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60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去年春天,赵炎龙交了一个女朋友,就是李傲雪。赵炎龙带李傲雪上门那天,方春蕾准备了一大桌子菜,还给李傲雪准备了见面礼,可是当李傲雪出现在方春蕾面前时,她就感觉心往下一沉。

  李傲雪这人长得虽然很漂亮,但是打扮实在是有点让方春蕾接受不了,不但头发染成了好几种颜色,大冷天的还穿着很暴露的衣裳。最让方春蕾受不了的是,李傲雪很没有礼貌,说话举止根本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跟她心目中的儿媳完全画不上一个等号。
  李傲雪走后,方春蕾劝赵炎龙和她分手,觉得这种女孩不适合他。赵炎龙却对李傲雪王八看绿豆——对了眼了,不管方春蕾说什么,就是不同意和她分手。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后来吵了起来,方春蕾见儿子为了一个外人这么对待自己,感到特别伤心。
  去年五月的一个周末,赵炎龙又跟李傲雪约会去了。午饭后,一个女人突然敲开了方春蕾的家门,经过自我介绍,方春蕾才知道,这个女人正是赵炎龙的亲生母亲许飞莲,她来看儿子。
  原来,许飞莲当年与赵天铎离婚后,很快和别人结了婚。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婚姻,她没有再去看儿子。可是她没想到自己的第二任丈夫对她十分地粗暴,虽然她已经很努力地经营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了,但是他还是动不动地就骂许飞莲,她做什么都挑三拣四地不满意,有时喝了酒后还会动手打她。许飞莲实在受不了了,结婚不到四年,就和第二任丈夫离了婚。
  许飞莲这时候也想找自己儿子,但又怕真把儿子要回来,自己就更不好嫁人了。于是她悄悄打听,得知赵天铎又结婚了,继母对儿子很好,她于是放心了。不久,有人帮她介绍了一个大他十五岁、在南方做生意的男人,对方人不错,也很有钱,并且没结过婚,两人交往了一段时间后便结婚了,婚后许飞莲去了南方生活。
  许飞莲和第三任丈夫生活得倒也幸福平静,只是两人虽然很努力,但是始终没再生孩子。前年年底,许飞莲的丈夫患肺癌去世,给她留下了几百万的遗产。此时,剩下她孤单一个人的时候,她想起了儿子,就想将儿子找回来,让他陪伴自己度过剩下的日子。于是她回到冰城,经过多番打听后,她终于打听到方春蕾的家,这才上门来找方春蕾。
  许飞莲要求很简单,就是想把自己儿子领走,当然了,作为补偿,她愿意一次性付给方春蕾五十万作为这些年帮她照顾儿子的抚养费。

  可是方春蕾和儿子相依为命了二十多年,赵炎龙对于她来说简直跟命根子一样了,如果儿子走了,她该怎么活啊。方春蕾问许飞莲:“这么多年你这个做母亲的干什么去了?你回来过一次,给过儿子一点母爱吗?现在儿子长大了,出息了,你就想来认他了,你凭什么啊?”
  许飞莲听方春蕾这么一说,心里很不高兴,说:“我凭什么?就凭我是他亲生母亲这,他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和他一点儿血缘关系都没有,凭什么霸占我儿子?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商量的,我就是要告诉你,我的儿子,我自己会找到他的,我也相信他会认我这个亲妈的。”
  许飞莲走后,方春蕾失魂落魄,不知道未来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
  晚上,赵炎龙回来了,对方春蕾说想和李傲雪结婚,他们俩有点积蓄,李傲雪的父母出点钱,如过再拿出五万,就够付买房了了。
  赵炎龙的话让方春蕾很为难,这些年为了培养儿子,她哪有什么存款啊,别说五万,就是两万也拿不出来啊。
  第二天,赵炎龙告诉李傲雪,说自己母亲没那么多钱。
  李傲雪不信:“不可能吧,你父亲总该留下点钱吧?我估计她不是没钱,而是因为不喜欢我,自己留了一手。”
  赵炎龙也不太相信方春蕾手里没钱,就说:“那我再做做她工作。”
  许飞莲通过打听得知了赵炎龙的工作单位,她把他约了出来,开诚布公地告诉他自己是他的亲生母亲。许飞莲拉着儿子的手,将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当然了,她的话都是找对自己有利的说。
  赵炎龙突然间多出来一个亲妈,感觉到难以置信,于是回去问方春蕾。方春蕾一看瞒不住了,就把实情跟儿子说了。知道了真相,赵炎龙一时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此后,许飞莲便频频去找赵炎龙,说她准备把南方房子卖了,在冰城买套房子,让他跟她一起生活。赵炎龙很矛盾,一边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一边是养育了自己二十多年的继母,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何选择。

  为了赢得儿子的心,许飞莲果断地卖了南方的房产回到了冰城,她先在现在住的高档小区里买了一套别墅,本来她让儿子结婚后和自己住在一起。可当她听说李傲雪想过二人世界时,她便提出再出钱给他们在自己住的那个小区里再给他们买一套房子。本来因为方春蕾不肯出钱而有些不快的赵炎龙,加上李傲雪在他耳边不断地说方春蕾的坏话,亲生母亲又慷慨地给他出钱买房,他突然感觉自己的亲妈确实比继母对他好。

  李傲雪得知赵炎龙突然冒出个有钱的亲生母亲,而且还出钱给他们买房,高兴坏了,鼓动赵炎龙认下亲生母亲。而许飞莲更是采取金钱战术接近儿子和未来的儿媳。今年的年初,许飞莲把新房的钥匙送给赵炎龙。这一刻,赵炎龙和李傲雪高兴坏了,抱着许飞莲一个劲地说:“还是亲妈好啊。”
  赵炎龙拿许飞莲的慷慨大方和方春蕾的小气相比较,越比越觉得亲妈和继母就是不一样。亲妈虽然二十多年没管自己,但她有自己的难处,关键时刻舍得拿出那么多钱。而继母虽然养育了自己,但是手里有钱还不肯出,与自己隔着心。渐渐地赵炎龙开始对方春蕾越来越不满。
  为了能和儿子在一起,许飞莲让赵炎龙和李傲雪把自己的别墅当成了自己家,没事就去看她,陪她散步。赵炎龙很少回继母家,只是偶尔给方春蕾打个电话,或回去取点自己的东西。
  得知儿子要结婚,方春蕾紧衣缩食准备给他们送份上万元的厚礼。可她做梦也没想到,儿子结婚根本就没通知她。

  今年三月十号,赵炎龙和李傲雪举行了婚礼,许飞莲作为男方家长出席了婚礼。婚礼后,赵炎龙和李傲雪拿着许飞莲给的钱去欧洲旅行度蜜月去了。
  三月十五号是赵炎龙的生日,那天,方春蕾准备了生日蛋糕和一桌饭菜,准备给儿子过生日。她给赵炎龙打电话,可是一直都打不通,于是她便把电话打到他单位,单位同事好奇地问她:“赵炎龙到欧洲旅行结婚了,您不知道吗?”
  方春蕾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他结婚了?”同事说:“是啊,三月十日办的婚礼,我们都去了。”
  方春蕾后来去打听,才知道许飞莲用金钱收买了儿子的心。她怎么也想不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难道真的就抵不过金钱的力量吗?难道血缘真的比养育之情更重要吗?方春蕾心痛地望着自己用大部分积蓄为儿子准备的结婚礼物,掩面痛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