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6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看看她究竟经历过什么,即便我知道自己要做的事业,根本就是她所经历过的九牛一毛。”
  “有什么用呢?”
  “没什么用。”我诚恳的摇了摇头,“但,我就是想知道,只有正视她,正视过去的那个糟糕的自己,我才能够走出来,不是吗?”
  “你不想在心里埋下一根刺?”
  “嗯。”
  “可你知不知道,自己选了一条很艰难的路呢。”似是在问我,又似在呢喃自语,许诺轻声说道:“如果我当初有你这份心思,没准有个人就不会远走他乡了加油吧。”
  他这话语中间,一定还隐藏着别的什么故事,可我不会去问,也没有那个心思去过问。
  “我会的。”
  闻声,许诺洒然一笑,“小雪今天下午的时候跟我聊过,她想留在这儿帮你。”
  “她还是这么选了吗?”
  “没什么不好,既然你决定走出过去,就应该接受她。”
  “是啊,可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耽误到她。”怅然一叹,我吸尽了指间夹着的香烟,“即使我们都离开了北京,可她的心里,还是向往充实而繁华的都市的就像她了解我一样,我也很了解她,她是个事业心很重的女人,留在这儿帮我,你觉着对她实现自己的价值有什么好处?”

  “你真的了解她吗如果你真的了解一个愿意为了爱情牺牲全部的女人,现在就不会来问我这个问题了。”
  猛然间,我怔在了原地。
  是啊,我们总习惯站在对方的角度去看待问题,可有谁是站在爱情的本身来思考呢?
  她留在乌镇,无异于是给我添了一大助力也是因为她留在这儿,肯定会耽误她去实现自己的价值,我是打从心底,不想看到这样一幕的。
  我们都在为对方考虑,谁又曾认真的看待爱情?
  她牺牲很多,是因为爱我不想看她牺牲前途,亦是因为爱。但,这不是爱情的本质。
  爱情的本质,应该是双方互相扶持。
  长吁一口气,我终于开口对许诺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没准用不上三个月,你就会喝上我们的喜酒。”
  “这才对嘛,回吧,在喝到你喜酒之前,我们先把今天的酒喝完。”
  “嗯。”
  回到旧时光,三三两两的酒瓶已经在那张桌子下躺下了很多,由此可以看出,在我跟许诺出去的这段时间里,那三个酒鬼又喝了很多酒。
  酒量强如杜城,已经红了双眼,嘴里在囫囵的说些什么,而文彬跟张峰也已经趴在了桌子上。
  “这俩货,不能喝还他妈非要喝这些,这么多年,都没变过。”

  “喝嗨了,很正常。”
  我费力的绕过几人,取出了两瓶长岛啤酒,递给了许诺一瓶,“真羡慕你有这样的兄弟。”
  “你这兄弟也不差啊,是个性情中人。”
  “可我的另一个兄弟,已经不是兄弟了。”旧事上心头,我不禁会想现在还在北京的孟阳会在做些什么,是在应酬酒局上觥筹交错?还是在新律所给他租的公寓中酣然入眠?
  不论哪种,都曾是他所追求的吧
  “身边人来来往往很正常,还是那句话,珍惜眼前人就好了来的,欢迎,走的,不送。看开点,就什么都不是问题了。”
  “是啊,长大了,也该清醒了。”
  “呵,慢慢修行吧,小伙子。”
  许诺举起了手中的啤酒瓶,对我示意道:“为了清醒,干杯。”

  我跟他碰了一下,“为了成长,干杯。”
  复杂的心绪,遇上纯粮大麦酿制而成的啤酒,它们开始在我的身体里迸发,所产生的情绪,就像外面深蓝色的天空,纯粹而清新。
  这一刻,我找到了自己,也是这一刻,我找到了应该走下去的那条路。
  又是在凌晨分别,除我跟许诺之外的三人,都已大醉。
  回到青旅时,房间的灯亮着,施光琦却在酣然大睡,这一幕也让我进一步认识了这个年轻人:不善交际,待人诚恳,性格偏内向,家庭条件不差,家教严明。
  揣摩一个人的心理,还是我在当律师所养成的习惯,有很长一段时间它被我舍弃,可在我知道一些关于孟阳对我的所作所为之后,我又将它捡了起来。
  我怕了,怕接触到的人伤害我,这是自我保护,也是就那件事情长的经验教训。
  微微一笑,我轻飘飘地走进了卫生间,简单洗漱过后,就躺回了床上,关掉灯,并定好早晨七点的闹钟,合上了双眼。

  “陈哥,睡了吗?”
  施光琦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本来安静的房间突然想起声音,着实给我吓了一跳,现在看来,我要重新定义一下他了,与顾灿相仿的神经质逗比。
  “下次能不能在我关灯之前说话?”

  “呃我刚醒,对不起。”
  “说吧,什么事儿啊。”
  “你明天晚上要带我去酒吧,是不是真的?”
  听见这个问题,我顿觉好笑。
  “放心,我说过的话肯定会做的。”
  “那就成,我怕你忘了,嘿嘿”
  这孩子,脑回路着实够清奇,我默然一叹,对他回道:“睡吧,晚安。”
  “晚安。”
  闹钟准时响起,我不情愿的睁开了惺忪睡眼,喉咙有些发干,我知道这是昨夜的烟酒所造成的,挣扎着起身,试图去对面的桌子上打开一瓶矿泉水。
  待我从床上爬起来之后才发现,在我的枕头边上已经放了一瓶水,瓶身下面压了一张纸条。
  “陈哥,我看我爸以前喝多了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儿就是喝水,我给你放这儿了。”

  “这小子,还真够意思。”喃喃感慨一句后,我打开了那瓶水,大口大口的灌了起来。
  喝了水,我也清醒了不少,四下看去,房间除了我这张床之外,已经变的十分整洁,应该是施光琦收拾的,他没在屋子里,大概是出去吃早餐或者体会古镇的清晨了。
  我记得他对我说过自己有轻度洁癖,作为室友,我应该尊重他这点的,于是我很勤快的把床铺铺好,胡乱的揉了一把脸,便套上恤走了出去。
  阿杜他们会在八点离开,我要去送。
  旧时光。
  与往日不同的是,今早七点多便开了门。
  我哈哈大笑着走了进去,四个人都在,正在靠窗边的位置上吃着早点。
  “吃了吗?”文彬问。
  “看他那德行就是刚起床,赶紧来吃点,一会儿跟我去送他俩。”许诺说。
  “你什么时候走?”

  “你就这么希望我走?”许诺吃了一口生煎,模糊说道:“下午的高铁。”
  “得嘞,又得送你一趟。”
  翻了个白眼,我坐了下来,吃了几个生煎后,就钻进了洗手间,此刻我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尊容。
  胡茬冒头,眼眶发黑,渐渐长长的头发,显得有些凌乱如果不是我的衣服足够干净,我都会怀疑自己是一个拾荒汉。
  摇摇头,我打开了水龙头,看着哗啦啦的清水,我低下了头,任由水流冲刷,凉水刺激着头皮,也让我彻底清醒。

  “你丫疯了吧?”
  日期:2018-10-25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