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57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快,大批的丨警丨察开着警车赶到了现场,接受了简单地问讯之后,我和王开宇以及赵炎龙夫妻就等在了楼外。
  从知道那房间里发出气味的是一个死人之后,赵炎龙就开始焦躁不安,期间李傲雪说了他一句,结果随即被他给吼得不敢出声了。
  我跟王开宇凑到一起,王开宇道:“小飞,你感没感觉到,赵炎龙的情绪很不对啊!好像有很大的心事!”
  我看了那边正在那坐立不宁的赵炎龙一眼,说道:“要是我没有估计错,屋里死的那个十有八~九是他继母,即便是关系不好,那也是叫过一声‘妈’的,再说了,刚才听高大爷的口气,赵炎龙和他继母的关系应该没有那么简单,肯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隐情。”
  “你说,咱们今天追踪的怨鬼会不会就是楼里的那个死人?”
  “有可能!”
  一个小时后,一位女警朝我们这个方向走了过来,这位女警就是刚才简单跟我们了解情况的那位警员。
  “田警官,里面的死者是谁啊?”王开宇问那位女警。
  “她是那户人家的女主人方春蕾。据法医估计,她最起码已经死了三个月了。”
  “噗通。”旁边的赵炎龙腿一软就坐到了地上。
  田警官应该认识赵炎龙,她冷冷地看了赵炎龙一眼,有些鄙夷地说:“你不是他儿子么?要是不在一个城市我还能理解,但是同在一个城市,自己老娘死了三个月竟然一无所知,我还真是服了你。”
  赵炎龙脸色变幻,突然大哭:“妈呀!我对不起你啊!”然后起来踉跄着就往单元门那走。
  李傲雪见了,忙喊了声:“老公,你去那干嘛啊?不嫌乎晦气啊!”说着,她跑上前,伸手拉赵炎龙。
  “滚开!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到现在不回家!现在我妈死了,你高兴了吧!”赵炎龙用力地把李傲雪推开,继续往前走。
  李傲雪猝不及防,直接被推了一个四脚朝天,连右脚的高跟鞋都甩出了好远。
  “你这没良心的,我这是为了谁啊……”李傲雪一脸的悲愤。
  我没管赵炎龙两口子,而是问田警官:“田警官,我看你跟赵炎龙他们好像挺熟?他跟死者关系到底怎么样啊?”

  “他……”田警官脸上的鄙夷神色更重:“我当然知道他,在我没有调到刑警队之前,我曾经担任这个片区的片警来着,虽然他家的详细情况我说不上来,但是有些事情我还是知道的。”
  “田警官,那方便的话亲你跟我们说说。”王开宇凑过来道。
  不过田警官并没有搭茬,而是用审视的眼神看了我俩好半天,都把我看得全身不自在了,她这才道:“刚才你俩说是跟赵炎龙过来办事,无意中发现方春蕾死在屋里了,我看你们跟赵炎龙似乎不太熟,怎么会跑到方春蕾这来?”
  这是对我们怀疑了,我心里暗暗叫苦。像我们这种游走于民间,经常接触鬼怪得职业最不愿意跟警方接触,虽然现在国家对这方面的管理不像以前那么严,但是当着丨警丨察的面说这些东西还是有可能被斥为封建迷信给带回去问话的。

  王开宇见我一时语塞,忙开口:“田警官,我们虽然跟赵炎龙不算太熟,但是我们认得他亲妈,就是他亲妈让我俩来这里看看的。要不是这样,我们怎么可能跟着赵炎龙来这里呢?”
  田警官似乎不太相信王开宇,又转头看向我:“确实是这么回事?”
  我说:“对!就是王哥说的那样!”
  “是么?”田警官看我的眼神有些玩味,不过她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因为我和王开宇只是案发现场的发现者,跟方春蕾的死关系不大,田警官用本子详细问了我们发现方春蕾尸体的经过,让转身离开了。
  因为这件事,我和王开宇找寻怨魂的时间向后推迟了一天,第二天,我们再见道许飞莲的别墅见到这一家人时,我们发现此刻的赵炎龙,两只眼睛都是红肿的,虽然没什么,但是眼神里那种浓浓的悔恨之色,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
  感觉到不对,我们便跟他们一家打听死者的事,可是这一家人表现的都很怪,说话总是吞吞吐吐的,似乎在极力隐瞒着什么。

  他们不说,我们一时也没有办法,我跟王开宇商量了一下,便让赵炎龙领着我们再次来到了方春蕾的家。
  昨天丨警丨察采集完证据之后,在方春蕾的大门上贴了张封条便撤了,到了门口后,王开宇没管那事,伸手就给撕了,让赵炎龙打开房门后,随手掏出了一张符纸,看了几息之后,对我道:“不用猜了,那只怨魂就是死掉的方春蕾,小飞,你想法把她定住,然后咱们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很简单,我连困灵阵都没布,直接用引魂香就把方春蕾的怨魂给拘了过来,见方春蕾魂魄完全显现,我点燃了通冥符,开始问方春蕾事情的经过。
  不想方春蕾却一句话都不说,只是那么静静地站着不动,虽然她不说话,但是她却给我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奇特感觉。
  因为她的魂体已经彻底显露,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她身上的怨气围绕着她起起伏伏。

  在方春蕾魂体彻底显露出来后,赵炎龙就跪在她面前大哭不止,看他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李傲雪口中说的那样感情不好。
  过了一会儿,王开宇终于开口了:“尘归尘,土归土,自古阴阳不同路,你既然死了,为什么不入地府,还在阳世间游荡?”
  过了好半天,方春蕾的魂体在叹了一口气之后终于开口了:“我为什么不走,我当然在等一个人,那个人不回来,我怎么能走得了。”
  一听这话我就知道她这是陷入等人的执念了,不过我心里也纳闷:“就是你要等的人一直不来,也不至于生出这么大的怨念啊!”
  于是我问她:“你要等的是谁?你说出来,我可以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方春蕾突然哽咽起来,她哭着道:“我在等我的儿子!”
  等他儿子?
  我一愣,难道方春蕾还有自己的亲生孩子?

  正在我愣神的时候,赵炎龙哭得更大声了:“妈,我来了!你看看我,我就在这啊!”
  不过他哭得大声,方春蕾却好像根本就没听到,依然在那哽咽哭泣,那种发自灵魂的悲怆我站在旁边都感觉心里发酸。
  见方春蕾不回答,我只好把目光转移到哭得像一个泪人般的赵炎龙身上:“赵公子,你先别哭,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赵炎龙也是光哭不回答。
  我见这一人一鬼这副模样,气得只想骂娘。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说话声:“我已经听了半天了,要不我跟你们说一下事情的大致经过吧!”
  我回头一看,说话的那人是对门的高大爷,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没有把门关死,要不然高大爷也不可能从门缝里听到这些事。

  “高大爷,你知道这里面的事?”见事情有了突破口,我和王开宇都很高兴,王开宇赶紧掏出烟,递给高大爷并给他点上。
  高大爷往方春蕾跟前走了两步,不过他没有露出一点害怕的神色:“方大妹子,你还认得我不?”
  方春蕾慢慢地停止了哽咽:“高大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