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437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大雕满头黑线,只得切下一块豹子肉吃了起来,顺便喝了少数名族自酿的米酒。
  “你个畜生,知道你喜欢杀人!”她很不解地瞪着张大雕。
  张大雕白眼道:“他们是人吗?”
  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张大雕解释道:“我不是卫道士,更没有斩妖除魔的义务,只是有些妖魔鬼怪非要作死,能怪我吗,再说,人都是你杀的,你才是双手沾满看血腥的恶魔。”

  “你才是恶魔呢,老娘杀这点人算什么,你还在D国杀了几千万人呢!”苗佳佳气不打一出来道,“再说,特么杀人夺妻,能怪我们心狠手辣么。”
  “你能不能把那个‘万’字去掉?”张大雕气死人不偿命道:“再说,再说的再说,再再说,我还没娶你过门呢,只能算姘头。”
  “去死!”她把鸟骨头砸了过来,怒不可遏道,“敢不娶我,老娘杀了你!”
  张大雕也不闪躲,甚至没有生气的意思。
  其实苗佳佳砸了张大雕后,也很担心张大雕生气,不解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脾气了?”

  张大雕道:“打是亲骂是爱,你几时见过夫妻打情骂俏会动刀子的?”
  “老娘还没嫁给你呢,什么夫妻啊,不知羞!”她居然也抓住了张大雕的漏洞,很是得意了一把,破天荒的笑道,“对了,你们为什么都叫我小美眉啊,我真的很嫩吗?”
  “我噗!”张大雕直接吐血三升。
  苗佳佳吃吃一笑,忽然问道:“你是怎么锁定宫丸美子的,难道你在她神魂动了什么手脚?”
  “咳咳。”张大雕坏笑道,“准确的说,是在你体内留了些东西,只要是被我留了东西的女人,无论她躲在何处,我都能找到她。”
  苗佳佳自然知道张大雕所说的“东西”是什么,只是很不解,那东西怎么能提供追踪依据,难道对方属狗吗,算是狗,那东西也会稀释或排泄出去啊,再说了,自己之前可没让他留过东西。
  小母猴则一脸郁闷,心说,老娘还是个大活猴好不?

  吃饱喝足后,张大雕把水袋里的水倒在多伦脸,等他醒来。
  醒来后的多伦见自己还没死,忍着断腿之疼装可怜扮弱小,可怜巴巴道:“大哥,饶了我吧,我只是和你们开个玩笑而已,真没有欺负她的想法啊!”
  可惜,张大雕和苗佳佳喝着米酒,饶有兴趣地看他表演。
  “我……我也没有杀你们的想法啊,我……我们只是逗你们玩,真是,我连鸡都不没杀过。”
  “噗!”张大雕终于喷了,鸡都不敢杀,却把金钱豹给杀了,说谎也不怕脸红。
  多伦也知道自己这谎话太蹩脚,凄凄惨惨道:“总之,我都残废了,你们饶我一条狗命吧,我一定改过自新,做一个好人!”
  张大雕终于开口道:“爬过来!”
  “啊?”他惊惧地看着自己断折扭曲的双腿,离火堆少说有七米,爬过去还不痛死啊?
  张大雕阴冷道:“不想爬是不是,那用滚的!”
  我擦,滚的话,那不是更痛吗?
  权衡再三,多伦还是觉得用爬的较划算,咬了咬牙,忍着剧痛爬了过来,痛得几欲昏厥,惨叫声还惊坏了许多小动物们,其包括小母猴宫丸美子。

  连苗佳佳都忍不住眼角抽搐,心说,这恶魔的心肠果然狠毒,人家的双腿都断了,他还要折磨人家。
  她也不想想,这双腿是谁打断的,谁才是恶魔。
  终于,多伦艰难的爬到张大雕面前,面目扭曲,满头大汗道:“大哥,饶我一条狗命吧,求你了!”
  张大雕冷冰冰道:“你是让我拖你回去?”
  多伦又抹汗了,这要是真的拖回去,只怕要活活痛死了,但人家是不可能背自己回去的,只得提示道:“只要编个耙子,拖回去也行,拜托了,我绝不会告诉家里人说你伤了我,而且我还要重重的报答你们。”
  张大雕顿时来了兴趣:“你怎么报答我们?”
  多伦咬了咬牙道:“我家来了一个亲戚,是我远房表妹,还不到18岁,长得可漂亮了,您要是拖我回去,我……我想办法把她变成您的女人……”

  无耻啊,真是无耻啊!
  虽然知道他多半是撒谎,苗佳佳还是没来由的想踩死他。
  “我真没骗您!”多伦见张大雕脸色不善,急忙道,“她来我们家好几天了,还拐了个孩子,一道晚那孩子吵得人不得安宁。”
  “年轻女孩,拐来的孩子?”张大雕问道:“孩子有多大年纪,是男是女?”
  多伦道:“是个男孩儿,大约一岁左右。”
  “男孩子。”张大雕道,“你怎么确定那孩子是拐来的?”
  “我表妹说那孩子是她弟弟,可那孩子却一点都不亲近她,还整天都哭着找阿妈,不是拐来的是什么?”他还顺便解释道,“在我们这儿,拐卖妇女儿童是很正常的事,只要不是自家的人被拐卖了,一般没人会管。”
  张大雕道:“你表妹叫什么名字?”

  多伦道:“她姓古,叫什么我也没问,只称呼她古阿妹。”
  张大雕不悦道:“既然是你表妹,你怎么不知道她的名字?”
  多伦道:“她只是我姨妈的女儿,山高水远的,十多年没来往了,这次要不是我祖母做寿,她也不会来我们家了。”
  张大雕怒道:“你祖母居然养出你这种人渣,她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多伦惊惧道:“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张大雕也懒得和他一般见识,顺口问了句:“既然你祖母做寿,你怎么跑出来了?”
  多伦道:“我表妹说想以20万高价收购一张金钱豹的皮子,用来做陪嫁裙,所以我们才出来打豹子的。”
  “运气不错嘛。”张大雕调侃道,“这么说,你们打到金钱豹了?”
  “是的,我们用陷阱逮到一头刚成年的金钱豹,皮子一点损伤都木有。”多伦的脸都快苦出水来了,自己的运气的确是好,用一双腿换一张完整的豹皮。
  张大雕道:“你的村子在什么地方?”

  多伦道:“这是自治区的边缘地带,我们村叫螺丝村,往西走大约一百里,看到一座螺丝形状的山峰是了。”
  张大雕又问了一些其他问题,如他家里几口人,死去的兄弟都是什么关系,祖母的寿辰又是哪天之类的,最后才笑道:“看你还算老实,我不杀你了,不过,你得自己爬回去,劳资没闲工夫伺候你。”
  多伦脸一垮,搞了半天,人家在逗自己玩啊,他那个气啊,怒道:“你说过拖我回去的!”
  “我说过吗?”张大雕看向苗佳佳。
  岂料苗佳佳恶作剧道:“你的确说过。”

  张大雕眼睛一黑,想了想道:“好吧,那我拖你回去,不过,劳资的气力小,拖不动你,你要是能把这双腿砍下来,劳资说话算数。”
  一听这话,多伦差点没活活气死,你力气还小,力气小能一脚把人踹飞?再说了,你让劳资砍自己的腿,那是人干的活吗,有种你把自己的腿砍下来试试!
  “砍不砍?”张大雕阴笑道,“不砍我们可要走了哦!”
  日期:2017-11-11 0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