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里的美少女》
第103节

作者: 咖啡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人不知道,但谢利马对这个先生却是有所了解,自己为组织做事已经三十几年的时间了,对组织内部的情况虽说不算是一清二楚,但也知道一些内幕,这个所谓的先生在组织之中的位置相当于龙头老大,轻易不会有任何的动作,就连十年前的信王墓里面挖出来的那一件雕龙明溪印,组织上面因为处理不当而丢掉了,他的上家只是说先生仅仅是过问了一句了,便没有再关心。可是现如今,他竟然会对这一只玉镯如此感兴趣,那这一只玉镯是何等物品,谢利马心里面不敢想象。

  他当时想到这里,立马就把玉镯拿到密室之中好好细致的研究了一番,玉镯上面所刻着的那两个古篆体的谷一让他当时就陷入了一阵子的绝望之中,他黑白两道都涉及颇深,自然对这个充满了传说的门派有所耳闻,想到谷一的种种传闻,他当时就向他的上家打电话,示意自己不干这一笔买卖了。
  但是他的上家却还是拿谢丽来威胁他,并且还告诉他,只要他将这一件玉镯送到指定的地方,那组织上面会保证他女儿的平安,谢利马思索之下,只能选择听从,毕竟虽然谷一可怕,但是组织却掌握着自己所有的信息资料,真的要追杀起自己,恐怕自己连一点生机都没有,况且组织上面还承诺可以保全自己的女儿,谢利马便按照上面的吩咐,将玉镯交了上去。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组织竟然没有为自己留一点活路,根本就知道,这件事情会引起谷一派的疯狂报复,故意将导火线引到自己的身上,只要他们将谢丽给杀了,那么自己就会傻傻的蒙在鼓里,无论谷一怎么问自己,恐怕自己真的到死都不会说出口,那时候,组织既避免了谷一派起冲突,而且还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玉镯纳入手中,这个算盘打得可谓是极为精细,让人叹服。
  “也就是说,你把玉镯交给了你的上家?谢老爷子,你所在的组织叫什么名字?”黄三方才一直在皱眉听着谢利马的讲述,他对谢利马的话里话外有所存疑,毕竟这个人他们门派专门调查过,只是一个普通的古董贩子而已,从未听说过他还是什么神秘组织成员。
  谢利马并不应话,而是一个人走到一旁去,将密室的所有大灯全部都打开,一时间整个密室被照的灯火通明,这个时候,刘勇才留意到周围密密麻麻所堆积着的古董。
  他的透视眼虽说强力,但是用起来却有诸多障碍,在他透视的时候,只能看到很小的一个范围,并不像那一晚上元神出窍那般可以随意透视,毕竟他修为尚浅,方才在上面的时候,也只将谢利马几人看见,并未好好扫视这个密室。

  “两位看看,这就是我的个人收藏,全是组织上面给我留下来的。”谢利马指着柜子上面密密麻麻摆着的古董,对着黄三和张恨水沉声说道。
  黄三的眼睛虽然不如刘勇的强悍,但也远胜常人,他的见识卓绝,一眼望去,这柜子上面摆着的每一件东西是带着时代烙印的真品,其中更有几件乃是本应当摆在博物馆里面的东西,这些东西若是流传出去,市面上定然会引起绝大的轰动,这绝非是一个普通的古董贩子所能够收集到东西。
  “谢老爷子的收藏果然不同凡响,让人羡慕。”黄三见到这满屋子的珍藏,心下不由得对谢利马的话信了几分,毕竟事实胜于一切口中的话语。
  刘勇一个大老粗哪里知道什么古董之类的东西,在他的眼里面,这些摆在柜子上面破铜烂铁,瓶子盆子自己村子里面随手就可以挑出来一大堆。但是他看到谢利马这一副自信的样子,心知这一堆的东西绝对也不止是村里面破碗这么简单。
  “羡慕?自从有了这些东西了以后,我每天连觉都睡不好,我都多少年没有好好睡一下了。”谢利马看到自己多年的收藏,心里面没有半分得意,只有无尽的喟叹。
  “伯父,你这个组织叫什么名字?”刘勇站在一旁实在忍不住了,这么久了都没有切入正题,方才他在谢利马的言语之间听闻这个组织,又想到赵伟的手机上面提到过先生这一个称呼,心知这个组织绝对和绑架谢丽脱不了干系,刘勇早先就在心里面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将这件事情给刨根究底,找到真凶。

  “组织就是组织,哪里还有什么名字。”听到刘勇的话之后,谢利马嘴角不由得挂起一丝笑容,他年少的时候也对这个问题刨根问底过,那时候他以为是自己在组织里面的资历太浅,接触不到高层次的秘密,但是等他慢慢接触到组织内部之后,才发现这个组织里面的人称呼就从来都只有组织二字,想来也没有什么名字。
  “那谢老爷子,你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找上你吗?”张恨水在一旁也有些疑惑,毕竟忽然之间,谢利马就说玉镯已经交给了一个神秘组织,这换谁也得起疑心啊。
  听到张恨水的问话,谢利马脸上满是苦笑,自嘲道:“这么多年了,我想退出组织的心早就被他们看的一清二楚了,而且我又有一个死穴被他们把握的死死的,恐怕就是再完美不过的替罪羔羊了。”
  “谢老爷子,你们组织主要是做什么的?恐怕不止是古董这么简单吧!”黄三忽然出言发问道,寻常古董走私组织怎么会打起那一个玉镯的主意?这么多的珍贵古董,随意拿一件出去,怎么也比自己门派之中的那一件造型土气的玉镯强啊!这帮人的目的决计不是为了钱,就是冲着自己门派而来的。

  “我不知道,说真的,我十几岁的时候因为穷得慌,老家又在中原地区,就随着胆子大的老一辈下过几次墓,后来机缘巧合之下进了组织,过了这么多年,我也只知道他们对古董特别感兴趣,但是挑选的标准却让人很迷。”谢利马心下已经决定,将自己所知晓的东西在这里全盘交代出来,他心里面现在只有这一个念头,既然组织对我不仁,那就休怪我谢利马不义了!
  就算谷一派不放过自己,那组织也别想逃过这一劫!要算计我谢利马,那就要付出代价!
  “标准?什么标准?”黄三敏锐的抓住了他话语之中的关键点,继续追问了下去。
  谢利马走到柜子面前,随手拿起了一件耀瓷白灼的花瓶,抬眼看向黄三,沉声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标准到底是什么,但是每每我们这在外面奔走的古董贩子收集上来的古董,交上去的东西总是会被拿回来绝大部分,只有极为稀少的几件才能被组织看中留下。”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着迷的摸着耀瓷白灼瓶上面坑洼不平的瓶身,古代官窑中精心淬炼的花纹在灯光照射下面显得格外的绚丽夺目。
  “而被组织上面留下的东西完全没有规律可言,有时候是几个清代的小破碗,拿到市面上去最多也就值个七八百块钱,还不一定会有人要,但是组织上面却视若珍宝,但有时候就算是我手上的这一件耀瓷也不会入他们法眼之中。”谢利马对组织的挑选古董标准早已是心存疑惑多年,他这么多年之间,隐隐有了一种感觉,上面要的不是古董,而是古董上面的另外的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