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鬼吗?我这有个真实的故事》
第10节

作者: 读者唐小皮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16 12:49:14
  因为很多事急不得,加上石玉邹明几天来都比较消停,我开始闲的没事,脑子里那点小资情趣又冒了出来,泡了杯茶,随手从办公室的铁皮柜子找书,我这小民警,平时也没什么文件打理,所以文件柜慢慢成了我的书柜,一本本书挑过去,我在一本聊斋志异前停了下来,不是我想看聊斋志异,而是我想起了蒲松龄,想起了他茶水换故事。
  于是我在我负责的两个监室宣布了一项政策,管教办公室有茶水,人人都可以有,条件是带着你的有意思的故事,讲得好的,有烟抽。要知道,上面明令给在押人员烟抽,我这可是冒了风险的。
  在看守所,茶,特别是烟,有无比巨大的吸引力,它的意义不在于那点物质的享受,更多的是一个人在监室里混得好坏的表征,一个人从管教办公室出去,满嘴的烟气,他可以好几天在同伴面前牛气。所以,一连几天,主动找我谈话的在押人员络绎不绝,我也乐呵呵地每天听故事,什么东北黄皮子,贵州的放蛊女,陕西的盗墓贼,我听了个遍,这其中故事良莠不齐,多是小说上看来的,但其中一个苏城本地的,让我暗地留了心。

  说是苏城有个徐家浜,以前是个村子,但现在是工业园区范围,因为外来人口多,村子的房子多出租了出去。讲述故事的人称入所前他就住那个村子,他说他住一栋村民房子的一楼车库,便宜。奇怪的是,车库租了两年,他那栋楼却一直没见其它住户,苏城的园区可是寸土寸金,空一栋楼没租出去很是不正常,那段时间,他经常出去顺点东西,几次半夜回来,却发现阁楼里有人的争吵声,他以为有人做邻居,白天去敲门,但死寂无声,于是有天半夜去,一敲门,却又是死寂无声,再后来,就再没听到声音,但突然一天,阁楼却发生了火灾,也没人住,火是哪里来的?

  严格来说,他讲给我的不算个故事,但地点真实,我来了兴趣,正好我想练练信息化能力,我打开电脑进入租房管理系统,这些治安和刑事同行们的系统,我用起来很生疏,但还是查出了那栋房阁楼的主人,主人是个老太太,房子是拆迁补偿的,房子早就租出去,我很奇怪,不是说没人住吗?
  想了会记下租房人的身份证,换用人口系统查询,人居然因为酒驾关在同一院子的第三看,我再用交警的系统调看了这租房人的行车轨迹,多在园区外活动,每周会去徐家浜村子里那么两次,几乎全是半夜。有时车里,能看到模糊的好几个人影,直觉地认为,这人,背后可能背着案子,案子,和租的房子有关系。
  但什么案子?证据呢,通通没,总不能凭个故事,凭个猜想让第三看的人查去。我想起邹明,这小子现在该给我出点力了。
  日期:2018-04-16 13:05:36
  石玉站在办公室时,我有点困,接连几天中午都不停地听故事,反而影响了休息,我让他坐椅子上,深吸了一口气,想闭上眼养会养小会神,却发现邹明靠在椅子那里,我猛地睁开眼睛,石玉坐在那里,我一阵惊疑,却听到一声:干部,你看到我了吧,我能察觉到你刚才眼神不对。
  哎哟,难道是这两天的练气,帮我开了眼睛!我再次闭上眼望过去,没错,邹明坐石玉旁边正望着我乐。好像没有太惊喜,我点点头说,邹明,你也已经能独立离开石玉,就别藏他那里,要不我带你出去。

  别,我还不知道我当初怎么地离不开这里,所以还不想出去,而且,我还没帮你。
  我想不到我以退为进的方法挺有效,于是就也没客气要邹明帮忙去附那个租房人的身。
  日期:2018-04-16 17:37:34
  我将租房客的照片调了出来,转过屏幕给邹明看,看他点头示意记住了,我说,接下来你还和石玉一起,石玉负责回监室收点小说杂志什么的,跟我去大耳朵那边的酒驾监室换书去,大耳朵,就是那租房客。
  跟管教去别的监室换书,是件很荣耀的事,所以石玉屁颠屁颠很快就收集了监室里的一些书,一路跟我直接往第三看的酒驾监室去,中途一些监室在押人员嚷着他们有书换,石玉昂了头傲然不理,转过弯,我眯了眼瞪着邹明,我交代的记住了不,你这趟是去干嘛的,可别把人家监室弄得太闹腾!
  话再次交代完毕,我带石玉去了酒驾监室门口,照例是里面的人兴奋地挤过来挑选书籍,并对等地递出他们的书供石玉挑,最后等我检查书里会不会有纸条夹带什么的。我的心思不在这,本来换书就是个幌子,我眯了眼看邹明,他也正看我,是在等我意思表示,得到我点头示意,他从石玉身上飘离,落在酒驾监室放被子的角落里,我明白他是要趁大耳朵睡着时才上身,也就没久留,转身带石玉离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待续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