。恐怕是撑不了多久啦。你和我呢,到了这年纪,也没什么好争的了。”
  停了一阵,缓了口气才道,“安邦他们这些年轻人已经长大了,我希望他们能够为左家带来新的起色。咳咳咳——”
  左书记郑重道,“他们的确长大了,但是很多情况下依然意气用事。这都是没有经过我们当初那种岁月洗礼啊!”
  兄长摆摆手,“这不是重点,既然你都知道这些,那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他们机会,让他们磨炼一番?”

  左书记望着兄长,感觉味道有些不太对劲。他也没有吱声,听兄长继续讲话。
  兄长咳了几声,“一个家,总得有个主心骨。”
  左书记道:“这些事情,你不要过多的顾虑,关键是你的身体。”
  左书记本是劝他,无奈兄长摇头,“今天我想跟你商量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你说!”
  “我和老爷子商量过了,让邦儿出来主持这个家。你又在天山省,太远了,很多地方顾及不到。你觉得如何?”

  左书记的脸,明显抽动了几下。
  他很快就明白了兄长的意思,这是要撇开自己,把家族的大权交给左安邦。
  先不说左安邦能不能接下来,可自己毕竟是长辈啊?这样做,至自己于何地?
  哪怕自己是圣人,也禁受不起这种打击吧!
  听了兄长的话,左书记突然感觉自己怎么就象个外人?难道我不是左家的人吗?
  居然让左安邦来当这个家!
  左书记的心思,在瞬间波澜起伏,他万万想不到兄长会做这样的决定。

  左首长似乎感受到他心情的起伏,正色道:“你不要有心里想法和压力,我今天叫你回来,就是要跟你说清楚这事。你是邦儿的长辈,有责任帮助他,扶持他,让左家真正兴旺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