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阴阳先生那些不为人知的事!》
第76节

作者: 元気蛋包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又问我:“你想过你吃的那些动物也是有父母兄弟的么?”
  听完她说的这句话,我沉默了,它问我这些的含义到底是什么啊?想问我有没有为那些家禽着想?那些家畜家禽天生不就是我们人类的食物么?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
  她见我摇头,竟有些情绪激动的说:“你们可以肆意的吃我们动物,那是因为你们如果不吃我们动物,你们就无法健康的活下去,那你想过没有,我们夜狐也是这样,如果我们不把小孩寄生到你们人类身上,我们就会绝种!你嘴中所谓的正义,其实只是指你们人类自己吧!其实你们人类比任何生命都要自私!”

  我忽然间沉默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它。
  她见我不说话,便继续的说了下去:“那么你所谓的替天行道,到底是替的哪个天呢?什么是天?是你们人类自己么?你们的替天行道就是不允许你们之外的生物有存活的权利么?你如果不救那个小孩,他就会死,可是你救了他,我的孩子就会死。这,就是你所说的正义么?”
  不知何时,风停了,雪却依然在下。
  天地之间忽然变得很安静,母夜狐那近似嘶哑的话语穿透了我的耳朵,在我的脑子里久久不能挥散。我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给重锤了一下似的,让我暂时忘记了寒冷,忘记了恐惧。
  是啊,我们平时餐桌之上不知牺牲过多少性命,人的一生到底吃过多少肉,是我们这辈子唯一记不清楚的事情。难道那些被我们吃掉的动物就没有兄弟姐妹,没有父母么?都说上天有好生之德,万物平等而论。可是如果万物真的是平等的话。
  那我们为什么就可以吃掉它们呢?为什么我们还吃得如此理所应当呢?
  是适者生存么?是实施者生存这条大自然的法则么?是因为我们强大,我们就可以吃掉它们么?
  那如果是比我们还要强大的东西想要吃掉我们,这也理所应当么?不,凡是威胁到我们人类生命安全的,都是危险的所在。都是邪恶的所在。
  难道这就是我们人类平时总挂在嘴边上的‘正义’?
  为什么这种‘正义’是这样的脆弱无力??
  佛经有云:人无善恶,善恶存乎尔心。
  可是有时候善与恶,真的是我们这些凡人所能评定的么?
  而什么是善与恶?
  我不吃你,我便会死,而你不吃我,那你也不会活,你我之间,孰善孰恶?
  难道就没有两全之法么?我望着眼前的三只夜狐,它们和我们一样,同样有感情,有家庭,难道我真的还要为那牵强的‘正义’而消灭它们么?就因为它们是妖怪?
  就因为它们不配生存在现在这个年代么?
  我实在想不明白,也无法再为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可能这件事,那些伟大的哲人都不曾想明白过,而我只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倒霉蛋儿,我知道,这些事我即使是想破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的。

  于是我只能摇了摇头,对它说:“对不起,这件事……我也无法回答你,我只是不想看到任何生命受到伤害。”
  那母狐见我这个阴阳先生竟然对身为妖怪的它说“对不起。”它显然也很惊讶,这时坐在石头上的小夜狐忽然全身开始颤抖了起来。他手中死死的掐着那个已经栋硬了的小麻雀,身上紫褐色的血管开始慢慢的变淡,那公夜狐见了,马上把雪地上那个发光的东西捡了起来,那是一块像是树皮一样的物件,那公夜狐拿着那东西慢慢的在小夜狐身上摩擦。小夜狐的颤抖慢慢的轻了起来。
  那母夜狐悲伤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孩子,然后转过头,我发现这个妖怪,它的眼睛中竟然喊着眼泪,它对我摇了摇头后,说:“太晚了,阴阳先生,一切都太晚了,我的孩子还没有长成,离开了宿主这么久,已经没救了。它最多只能活三天了。”
  要是在一个小时之前,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定会十分的高兴,这害人的东西终于要死了,而现在,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仿佛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那母狐望着我,凄惨的笑了,她的笑声在这片树林之中显得那样的苍凉。她对我说:“阴阳先生,你也不用太过自责,这一切都是命运,命中注定,我们妖怪和你们人是正邪不两立。但是现在,谁正谁邪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让我最后问你个问题吧。”
  如果你的孩子被杀了,你会怎么对待你的仇人??
  我望着它,此时心中百感交集,看来我们还是摆脱不掉所谓的命运,我们不过都只是命运的棋子罢了。而我们的命运就是决一死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可是此时,我却实在没有心情全力一战,因为我不知道此刻的我要用什么理由来和它们战斗。要知道,妖怪如果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它们没有类似于阴市那样的归宿,只能是形神俱灭。

  那母狐望着我这副模样,它随手一甩,十只长长的指甲便长了出来,她对我喊道:“动手吧!!你刚才不是还说自己是正义的么?只有最后活着的人才配讲正义!!你不用顾忌我刚才的话,咱们本来就是敌人,来吧,如果你今天杀不了我们。我们夫妻明天便到城市中大开杀戒!!!”
  听着她近乎于嘶喊的声音,我心中又是一愣,是啊,我们本来就是敌人。而且,所谓的正义恐怕真只是属于胜利的那一方。我始终还只是个凡人。
  凡人都是自私的。如果我今晚不杀了它们,我死了以后,哈尔滨也将不会太平了,会有更多无辜的生命遭到威胁,我不能再让悲剧上演了。
  我苦笑了一下,我必须战斗。
  为了保护我的家园,为了保护我们这些自私的人类。但是我现在觉得,我并不是为了正义了。因为那种东西,如同镜中花,水中月,只不过是属于胜利者的金冠而已。
  此刻仿佛没有了恐惧,也没有了寒冷,我从挎包中掏出了一张符,皱紧了眉头,用嘶哑的声音对它喊着:
  “来吧!!我们决一死战!!”

  隐约看见那母狐竟然好像无力的笑了一下,然后便十分快速的向我扑来。我迅速的举起了一张‘丁已巨卿护体符’大喊一声“急急如律令!!”
  在它六丁阴神的符力弹开的同时,我迅速的用那还满是伤口的左手食指在用掌心画了一道甲午玉卿破煞掌心符。可是我刚画完最后一笔的时候,就感觉到后背一阵钻心的疼痛,我没有多想,转身就将掌心轮了过去。
  是那只公夜狐,它见自己的妻子动手了,自己也就绕到了我的后背给了我一爪子。我感觉到后背此时冷飕飕的,而且还钻心的疼。用左手探到后背上一摸,还好我穿的厚,只是皮外伤,不过羽绒服连同里面的衣服已经被抓了好几个大口子,冰冷的寒气不长眼睛似的往里钻。我暗道不好,如果不快速的解决战斗的话,只怕还没被它们杀死前,就完全有可能被冻僵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