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61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炎龙从欧洲回来后,方春蕾去找他,希望他能经常回去看看她,说她很想他。她不相信,二十多年的相处,儿子会对她没有感情。可是,由于许飞莲和李傲雪都明确表示,不希望赵炎龙再与方春蕾来往,赵炎龙不想惹她们不高兴,所以,他嘴上答应了继母,可却根本不回去。方春蕾给他打了无数次电话,也见不到他的踪影。有一次,她实在是太想儿子了,就跑到他家看他。可李傲雪开门后一见是她,就说赵炎龙不在,可方春蕾刚才明明听到屋里传来赵炎龙的声音。儿子听到她来了竟然不肯露面,方春蕾感到寒心透了。

  方春蕾感到痛苦万分。这么多年来,她早已经把赵炎龙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儿子突然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她觉得生活一下子变得没有意思了。她没想到,自己老了最需要亲情的时候,儿子却这么绝情。她给儿子打电话,希望他哪怕一个月来看她一次。但几个月过去了,儿子却一次也没来。
  就在这种苦心郁闷之下,方春蕾一天突发急病,因为发病比较严重,虽然电话近在咫尺,但是她却根本没有力气起身去拨打电话,就在身心极度的痛苦中,她死在了自己的家中……
  哪怕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她也在盼望着赵炎龙能回来看看她,哪怕是抱着自己的身体哭上两声,她也会知足地进入地府。
  可是,她就这么一点点小小的要求都没有被满足,她慢慢地看着自己的尸体发臭腐烂,赵炎龙也没有来看过自己一次,在这种情况下,她心中的怨气开始滋生,慢慢地形成了怨魂。
  终于有一天,在怨气的影响下,她生出了杀意,别人她都不恨,就恨背叛自己的儿子,所以她决定杀死赵炎龙,可是当他真正来到赵炎龙的家,却发现那二十多年的情分根本就不是自己想割舍就能割舍的,第一次见面,她发现自己下不去手,就退回去了。
  第二次再想出手,她发现赵炎龙吓坏了,不但没有出手,还找了个毯子给睡在客厅的儿子盖上了。那日她站在自己儿子面前,看谁那熟悉的面孔,心里的柔软再次被触动,于是她又离开了。
  第三次,第四次……虽然方春蕾身上的怨气日益加重,但是她还是始终对陪伴自己二十多年的儿子下不了手。

  听着方春蕾娓娓地说着自己这些年的经历,那边的赵炎龙身子悸动着,悔恨的泪水早就把自己的前大襟都打湿了,最后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着扑向方春蕾:“妈呀,我这次真的知道自己错了,你就原谅我吧,只要你还认我这个儿子,就是现在把我带走也行啊!你活着我没有给你尽孝,就让我死了陪伴你吧!”
  大概是赵炎龙的哭声打动了方春蕾,她定定地看着赵炎龙:“小龙,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愿意死了陪着我?”
  这时赵炎龙用力地点头:“妈,这回我真的不骗你,你等一会儿。”说着,赵炎龙起身三步两步跑进厨房,然后就拿着一把锋利的菜刀跑了回来,他跪在方春蕾面前:“妈,你看着,儿子这回不骗你,马上就跟着你走!”说着,举起刀就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看到这一幕,除了王开宇,包括我在内,屋里几乎所有的人都赵炎龙的举动给吓得惊叫出声。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方春蕾的魂体一动,下一刻她就出现在了赵炎龙眼前,只见方春蕾的手一挥,那把菜刀瞬间就被打飞了出去。
  赵炎龙一愕,他抬起了那张满是泪水的脸:“妈,你怎么会阻拦我,难道你不想让我陪着你了么?”
  “不用了!”方春蕾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怜爱和温柔:“小龙,你能做到这一步,这说明你还没有把我彻底抛弃,心底还是有我这个妈妈,我已经很满足了,小龙,我以后不能陪你了,你好好过日子吧!”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奇迹出现了,我看到方春蕾身上的怨气就好像是遇到了炙热烘烤的冰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飘散缩小,只是几个呼吸之后,她身上浓重的怨气竟然就这么消散得无影无踪了。
  我强忍着心中的震撼,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用最轻微的声音对王开宇道:“真是太神奇了,一场天大的因果,竟然就这么解了。”
  王开宇也面带着笑容:“是啊,解了。”
  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在方春蕾和赵炎龙交流之后,我用送魂香把方春蕾给送走了。在她走之前,也不知道许飞莲和李傲雪是怎么想的,她们都对方春蕾表达了歉意,至于这歉意里到底有多少真实成分,我没有考虑,毕竟,即便是做做表面文章,对于一个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来说,也算是一种情感上的补偿,不是么?。
  这次事后,许飞莲没有食言,把答应给我们的劳务费如数给了我们,在走之前,我拍了拍失魂落魄的赵炎龙肩膀,语重心长地跟他说:“以后有机会多给你妈少点纸钱,没事在她灵前说说话,哪怕她听不到,你也要做,你亏欠她的实在是太多了。”
  赵炎龙点头,一个劲地说自己会记住的。

  离开了冰城,王开宇跟我回到寿山县待了几天,然后他又接到一个委托,自己去黑水市了。
  我拿着分给我的那十多万块钱,心里很沉重,我琢磨了半天,到了我们县的民政部门把这些钱给捐了县里的敬老院,就让这些钱给赵炎龙赎一点罪吧。
  多年以后,我每每想到这件事,都会考虑,生恩真的能代替养恩吗?钱真的比养育自己的亲情还要重要吗?
  我没有赵炎龙那样的经历,不过我知道,不管别人给我再多的钱财,我都不会用我的父母去交换的。
  九七年九月,我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电话里那人称自己是鹤城市某部门领导冯某某(涉及到高层领导,为了避嫌,就不说具体姓名了)的亲戚,是他介绍自己来找我的。
  我一时间有点发蒙,鹤城市我接触过的人不多,而姓冯的人某学校的那位冯校长了。难道这位冯领导是那位冯校长的亲戚?
  不过我没敢在电话里提到冯校长的名字,就问那位冯领导是哪位,怎么会认得我的。
  那人早有准备,马上给我说了冯领导的姓名,我一听,正是冯校长的名字。想到李兴林曾经说过冯校长身上的气运不错,会更进一步,没想到这还没到两年,冯校长就到了市委。

  冯校长那人我印象极好,他能介绍的人肯定跟他关系非常亲近,于是我便不跟他客套,直接问他找我有什么事?
  那人告诉我他叫白刚,之所以找我是因为自己的表姐家出了事,一家人死的死病的病,都快死绝了。
  这种事情不是打个电话就能解决的,我让他跟我说了地址,然后我去火车站买了最近的一次火车票,再一次来到了鹤城。刚出火车站,我就看到出站口有个手举着写着“叶飞”的街站牌的中年人,不用说,这人肯定和白刚有关系。
  “请问,你找的叶飞是不是从寿山县来的?”我走上前跟那人搭讪。
  那个中年人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然后向我伸出右手:“你就是叶飞?”
  我笑着点头。
  那人立刻就热切起来,用力握着我的手上下晃着,就像是多年的老友:“可把你给盼来了,走走走,我已经在一家饭店定了位置,给你接风洗尘。”

  我现在对客户的请吃早就习惯了,所以也没有跟他客气,上了他开来的桑塔纳,直接来到了鹤城市中心街区的一家装饰的古色古香的饭店门口停了车,然后对我道:“就是这里了。”
  跟着他进了饭店,这里的服务员显然跟白刚很熟,忙上前打招呼,然后把我俩引上了二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