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2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待王灿略微平复之后,我摆摆手道,“无事,阵法那边,修复得怎么样了?”
  一边问着。我一边抬脚继续往前行去。王灿随之跟了上来,脸色明显带着几分难看。
  在我面前,他自然无需隐瞒,开口答道,“情况不是很好,阵法比我想的还要复杂。这阵法是我家先祖所布,我本以为家会有记录。但翻便了家里藏经阁,找到的也不过是本残缺不堪的记录,即便我已经把王家所有在阵法一道有所造诣的人全都召集了过来,让他们不吃不喝,全力以赴的修复那本记录,用时也不会低于两个月。而且修复之后,上面对阵法修复有用的地方有多少,我也说不准。至于阵法什么时候能修补好,只能听天由命了……”

  王灿的声音越来越低,听的我心里也不由一沉。我明白,要修复护山阵法这种上古流传下来的老物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但也没想到会难成这样,连个头绪也理不出来。
  先前我还担心,贸然提出要让胖子参与阵法修复,王灿会不会答应,毕竟这护山大阵关乎王家的安生立命之本,胖子一个外人,贸然参与进去,王灿多半会有顾忌。但事到如今,显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王家虽是世代传承的修行世家。但阵法一道本就偏门,想来王家奴仆中,应该没几个系统学习过阵法之事的。但胖子不同,他在占验派修行日久,于阵法一道上造诣极深,即便他不了解王家的护山大阵,有他加入,总能起到些作用。最不济,胖子也能帮忙一起修补那本残缺记录。
  我将此事说了出来,王灿一听,非但没有拒绝,反倒神色兴奋,马上点头道,“俗世之中,占验派之名我也曾听说过。林兄是占验派高徒,看他今日在擂台上表现,在阵法一道的造诣的确不俗,有他的加入,定能打破现在的僵局。只是我和林兄的关系……”
  说到这里,王灿停了下来,神色微微有些尴尬。
  他同胖子向来不对付。所以,他后面的话,即便不说,我能猜出来。无非是担心胖子不愿帮忙而已。
  我笑了笑,宽慰道,“不用担心,胖子那家伙,别看他平日里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实际上他是刀子嘴豆腐心。既然这件事你没有疑议,那剩下的交给我便是。”

  王灿自然知道我和胖子的关系,有了我的保证,胖子多半不会拒绝。他脸上的担忧一扫而空,长吁一口气后,又对我恭敬施礼道,“还请圣人转告林兄,此次王家大劫,林兄若是愿意出手相助,从今往后,他便是我们王家大恩人。以后但有所托,王灿必不推辞。”
  我摆手一笑,“都是自己人,无需这么客气。”
  我身边的朋友一直不多,年龄相仿的朋友,除了代南州这两年还见过面之外,其他的也只有胖子了。
  对于王灿,虽然他口称我为圣人,但在我心里,却是把他当作朋友看的。更何况他还帮了我那么多。他这里出事,我尽一份力,也是分内之事。
  韩家的住处距离道宫不近,但王灿熟门熟路,带着我左拐右绕,穿行小路,前后不过半小时,我们便到了地方。
  等王灿告诉我说前面就是西城山洞天临时驻所之时,我抬头一看,前方赫然是一片山谷。
  此时罗天大醮,西城山洞天来人似乎并不多,加上韩家四叔,前后总共也不过十数人,这片山谷虽然不大。可容纳数百人居住也绰绰有余。若是参加罗天大醮的那些洞天福地,各自都住这么大的地方,王屋洞天就算周回万里,恐怕也不够分配。
  我随口问了下王灿,为何西城山洞天独占山谷这么一大片地方,其他洞天是不是也这样。
  阵法之事有了些眉目,王灿的心情也明显好转。一边走一边向我解释道,“其他洞天并非如此,只有十大洞天才有这份待遇。十大洞天与三十六小洞天不同,都是真正独霸一方的势力,出行之时极讲排场。特别是这西城山洞天,他们深谙诛却精魔、防遏鬼试之道六事,服御、吐纳、存注、烟霞之道九事,传承从未断绝,就连门规之类的东西也都与上古一般无二。之前会场上露面虽然只有十余人,但此行,真正起主导作用的可不是他们几个,而是一位宫主。据说上古之时,西城山宫主出行,随行人员成千上万不计其数。分别负责仪仗、车碾、生活起居等等。现在虽然没有以前的排场,但每次宫主外出,也远比其他洞天排场更大。这次罗天大醮,我听闻西城山洞天有宫主出行,特意给他们安排了最大一片山谷。您看旁边的那处山涧,我原本也是打算划分给他们居住的。不过这次西城山洞天却跟以往有些不同,那些随行的人员。加上那位神秘的宫主,也不过百人,此处山谷便足够容纳得下了。”

  我们边说边走,不多时便到了山谷的门口。我朝里面遥遥望了一眼,山谷内距离我最近的阁楼里,一行衣着古朴的侍女正提着灯笼迈着碎步,小心挪动着,看起来远比王家奴仆更加小心谨慎。
  宫主……
  我心底暗暗心惊,韩家四叔说的故人莫非便是这位宫主?我什么时候接触过如此人物?
  沉思片刻,我对王灿问道,“这位宫主,你可曾见过?”

  王灿摇摇头,“这位宫主神秘得紧,自到了王屋洞天之后,根本不与别人接触,先前罗天大醮上,他也没有代表西城山洞天出席。”
  说完,他有些疑惑,又对我问道,“韩家天师不说是圣人您的故人吗?莫非您也没见过那位故人?”
  关于那位故人,我心里也是一团乱麻,隐隐有些猜测,却也说不准。
  思及至此,我突然又泛起难来。我之所以答应王灿陪我走这一趟,也只是因为他能调动王屋洞天的的阵法,即便此行遭遇危险,他也能通过阵法,保护我们周全。但如今阵法被破,虽然还没残损到不能使用的境地,但使用起来,威力只怕是大不如前,能否护佑我们安全,也有些说不准了。
  我倒还好,这些年遭遇的危险多了,也不在乎多这一次,可王灿一人关乎整个王屋洞天的气运,却不得不谨慎一些。

  我看了看王灿,有心劝他莫要跟我趟这浑水,但王灿看出了我的意思,立刻便摇头拒绝了。对我道,“九鼎家族为圣人而生,怎会在圣人面前,趋避矛盾?为圣人赴死,乃我辈荣幸!”
  看他态度坚决,我也不好强令他回去,沉默片刻。王灿转而安慰我道,“既来之,则安之。以咱们的实力,即便遇上阳神圆满的天师,也不是没有反击之力。况且,这里是我王屋洞天,可不是他们西城山洞天的地盘,即便有危险,也无需以性命相搏,只要坚持片刻,咱们有的是援兵。”
  我本来也只是心里略有担忧,西城山洞天究竟有无恶意还是两说,我们也无需自己吓自己。
  我点点头,拍了拍王灿的肩膀,算是答应了。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紧闭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内而外的打开,迎着灯光,一道婷婷袅袅的身影走了出来,随后在门口站定,对我说道。“是周易,周先生吧?奴婢绿芜,奉宫主之命在此等候故人,先生请随我来。”

  日期:2017-11-11 0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