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649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他暂时没有什么动作,且看陈桐的表现,以及陈功对他的态度情况,如果陈功对陈桐的表现并不满意,那么他就好再次出手,把陈桐也给拉下马了。
  办公室政治充满着暗战,何况这还是官场,陈桐原来是一名记者,到了政法委办公室后只知道做事,并没有认识到办公室内部的复杂性,于得水一开始还故意与他结好,所以,陈桐对他居然没有任何防备。
  这天,省法院给省政法委送来一份报告,正好陈桐没在家,办事人员接到这份报告后,便走到于得水那里,向于得水报告了一下情况。
  于得水慢悠悠地接过省法院的那份报告,随便看了一眼,便是感到吃惊,因为这份报告写的正是省法院执行局对省财政厅采取冻结措施的报告。
  “报告你放在我这儿吧,等陈主任回来,我交给陈主任。”于得水略是一想,就对办事员说道,办事员见状,便是答应一声离开了。
  等到办事员一走,于得水便拿起报告认真看了起来,首先这个事情让他感到奇怪,省法院搞执行工作没有必要向省政法委报告的,省政法委不会管这么具体的事情,而且执行工作已经是法院最末端的工作了,从来没有因为执行的事向省政法委报告的情况,现在却报告过来了,是什么背井?

  其次,省法院敢把省财政厅的帐户给封了,一时让他很震惊,省财政厅是省委省政府的钱袋子,封了省财政厅的帐户,那就是与省委省政府过不去啊,这是谁的主意?
  省法院的人脑袋秀逗了吗?周良脑袋发烧烧糊涂了吗?居然敢把省财政厅的帐户给封了,以后省法院不需要省财政厅拨经费了吗?
  省法院把省财政厅的帐户给封了,现在却是省政法委打报告,是想让省政法委给他背书吧?
  于得水这么一想,就感到事情重大,他想了一想,该怎么处理这个问题,陈桐不在,他现在相当于是办公室的二把手,但
  是他没有权力处理这个事情,这份报告必须要报到陈功那里才行,但是按照规定,所有文件报告呈到陈功那里,必须要有办公室主任的签字,以及分管副书记的签字,如果分管副书记能处理的事情,就不要报到陈功那里了,但是分管副书记一般来说不会擅自作主一些事情,基本上在签字之后,都会要求呈给陈功一阅,免得陈功知道有人擅自作主一些事情,而心里不满。
  于得水心里想了半天,便是想着在陈功面前再表现一番,把报告直接拿给陈功看一看,以显示他对这件事的敏感程度,说明他是有着非凡的政治头脑的。
  但是他这样做显然是越级了,不符合工作上的程序,可是如果他不越级,就不好在陈功面前再表现了一番。

  经过一番仔细的思索,于得水起身去陈功的办公室看一看,却是发现陈功没有在办公室,这让他很失望,想了一想,只好回来,便把报告锁在了自己的办公桌里。
  谁知等到第二天,陈功回来后,他因为李安康安排他有事,他就没有机会去见陈功,那份报告就是锁在了他的办公桌里,陈桐没有看到,也没有人向他汇报,所以陈功也就没有看到。
  而就在这个时候,省财政厅厅长站在了常务副省长张彬的面前,把省法院冻结财政厅帐户的事情讲了,张彬一听大怒道:“谁给他们这么大的胆子?”
  省财政厅厅长看到张彬大怒,便悄声道了一句:“听省法院的人讲,说这是省政法委让他们冻结的,他们专门给省政法打了报告了,我要求他们立刻解冻,他们根本不听,说除非是省政法委给他们重新下旨意,他们才会解冻!”

  忽然听到是省政法委让省法院冻结省财政厅帐户的,张彬的眼睛立刻眯了起来,这可是打击陈功的一个绝好机会,想了想,他便对省财政厅厅长说道:“让他冻结是的,看他能冻结到什么时候,到时候误了事,拿省法院是问。”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省法院的报告
  省财政厅厅长听了张彬的话,心里面不知他是何意,所以就说道:“张省长,如果现在不让省法院解冻的话,以后省财政厅岂不是阿猫阿狗的都来封我们省财政厅的帐户,张省长你得管一管这个事情,不能让省法院这么放肆!”
  张彬看到省财政厅长催的很急,便莞尔笑道:“老丁,我不分管政法工作,你让我去管,我怎么管啊,要不你去找林省长反映一下?”
  省财政厅长听了,感到张彬是想故意让他去找林奇反映情况,难道说这里面还有什么道道吗?
  “张省长,要不你和我一起去找林省长反映吧,我一个人去,怕林省长不重视。”省财政厅厅长想了想说道。
  张彬一听,心里想了想道:“好吧,我和你一起过去。”
  张彬想着在林奇面前给陈功上一点眼药水,所以就答应着去林奇那里,和省财政厅厅长一起反映问题。
  两人便去了林奇那里,林奇正在办公室里看文件,一看到他们两人一起过来了,心里想着是不是有什么大事,不然,他们二人不会一起过来。

  便招呼着他们两人坐下,林奇就问他们两人有什么事。省财政厅厅长就看了张彬一眼,张彬便道:“老丁,你就和林省长说说吧。”
  省财政厅厅长听张彬这么一讲,便是转头看向林奇,把情况给讲了一下。听说省法院把省财政厅厅的帐户给冻结了,林奇眉头也是紧皱,问道:“你们财政厅怎么会欠别人的钱?”
  省财政厅长道:“我们财政厅并不欠别人什么钱,是此前因为一项担保,涉及到我们财政厅下属的一个企业,法院判决我们还款,我们是认为有问题的,但是法院坚持这么判,我们就不服,所以一直没有执行法院判决,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也不能封我们的帐户,万一省委省政府要用钱,我们就没法转帐了,法院事先不跟我们通气,就直接把我们财政厅的帐户给封了,明显违规,林省
  长您和省法院的周良打个电话说一说这事吧,让他们立即解冻。”
  省财政厅厅长如此一讲,林奇想了一想,便准备给周良去个电话问一问情况,再作决定,可是他还没有拿起桌子上的保密电话,张彬就说道:“林省长,你给周良打恐怕没用,这个事情是陈功决定的。”
  冷不丁张彬这么一讲,林奇一下子愕然了,法院冻结省财政厅帐户与陈功有什么关系?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看到林奇不明白,张彬就给省财政厅厅长使了一个眼色,道:“老丁,你再讲一讲这事。”
  省财政厅厅长一看张彬让他讲,他便又把他听说的事情讲了,那意思省法院敢这么办是因为有省政法委支持,否则他们也没有这个胆量。

  日期:2018-10-25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