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76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被他们一唱一和搞的不尴不尬。他心说,咱们都是自己人,开个玩笑没什么关系。可是人家高总毕竟是个一本正经的女人,这么调侃她,可不大好。
  不想陈九江的话还没有出口,那面高洁红着脸说道:“看来还是杜主任清楚咱们陈县长的长短。”
  陈九江心说,得,看这情形,这位貌美如花的高老板,也不是个正儿八经的人。想一想也是,正经的女人都在家里相夫教子,洗衣拖地了。怎么会半夜三更的还陪着一群中年色鬼喝酒聊天。这不是小红帽跑到了彩虹森林,专门找色狼玩的吗?

  钱勇敢笑着说道:“看这情形,二位对咱们陈县长都很关注。这么着吧,等下喝过酒,你们俩一起给陈县长做个检查,你看如何。”
  钱勇敢说完,几个人哈哈大笑,连陈九江也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陈九江一本正经的说道:“两位美女就别来调侃我了。我可是个实诚人,经不起你们的戏耍。”
  陈九江这么一说,几个人更是笑个不停。

  “陈县长,我们都知道您是实诚人,办的都是实诚事。您就跟咱们高总实打实的再搞一个吧。”张建设趁着机会拍起了马屁。
  “搞就搞。”陈九江一脸坦然,“高总,咱们再加深一下。”
  女人在酒桌上,就是送豆腐的。高洁也不在乎,她端起酒杯笑呵呵的陈九江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陈县长,我今天过来一是见识一下您的风采,二来想问一下,咱们城东的大桥,到底修还是不修。”
  “修,当然要修。”
  “什么时候?”
  “这个就要问两位局长大人了。”

  钱勇敢闻言擦了擦嘴上的油说道:“按说修桥铺路是咱们交通局的根本使命。奈何于书记更信任张局长,所以将这任务交到了建设局的头上。所以高总有什么问题,还是先要问张局长的好。”
  “老钱,这可不能怪老弟横刀夺爱,是于书记沙场点兵,我可不敢不上。”张建设吐出了一块鸡骨头,接着说道:“要知道这事情做的这么窝囊,我当初就得学你,来个今蝉蜕壳。”
  “老张,你就别得了便宜卖乖了。谁不知道你现在是咱们于书记面前的大红人?意大利,英吉利,澳大利,可没少留下你们俩的合影。我听说你办公桌上现在都摆着和于书记在金门大桥的合影。”
  钱勇敢说的不假,张建设的桌上是摆着他和于向荣在金门大桥上的合照。于向荣当时站在金门大桥上,豪气的说,等大河县撤县建市成功之后,就在大河上仿照金门大桥建上一架大桥。
  张建设得意的说:“还不是为了工作,辛苦点是值得的啊。”
  “你还有脸说,现在考察是完了,大桥呢,建到照片上去了吗?”张建设揭伤疤不留情,直接冲着张建设的软肋去了。
  “得得得,二位局长大人,还是停一会吧。”高洁插嘴说道:“二位,咱们别提那些陈年旧事,还是说说,城南大桥什么时候能开工吧。我的钱可都压在桥两头呢,你们要是再不开工,我可救要破产了。”
  “建个屁!”钱勇敢撇了撇嘴,“一座桥要八百多万,拿什么建?就是把老张和我都卖了,也建不起来。”
  高洁倒吸了一口凉气问道:“八百万?怎么会那么多?据我估计顶多三四百万。张局,是不是钱局记错了?”

  张建设点了点头苦笑道:“八百万是去年的数据,今年若是上马只怕还会更贵。你要知道,这一年来,水泥钢筋都涨了不少,只怕没有九百万,搞不定呢。”
  “钱局,当初咱们局里的预算可没有那么多啊。”杜娜娜疑惑的问道。
  “所以啊,没有通过。于书记说,要建就要建成全市,乃至全省的标志性建筑。光是设计图纸就花了几十万。是不是老张?”
  “是啊。”张建设偷眼看了看陈九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好在陈九江的注意力并不在他们的身上。
  高洁顺着张建设的目光,也转到了陈九江那儿。特么的,这个陈县长真是的,一边言之凿凿的说要修桥,一边毫不关心大家的话,只顾着和杜娜娜眉来眼去的。典型的说一套做一套啊。
  高洁端起酒杯,走到了陈九江的身边,举起酒杯对陈九江说道:“陈县长,城南新桥,对金鑫和我本人都非常重要,希望它在您手中能尽快建成。”

  陈九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信心十足的说道:“高总尽管放心。修桥铺路,为老百姓提供服务,为你们商人做好配套设施是咱们政府应该尽的义务。”
  高洁心说,信你才怪,看样子这个陈九江又和秦时月一样,也是一个只会吹牛皮,不能办实事的人。尼玛的,怎么当官的都是这么不靠谱呢?口袋里一分钱都没有,就敢吹牛逼建造数百万,上千万的大桥呢?
  特么的,欠了一屁股债,还能喜滋滋的到处骗吃骗喝。更有甚者,像于向荣那样,给老百姓挖了无数个大坑,还能继续升官发财。这特么都是什么道理。
  “陈县长,也不能就这么拖下去吧?您能不能给个期限呢?”
  张建设心想,给你个屁,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啥时候能够上马。
  果然,只听陈九江说道:“前期的准备工作早已准备就绪,当前只需要筹措资金,只要资金到位,马上就可以开工建设。”
  资金在哪里呢?没有人比两位局长更清楚了。银行里的钱都叫于向荣骗了出来,搞各种各样的形象工程,或者是交他造假账导致的莫名其妙的税收——收入高了,税收自然就高了。为了凸显于向荣的政绩,于向荣将县财政的数据稍微的修改了一下。这直接导致大河县要上缴的税收也飙升到了一个吓人的地步。

  失去了银行的支持,就只能依靠上级的拨款了。市里面的桥建了一座又一座,到了大河县,他们救撇了嘴说,钱没有,命不给,你们还是自己想办法,努力克服困难吧。
  困难是克服的吗?那是解决的。孩子没糖葫芦吃,你让他自己克服,怎么克服?给卖糖葫芦的叫爹吗?真的如此做了,市里的领导又不愿意了。
  没办法,张建设只能回来想办法。建设局账上早已是赤字,幸好工资是国家发的,否则光看账上的数字,就能吓跑所有的工作人员。
  交通局更是积账如山,这不,局里的大小领导,无论晴雨,都蹲在公路上,换着花样的搞创收。
  高洁忍不住问陈九江:“陈县长,资金在哪里?”
  “瞧瞧,这就是困难所在。需要咱们共同来克服。”
  这就是陈九江的工作方式,只要是利益相关,修桥铺路的时候,大家都要尽好自己的职责。能出力的尽量出力,能给钱的,大家都要给点钱。

  日期:2018-04-18 06: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