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哪些时尚漂亮的留守村妇》
第79节

作者: 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建军:“呵呵,人那能没一点追求呢,这个就是我小小的追求嘛!其实一开始我就想买一辆面包车的,可是家里拿不出那么一大笔钱,所以只好先弄一辆电瓶车来开着,嗨,这两个多月我已经找了几千块钱了呢,还有过几天就要开始打田了,今年我和我老爸轮流打田,争取赚一万块钱,再加上卖枇杷子的七八千块钱,这样就有两万多块钱了,我听我妈说家里原来还存了几千块钱。等这农忙一过,我就可以去买一辆面包车来跑出租了。”

  邹丽琼:“两三万块钱能够买一辆面包车啊,恐怕买不倒吧?”
  陈建军:“当然了,买新的要五六万,我可以买一辆二手车嘛,我听我那个开面包车的老同学说,花个两三万就可以买一辆好一点的二手车,哎,谁叫我家是穷人呢,买不起新车,咱们就弄一辆二手车来先开着嘛,等以后赚了钱就买新车,呵呵……”
  邹丽琼:“耶,军娃,看不出你小子倒是挺会打算的呢!呵呵,以后你开面包车,嫂子我坐车去城里就方便了,呵呵!”
  陈建军:“那是当然,要不了多久咱就是真正的‘的哥’了。到时候,嫂子要坐车,兄弟我是随叫随到的哦,当然嫂子坐车是要免费的。”
  邹丽琼:“免费,凭什么要免费啊,我是你啥子人啊,你是跑出租的,又不是开着耍的。”
  陈建军:“当然要免费了,因为你是我嫂子嘛。”
  邹丽琼:“我又不是你亲嫂子,和你一点亲戚关系都没有,免费无从谈起啊?”
  陈建军:“虽然不是亲嫂子,但我们的关系……”
  从此以后,邹丽琼只要在晚上觉得寂寞的时候总是会找陈见军短信聊天,通过这种方式来打发那些难熬的时光。

  没多久就到农忙季节了。
  这一年一度的农忙时节一开始,只见在广阔的田野上出现了一片繁忙的景像,所到之处几乎都能够看见村民们在自己家的田里面忙碌着。
  有些人正在收割油菜籽,枯黄的油菜杆被一片片地放倒在地,然后有人一大把一大把地抱去放在铺着的塑料薄膜上,接着有人就挥舞着专用的甩把击打在油菜穗上,于是那干枯了就油菜穗就立刻破裂开来,里面包裹着的那些细小的黑油油的或者黄灿灿的油菜籽就散落在塑料薄膜上,并且越积越多,直到堆积如小山。
  而有些人已经收割完了田里的庄稼,正在往田里放水,准备等待拖拉机开来打田。
  好多年以前都是依靠牛来操田,但后来不知道从那一年开始就实现了农业机械化,专门使用拖拉机来打田了。
  陈建军的父亲已经开了二十多年的拖拉机了,自然这个队里打田的责任就落在了他的身上,其实队里还有另一个开拖拉机的人,每年都是他们两人负责打完这个队里的田,当然如果有机会还是可以去打邻队的田。
  于是陈建军和父亲就忙活起来,因为他们家里有打田的机器。这种打田的机器是国家农机局专门研究制造出来为农村农忙时服务的,但必须和拖拉机的机头配合使用。
  这种机器有一对和现在的大货车的轮胎差不多一样大小的铁滚子,铁滚子有不少齿轮,要先把拖拉机车头上原来的一对轮胎取下来,然后再把这种带齿轮的铁滚子上在拖拉机的机头上面,然后再在后面再装一个和儿童自行车的滚子一样小的小铁滚子以及一个高脚铁坐凳,这样就是三个铁滚子支撑着拖拉机的车头。于是这样的机器就开到田里不停地来来回回的跑才能够把泥土打乱打柔打耙和,这样就方便栽秧子了。

  陈建军和父亲两人当然是雄心勃勃的了,因为这个时期正是他们找钱的好机会。以前都是父亲一个人帮人家打田当然十分累人了,现在是父子两人轮流打,这样就可以多打几个小时了。
  大概一个小时打一亩多一点田,一挑田十五块钱,一亩田是四挑就是六十块钱呢。父子两人轮流在田里打一天能够打十几亩田呢,这样就有七八百块钱的收入呢!
  以前陈建军的父亲一个人打田只能找个四五千块钱,现在是父子两人轮流打,当然打的田就多了不少,估计这农忙的十几天可以找一万块钱左右呢!
  每天清晨天刚刚蒙蒙亮,陈建军就先开着打田的机器下田坝了。开着这种机器跑得比人走路还慢一些呢,毕竟这种带齿轮的大铁滚子受到坚硬路面的的阻力太大了,而且发出突突突的轰鸣声,打老远就能够听到。不过这铁家伙一到了水田里就不一样了,简直是想怎么跑就怎么跑,真是来去自如。
  一家一户的挨着打下去,每天都要干到九点钟才回来。虽然十分辛苦,但找的钱不少,一家人心里当然是十分高兴的。
  当初邹丽琼说过要他先去打她家里的田,可是她家里的油菜籽还没有收割完呢,所以陈建军只好先去打别人家的田。不过过了两天,当邹丽琼家的油菜籽收割完了,在田里面放好了水之后,她就去给陈建军说了一声,陈建军就答应明天一早就直接把拖拉机开到她家田去打。
  因为现在他正在打别人的田,而这里还有好几家人已经在田里放好了水,都正等待着他打完了这块田接着打过去呢,毕竟这里隔邹丽琼家里的田比较远,他不可能放着这里连着的田不打,而越过去打她家里的田嘛,如果那样还不被人家骂一个惨啊!
  唯一的办法就是第二天他直接把拖拉机开到她家里的田里,从那里开始打起走。邹丽琼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就没有强求他马上开过去打。
  以前就为了这打田的事情,邹丽琼心里没有少骂过陈建军的老爸,她心里骂他是老***!因为她好几次去叫他赶快去打她家的田,她家里的人都等着栽秧子呢,可他总是口头答应得爽快,但因为要挨着轮子一块田一块田的接着打下去,所以老是拖着长时间没有去打她家里的田,虽然最后还是打完了她家里的田,但惹得她一家人不怎么高兴。
  因为天气越来越热了,越往后就越容易受晒大太阳的罪,哪个不希望早一点趁着天气还不怎么热栽完秧子了却一件大事呢。

  现在好了,有陈建军在,邹丽琼就不愁像去年一样耽搁时间了。
  果然第二天五点过一些,天刚蒙蒙亮,陈建军就直接把拖拉机开到了邹丽琼家的田里开始打田。两人曾经发生过那种关系嘛,自然要特殊对待了。
  邹丽琼吃了早饭好后就抱着娃儿走向田坝里。
  到了自己家的田边上,邹丽琼就抱着娃儿站在田坎上望着陈建军开着拖拉机打田。
  只见陈建军轻车熟路地开着机器在田里面来来回回地跑,他的脸上和衣服上都粘了不少湿湿的泥巴点点,当然脸上的粘的泥巴少,而衣服上的比较多了,特别是裤子上最多。她觉得他的这种邋里邋遢的样子别有一股帅劲儿。
  陈建军打量着邹丽琼,只见她穿着一条灰白的牛仔短裙裤,就是前面看着像短裙后面看着像短裤的那种款式,短裙裤下面是露出来的一双白生生的美腿,虽然不是那么丰圆,却相对于她那娇小玲珑的身材来说就显得比较修长了,看着她那晶莹剔透的肤色,他真的有些心猿意马了,一边打田一边回味着两人曾经在一起的那些风花雪月反对往事……

  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邹丽琼家里的两亩多田就打完了,陈建军就开着机器到旁边的一个田里接着打下去。
  邹丽琼冲着陈建军嫣然一笑说:“军娃,等晚上你回去我把钱拿到你家里来给你哈。”
  陈建军点点头笑了笑。其实他根本就不想要她家的钱,可是不要不行,因为父亲会追问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