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538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玄门和白云堂相争多年,彼此实力旗鼓相当,那玄门传承的方术奇物纵然不及白云堂却也相差无几。玄尘本人从三十岁起便雄霸武榜第一,五十年力压天下武夫,他知阴阳,晓五行,通达入微,如今虽已是耄耋之年,却依然有着不输少年的体力。即便是实力有所提升的白无瑕本人名列文榜第一,也不敢轻渉其锋。
  这玄门内部,自玄尘以下,还有在玲珑域被杨千岁扯掉一条手臂的文榜第三的文雕龙,武榜六大天王之一的曹林,曾企及大宗师水准,退隐多年的耋老名宿难计其数。年青一代的才俊同样不胜枚举。当中尤其以玄门亲传弟子女公子姬雪飞天赋卓绝实力最强,甚至不在正当盛年的江湖前辈之下。
  白云堂和玄门从春秋起,明争暗斗了两千多年,可谓是各领风*数百年。秦皇统一六国,横扫八荒**的过程中便有玄门的功绩,而汉高祖斩白蛇起义创下大汉天下数百年,背后亦有白云堂的功劳。
  从张子房带力士博浪一击,扶保高祖开天辟地,到汉初女神官许负,一眼定薄姬富贵,三言两语断周亚夫前程,言之必中。皆是白云堂那一脉的手笔。

  刘邦虽是无赖天子,却具雄才大略,深谙帝王制衡之道。打江山的时候虽然多仰仗白云奇才张子房,坐定了江山,却也重用了一批前秦名士旧臣。二者相争,帝王家从中斡旋收渔翁之利,带来数百年人文鼎盛的发展时代。
  传自汉武时期,名侠郭解为许负的外孙,财雄势大,啸聚豪杰,称雄一方。但最后却因为不尊律法,崇尚豪强武力,私设刑罚惩奸除恶,被汉武帝寻了个由头给砍了脑袋,这背后自然也少不了玄门势力的影子。当时的玄门大儒董仲舒,以正统自居,罢黜百家,只尊儒教。武帝强势,雄才伟略不在刘汉初祖之下,董仲舒得到他的支持,几乎将白云堂的势力连根拔除。最后不得不转入民间地下才保住传承香火不灭。

  之后数百年间,历代白云堂祖师藏于江湖草莽中,执掌春秋九鼎图,复兴百家方术,解民间疾苦,收集民望信仰,时不时的便跳出来跟世家门阀当中影响力巨大的玄门作对。江湖与庙堂都成了两大势力斗争的战场。三国争霸,两晋南北,始终没有一个大一统的天下出现。
  及至隋唐年间,二者间你方唱罢我登场,明争暗斗达到鼎盛。先是玄门奇人袁天罡称命量天下定江山归属,聚起一干英杰奇才保着李唐坐稳了天下,而后则是白云堂遴选出来的奇女子武曌篡李唐神器,颠倒阴阳,女主当国,奇绝壮丽成千古奇谈。眼见神器易主,却最终断送在女帝武曌一人之手,功亏一篑在一个情字上面。
  言归正传。
  白云堂传到白无瑕这一代,玄门和白云堂之间纷争依旧,但世界格局却已经大相径庭。东西方文明的碰撞,外部侵入带来的冲击过于强烈,新的文明世界带来的新思潮已经很难再像过去的几百年间那般被中华文明同化吸收。
  当今这个时代对二者而言,家天下的格局已成过去,谁都不敢轻易尝试让历史倒车。谋一家一姓来问鼎江山已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争取更多资源,掌握新的文明,新的技术,在世界范围内拥有更大的影响力和绝对实力才是王霸之道。

  白无瑕是个有大野心的女子,自负胸襟抱负不输历代豪杰,她把李中华看做跟玄尘同级别的大敌,却对李牧野情根深种,所作所为,其实就是为了兑现当日曾许下的诺言,要让小野哥成为这世界江湖里的帝王。尽管这想法只是无暇魔女一厢情愿,李牧野并没有这个意思,但她却已经坚定不移的着手去做了。
  玛格丽特分明就是其中的一步……
  李牧野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一直拒绝玛格丽特,但现在,玛格丽特把爱德华弄来故意在布鲁克面前演了一场戏,分明是想借老布的嘴传达她或者白无瑕不可动摇的意志,若仍强项拒绝,恐怕真要把她给惹毛了。究竟要不要做出些牺牲给她点甜头呢?
  男女之间,只是因为不够爱,才会有许多借口。
  玛格丽特并不是憧憬爱情的小女人,她的的确确只想找到好好活下去的办法,然后教会哥哥爱德华一起活下去。她已经短暂体会过权利巅峰的滋味,无论多大的作为都不能让她感到满足,更无法让她忘却那种生命快速流逝带来的痛苦。
  她需要给这个流逝的势头来一脚刹车,她要验证白无瑕给她的承诺是真实有效的!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玛格丽特的才智不在白无瑕之下,她不需要白无瑕教她该怎么做。所以她才安排爱德华来见面,演了一场戏给布鲁克看。她算准了布鲁克一定会在船上找机会把看到听到的告诉给那个男人。
  今天就是游艇从海上回来的日子,如果那个滑头的男人不给她一个交代,她就要用些手段给那个滑头些颜色。至于怎么办她还没打定主意。也许在他的生意上设置障碍,也许针对那艘他很在乎的金枪鱼号做些文章,又或者干脆带了李牧原的两个孩子消失两天?

  游艇停靠到岸边,老崔伟岸的身躯出现在船首,轻松的将游艇拉到泊位中,提着手臂粗的尼龙缆绳上岸将船固定好。
  布鲁克父女和白起从船舱里出来,之后是背着个大冷藏包的恶来。
  那个男人没出来。
  她走上前去问道:“你叔叔呢?”
  恶来道:“船舱里等你呢,他打算留在船上住一阵子。”
  “你做什么去?”玛格丽特眼珠转转,问道:“你师父也会来吗?”
  恶来道:“我把这些食材带回家给师父,她要陪大姑姑,应该不会出来了。”

  “这船上就只有你叔叔一个人?”
  “崔大叔也得留下吧。”恶来老实的说道:“我叔那性子,身边没个人伺候可不成。”
  玛格丽特道:“老崔的家人刚接过来没几天,就不必麻烦他了。”说着,她把目光投向刚固定好游艇的老崔。
  老崔站在码头上没动地方,船舱里一个慵倦的声音说道:“你去回家陪你的小卡雅吧,我这里不用你保护。”

  ??????
  游艇顶部,开放式沐浴休息之所,两个人在各自洗澡,气氛融洽暧昧,但彼此都略显严肃,很有仪式感的样子。
  “你是不是第一次?”李牧野看着她玲珑有致的身子,仿佛一片野花遍地的新绿处丨女丨地。
  “难道你是吗?”玛格丽特面无表情:“我以为如果你不是,就没有资格关心我是不是。”说完,她下意识的用手在那里挡了一下。稀落落金色的绒毛从她指缝间探出来,很可爱的样子。
  “我就是先确定一下,一会儿好掌控节奏和力度,免得伤了你。”李牧野违心的:“其实,你对我来说,真没多大吸引力,要不是为了救你的命,我是不打算碰你。”
  “我也是。”玛格丽特说了句英语,然后问道:“废话就不用说了,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日期:2018-04-18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