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1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群少回到包厢里,“江龙也在这里吃饭,就在我们对面的包厢。”
  听说江龙在这里吃饭,他们自然也要过去走一趟。人有时就是这样,虽然心里不太情愿,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到位。
  左定国呢,跟宁家没仇,当然要过去走一趟。
  “那我们去走一趟?”
  群少放开身边的女人,看着左定国。

  左定国拿起酒杯,“去吧,去吧!”
  三人一起出来,后面的拿着酒瓶。江龙正和顾秋说事呢,又有人敲门了。咚咚咚——“又是谁啊?”
  江龙拧起眉头,吃个饭也不安宁啊。
  顾秋望着门口,一眼就看到左定国。
  左定国显然也看到了顾秋,脸色当时就沉下来。他可是万万没想到,江龙在这里请客的对象竟然是顾秋夫妇。
  此刻他在心里恨不得扑上去,撕碎了这个家伙。
  同时,他也怪群少这消息太不灵通了。如果知道江龙和顾秋都在这里,他怎么可能过来敬酒?
  群少呢,看到顾秋后,也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要知道顾家和左家可是对头啊!
  给自己的对头敬酒?有病吧?
  看到左定国的目光这么阴沉,群少后悔死了。
  但是此刻,他们三个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江龙看到左定国,“你们这是干嘛?别搞这一套,别搞这一套,让我们安安静静吃个饭吧!”

  左定国终于缓过神来,“既然这样,那好吧,就不打扰了。”说完,退出了包厢。
  出了门,随手把杯子狠狠的扔在地上,脸色完全黑了下来。
  哼!
  左定国扭头就走,群少反应过来,追在背后喊,“定国,定国!”
  左定国头也不回,直接出了门离开。

  “你看这是——”
  群少挠挠头,自己也不想这样啊?
  白西服的年轻人道:“算了吧,群少。我看也就这样。”
  两人回了包厢,白西服道:“他们左家也就这样了,你没有必要太在乎他的感受。如果他们左家能够强势一点,也不至于搞成这样啊!”
  群少自然在心里掂量,白西服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或许,这只是左家沦落的开始。

  于是他很快就释怀了。
  中午吃了饭回来,顾秋和从彤坐在房间的沙发上休息。从彤道:“左家的人阴魂不散,你到这里来只怕会受到他们的排挤。”
  顾秋道:“这就要看他们能不能挤得动了。放心吧!他们也有顾忌,不敢乱来的。”
  从彤把脚搭在顾秋腿上,顾秋顺手人她捏捏小腿。从彤道:“我怎么就感觉象你的随身物品,到哪里都跟着你。”
  顾秋朝大腿深处望了眼,“人家说老婆就是日用品,离不开的嘛!”
  “哦!刚才芳菲姐打电话过来,你呆会过去一下吧,我就不去了,先理一下工作。”
  从彤点头,她也知道,夏芳菲正在这里大搞投资,要把医院搞起来,开拓北方市场。
  两夫妻休息了个把小时,从彤换了衣服去见夏芳菲,顾秋则正式去上班。

  一个简单的见面仪式,大家都认识了下。
  然后顾秋就进了主任办公室,看到这里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他就在位置上坐下来。
  之前的秘书韩琛,被顾秋扔在南阳了。趁着处分还没下来之前,就安排好了韩琛的去处。
  韩琛从武源跟到奇州,再到省里,也好些年了,顾秋可不想让人家白忙一场,趁早安排个好去处。
  此刻顾秋新来,面对驻京办的工作,以他的能力,完全是游刃有余。因此,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很快就搞清楚了这里的事务。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他还偷了会闲。
  顾秋很清楚自己的目标,到京城了,当务之急就是要全力以赴,让双娇集团在京城的医院尽快上手。
  然后寻找机会,解决与左家的问题。
  顾秋也听说左首长身体不好,左家老爷子中风的情况又恶化了。之前被蕾蕾治疗了一段时间,情况好转。
  但这种病,拖的时间长了,没法根治。
  得知这些情况,顾秋也不得不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到了京城,要多处理好人脉关系。

  到时这些人脉,就是自己的筹码。
  想到左家,不免让他想起了左晓静。
  左晓静此刻正在家里休息,中午吃饭的时候,听说顾秋也在楼下的包厢里,左晓静就没什么心思吃饭了。
  做为左家的人,虽然只是个女孩子,左晓静比起其他左家人来说,行事风格和做风,跟他们大不相同。

  面对左家目前的处境,她想得更远。
  当左痞子,左定国这些堂兄弟,还在仗着家里的势力耀武扬威时,左晓静已经意识到了一种潜在的危机。
  这种危机,来自一个女孩子的敏感。
  虽然老爷子尚在,实际上已经管不了什么事。大伯当家,大伯的身体也不行了。
  由于长期服用那种抑制的药物,表面上看起来一切正常,其实身体早就处在崩溃的边缘。

  从前段时间的情况来看,显然是十分危险了。
  左家如果失去这两大主柱,将来的处境将非常尴尬。做为一名左家子弟,左晓静隐隐有些担忧。
  顾秋,他来京城干嘛?
  在南阳随便找个比较实权的部门也行,非得来京城,他是什么用意?从上次两家引起的商战来看,顾秋的还击也是毫不手软的。
  看来,老爸一心求和解的可能性不大了。
  左晓静给远在天山省的老爸打电话,汇报了一些情况。

  “爸,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讲。”
  左书记听了,马上喝止,“晓静,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摆正好心态。”
  “爸!大伯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你不出来主事,左家就要麻烦了。”
  左书记沉声道:“这不是你一个女孩子需要考虑的事。等你结了婚,你就是别人家的人了。行了,别再说了!”
  啪!
  把电话挂了。

  沈如燕心里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安,老左怎么会跟唯一的宝贝女儿说这种话呢?
  做为一个父亲,他一向挺尽职的,今天这话明显有些不对劲。不过沈如燕马上就明白了,他是不想女儿卷入这些是是非非。
  老左又抓起电话,拨了个号。
  那边很快就响起了一个声音,左书记道:“贤明啊!好久没给你打电话了。最近还好吧?”
  唐书记朗爽地笑了起来,“老左,有什么事吗?”
  左书记道:“你这家伙,明知故问嘛?不老实啊!”
  唐书记只是笑,“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
  日期:2018-04-17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