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阴阳先生那些不为人知的事!》
第90节

作者: 元気蛋包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记得那是一个星期五的早晨,我像往日一样挤着公车上班,眼见着年关将近,车上的人却依然那么多,似乎这个时代的新年已经没有小时候那么有味道了。
  我记得我小时候特别盼着过年,因为觉得特有意思,那时候的年味儿是那么的浓,一挂五百响的炮仗我能从初一一直放到十五。
  虽然现在想想那时候用鞭炮炸屎玩儿的事情确实是挺恶心的。
  车到站了,我下了车,好冷啊,我哆嗦着往福泽堂的方向走,可是大早上的却让我发现一件挺奇怪的事儿,打远看去,福泽堂的门口站着一个青年男子,年纪大概有二十五六,只见他满脸犹豫的表情,正在福泽堂门口转来转去的,却不进去。
  我不禁奇怪,这位大哥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是生意?于是我便走上去问他:“我是这店里的,你是要请佛么?”
  那男子一愣,头也没回的对我说:“不是不是,我就是随便看看。”然后他头也不回的走了,我心想这哥们儿是不是有病。大早上的扒福泽堂的门口看啥?看菩萨显灵还是看文叔斗地主啊?
  我走进了店里,发现文叔已经起床了,故事讲到这里,好像还没有详细的讲过文叔,我便在这里简短的介绍两句吧。
  四十多岁的文叔,不知为何没有成家,他在市区里有一套房子,但是平时好像不怎么住,大多数的时候,他就是住在店里。其实有时候我也挺纳闷儿的,要说这老神棍再怎么说也是很有钱了,怎么着也得趁个三四十万吧,但就是没看他动过想娶妻生娃的念头。我心想这老家伙是不是不行了,心有余而力不足?
  文叔还在安逸的斗着地主,一天玩儿几百遍都不厌倦,挺佩服他的,他见我来了,就从兜里掏出十块钱,让我去买早点。
  我欣然的接过了钱,他虽然平时骗神骗鬼一副死要钱不要命的模样,但是对我却很敞亮。特别是当他知道我天天挤公车早上没时间吃饭后,他就天天给我钱让我帮他买早饭,顺便把我那份也就带出来了,让我挺感动。

  于是我便拿着那十块钱来到了附近的早市儿,由于附近就有小区。所以这边的早市儿收摊都特别晚,我看那锅里炸的金灿灿的大果子不错,于是便买个八根儿,又到旁边卖豆浆的老太太那买了两碗豆浆。这儿的豆浆很地道,起码水兑的不是很多,我手里抓着一根油条,边往回走边吃着,心里竟然还挺满足的。
  看来我还真不是干大事儿的料,只求一日三餐温饱,做人问心无愧便是足矣,到时候再娶个老婆生个娃,一想到娶老婆这事儿我就又伤心了,难道哥们儿这五弊三缺真的就没救了么?难道我这辈子都不能媳妇老婆热炕头了么?
  正胡思乱想中,我一抬头,哎呀?你们猜我看见什么了?我看见刚才那个在店门口转悠的那小子竟然又回来了,又继续那儿转悠。
  好几次他想进去却又止住了脚步,我在远处边嚼着油条边想着,你这不是有病么?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害羞?
  可是看他好像是挺着急的,也许他真有什么事儿也说不准,于是我便擦了擦嘴边的油走了上去,他见到我后,竟然又想走,于是我便叫住了他。
  他见我叫他,便停住了,正一脸犹豫的望着我,而我此时才真正看清了他的模样,看上去挺秀气的一个男人,竟然长了一双凤眼,而且眼角上还有一颗泪痣,这是典型的小白脸嘛!
  可是等我仔细一看,却乐不出来了,因为我隐约的在他的额头上看见了一团黑气,那正是火气不旺,阴煞缠身之兆。就和前一个多月那个小胖子的状况差不多,只不过这哥们儿情况看上去要比那小胖子更不乐观。
  如果那小胖子的黑气是像乌云的话,那眼前这哥们儿简直就像掉染缸里了,看来如果不及时找出原因的话,明后天他就得去阴市领车票的样子。
  我此时还真不敢托大,于是忙问他:“哥们儿,你是不是这两天遇到什么怪事儿了?”
  他见我忽然的说出这句话后,楞了,满眼狐疑的望着我,好像对我还是不放心。这也难怪,毕竟我才这么大点儿岁数,要说我是阴阳先生的话,会有人信才怪呢。我得想个办法能让他相信我才行。
  于是我忙跟他说:“我是福泽堂文叔的徒弟,既然你能找到这里,想必一定听过他老人家的名号吧?文叔说今天早上必定会有有缘人上门,所以我便出门迎接了,刚才我说的话都是出自我师父口中的。”
  他一听我这么说,便好像放心了,他问我:“文叔……真的那么灵么?”

  我望着眼前这大哥,心里想着你这人怎么这么傻,你问我,我能跟你说不灵么?这不是自己砸自己店的招牌么?
  其实我也挺矛盾的,毕竟我不想骗他,文叔确实是个老神棍,他如果进屋的话就一定会被骗钱,但是如果我和他说文叔是个骗子的话,那就一定会扭头走掉。我虽然不想太多管闲事,但是现在正四处寻找那逃跑的女鬼的下落,在这个灵异事件已经少到可怜的城市里,我绝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灵异事件。因为这些极有可能会是我找到女鬼的线索。
  想到此处,我便和那凤眼男说:“那当然了,我们文叔可是整个哈尔滨屈指可数的高人,来吧,咱们先进屋,到时候文叔就会帮你了。”
  他听我这么说后,终于点了点头,和我一同走进了店里,文叔听到店门的声音知道我回来了,他就便叫道:“小非你咋这么慢啊?买早饭还是做早饭去了?”
  我忙大声的喊了句:“文叔!你要我接的人,我给你接回来啦,你早上算的真准!”
  正在斗地主的文叔听我这么一喊,很奇怪的转头,看见了我身旁这位面容焦虑的男子,又见我正在对他挤眉弄眼的使眼色。这是他以前教我的暗号。
  文叔果然是老油条,马上就领会了我的意思,并且进入了状态,只见他又摆出了那副高人的模样,微笑着对那男子点了点头,说道:“想不到老夫竟然算错了时辰,还以为小友会晚些才到呢,唉,看来我真是老了。”

  那男子望着文叔这副仙风道骨高深莫测的模样,就已经完全相信了刚才我的话,只见他此时慌忙来到了文叔身前,焦急的和文叔说道:“文叔,我叫谢志鹏,被我们同事介绍来的,都说您很灵,今日一见我信了,您可一定要救我啊!”
  文叔面不改色,依然很平静的对他说:“年轻人,别着急,把你遇到的事情和我说说,如果我能帮到你的话便一定会帮。”
  我拿了一个凳子让他先坐下,然后自己也跑到了文叔的身后坐下了,听着谢志鹏讲出了他遇到的怪事。
  谢志鹏今年二十六岁,是一家公司的小员工,让我感到凑巧的是他竟然和宋佳的男人一一家公司,那就是袁氏集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