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0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生性腼腆,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这一心疼,就更不会说话了,红润的嘴唇哆嗦半天,也只问出两个字来:“疼么?”
  这样可爱的女人,让萧晋怎么能不爱?
  哈哈一笑,他低头在苏巧沁腮上重重一吻,然后凑到她的耳边说:“疼!特别的疼!只有晚上你给我……才能止住。”
  苏巧沁登时就成了大红脸,同时也明白了他并没有什么大碍,心虚的瞄辛冰一眼,低着头撞他一下,小声说:“又胡说八道,这一次,伤势不痊愈,你……你别想碰我!”
  “不是吧?!巧沁,什么时候你也变得这么残忍了?”萧晋夸张的大呼小叫起来,“我现在可是伤员耶!你不心疼我顺着我,咋还给惩罚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天不……唔唔……”
  苏巧沁生怕他说出不该说的话来,慌忙捂住他的嘴,跺脚嗔道:“你再说……再说我可要生气了!”
  萧晋笑弯了眼睛,贱兮兮的伸出舌尖在她掌心轻轻一舐,便吓得她闪电一般缩了回去。

  成功转移了苏巧沁的担心,萧晋这才正式望向辛冰,微笑道:“冰冰,你这次的表现真是绝了,用‘惊艳’这两个字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辛冰微微有些醋意的看了眼他与苏巧沁握在一起的手,撇嘴道:“那是因为你没见识,那种程度的表演,不过是街头智慧中的基础罢了,大惊小怪。”
  萧晋当然知道在这种时候根本不可能从她嘴里听到好话,不以为意的笑笑,说:“既然你把巧沁带来了,那想必在路上已经把事情跟她讲清楚了吧?!”
  辛冰点头:“你在电话里喊的是巧沁,所以我觉得,要尽量减少这整件事情里的‘计划’嫌疑,避免被有心人找到漏洞,带苏女士过来是非常有必要的。”
  “可是……”苏巧沁突然弱气的插嘴道,“辛女士说的事情好复杂,我到现在都还一脑袋浆糊,万一搞砸了怎么办?”
  “一脑袋浆糊就对了,”萧晋柔声安慰道,“在这件案子里,你的角色除了我那个电话里的内容之外,本来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所以,只要你记住了我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的大概意思就行,丨警丨察怎么问你,你就怎么说,不知道的就回答不知道。”
  “哦,那个我倒是记住了,绝对一个字都不差!”苏巧沁回答的很是开心,脸上满满的都是骄傲的表情,似乎能够参与进这么重要的计划、且能帮到萧晋是一件特别值得自豪的事情一样。
  辛冰冷眼旁观,心中就暗暗叹了口气:这样的对手,看似全身上下都是破绽,却让人根本无从下手。除非萧晋是个眼瞎的蠢货,否则的话,天然无敌的无招胜有招,说的就是苏巧沁这一款。

  “接下来,还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吗?”按下内心的复杂和酸涩,她又正色问道。
  萧晋想了想,说:“联系鲛,让他今晚带着魏天豹去把我前几天交代的那件事做了,记住跟他们强调一下:绝对不能留下任何马脚。”
  “我明白。”辛冰点点头,目光落在他头脸的那些纱布上,表情终于流露出了一丝疼惜,“那……我先走了?”
  “公司里忙吗?”萧晋问。
  “上午倒没什么事,下午四点有个会。”
  “那能不能麻烦你替我陪一下巧沁?到了警局,我们肯定得分开,她胆子比较小,所以……”
  “是啊是啊!”苏巧沁也出声道,“如果不麻烦的话,有辛女士在,我的心也能少慌一点。”

  “这样啊!那好吧,我会一直陪着苏女士,直到她录完口供的。”
  辛冰回答的看似有些勉强,但微微翘起的嘴角还是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如果眼尖的裴子衿在场,一定会忍不住再次感慨:萧晋这样细心的撩妹高手要是泡不到妞儿,那才是没天理了。
  三人正聊着,夏愔愔不知怎的又走了过来,表情还有些愧疚的样子,支支吾吾的说:“萧、萧晋,我父亲想……想请你过去谈谈。”
  一听这话,萧晋还没什么反应,辛冰的眉毛就竖了起来,义正言辞道:“夏小姐,你是和我家先生一同经历的这次危机,他身上的伤势如何,你应该最清楚才对,夏先生在这种时候还要他过去,不觉得有些不太合适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能事后再谈?”
  如果放在平时,夏愔愔肯定是无法容忍辛冰对父亲如此不敬的,但是,这会儿她也同样觉得父亲有点过分,再加上对萧晋刚刚动情,正处在患得患失的阶段,一时间尴尬的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夏凝海能有今天的地位,会是一个对合作伙伴如此无礼的人吗?这显然不可能,因此,听完夏愔愔那句话的瞬间,萧晋就知道,他肯定是看出了什么,之所以这样,就是在隐晦的表达不满。

  这件事因为三角眼的意外出现,导致了许多硬伤和漏洞,夏愔愔身在此山会当局者迷,但像夏凝海那种精明到极点的商人,发现其中猫腻并不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情。
  轻轻拍拍辛冰的肩膀,萧晋说:“别想那么多,我受的只是一点皮外伤罢了,还没到不良于行的地步。另外,我也正巧有事情要跟夏先生谈一谈,不过是十几米的距离罢了,晚辈总要有点晚辈的样子嘛!”
  接着,他又冲夏愔愔笑笑,问:“令尊是不是要跟我单独谈谈?”
  夏愔愔有感于他对父亲的谦恭,目光变得温柔至极,轻轻点头说:“是的。”

  “那就麻烦你留在这儿给我家巧沁好好讲一下都发生了什么吧!不过不准添油加醋的夸张,春秋笔法能用就用,明白么?”
  说完,也不理会眼神从温柔变得醋意满满的女孩儿,萧晋转身便向劳斯莱斯走去。
  十几米的距离很快就走完了,劳斯莱斯后排的**性自然没的说,萧晋看不到里面的样子,但他能够感觉得到,夏凝海一定在深深的盯着他。
  来到后门处,他刚要伸手,车门却自动打开了。
  看着犹如马车门一样优雅的向后开启的车门,他嘴角微翘,心绪又镇定了几分。很明显,夏凝海确实生气了,但又并不是那么的生气,缓和的余地非常之大。
  “夏先生。”坐进宽敞的后排,萧晋率先开口。
  夏凝海的目光中没了平日里的那种沉稳睿智,取而代之的是犀利且冰冷。
  “你的胆子很大。”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第二句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什么万无一失,天意难测,人心也难测?”
  “多谢夏先生教诲!”萧晋点头示意,微笑说,“我的胆子确实不算小,但想来夏先生不会认为我只是一个神经粗大的莽夫。
  至于万无一失,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爷爷就用戒尺让我记住了一句话:它仅仅只是一个美好的成语,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任何相信它真实存在的人,都会死的很惨!

  值得庆幸的是,爷爷打我的时候从不留情,我对那根戒尺也是又恨又怕,因此,但凡出现在它之下的事情,给我留下的印象都非常深刻,绝不敢忘。
  日期:2017-11-11 0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