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7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笑了笑,“是吗,那也是从前,过去的事不提,他对我什么样,我心里有数。”
  黎太太点头,在她额头上轻轻戳了戳,“你有数就好。”
  她随后被一伙太太拉去打牌,万宝珠捏紧了手上酒杯,目光又一次落在乔苍身上。
  远处歌舞升平,繁华锦绣,乔苍被拥簇在众人中央,谈笑风生眉眼温润,这流光,这霓虹,这斑斓,这璀璨锦绣的皎洁月圆之夜。
  他总是一尘不染,风华俊秀,迷得她睁不开眼。
  只是,他当真那么心狠吗。

  是灯光太美,还是她心底的梦,这场风月之事太诱人,那丝窒息感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拉了拉裙摆,谁没有邪恶的一面呢,他原本就活在跌宕风云里,他要是平淡无奇,她也不会喜欢。
  她升起一个大胆的念头,她都觉得惊心动魄,她踌躇许久,咬了咬牙,将手上的酒杯朝桌角轻轻一掷,犹如一缕虚无缥缈的魂魄,从角落处游荡出来,未曾惊动旁人。
  乔苍这一晚受敬了许多杯酒,他原本可以推辞,却偏偏来者不拒,推杯换盏间,摸透打下不少人脉。他自身势力不小,能耐也大,又做了万爷的准女婿,自然前程似锦飞黄腾达,巴结他的人排到了城门楼,他需要这些人的巴结和拥戴,从他们身上狠狠捞一笔油水,直至榨干为止,广东黑道已经三足鼎立,不是那么容易C`ha 入的,他必须拿出玩意儿才行。
  万爷打点稍晚离开的宾客,乔苍一一告辞后,从宴厅内先行一步,他迈上回廊,一个眼生的小厮从角落现身,横在他前面,“乔公子,小姐有事找您。”

  乔苍抬手捏了捏眉心,宿醉之意愈发强烈,此时他的酒量还未曾在这江湖纷争应酬结党中练出来,匆忙十几杯过喉,喝得又快又猛,脑袋禁不住一阵阵晕眩,他随口打发,“明日再说。”
  他说罢要走,小厮将他拦住,“小姐知道您应酬劳累,若不是事情重要,怎会不体贴您。她还在阁楼等您,怕是您不去,她都睡不好了。”
  乔苍右手从眉目间撤离,睁开有几分混沌倦怠的眼眸,“备车。”
  小厮笑着弯腰,“早备好了,大理石砖路滑,乔公子您慢行。”
  穿过这条张灯结彩的回廊,走出酒楼,屋檐下凉风瑟瑟,天气正是最荫沉,星辰隐匿,月色尽失,酝酿许久的暴雨在电闪雷鸣后倾盆而落,厅内人声鼎沸,言笑晏晏,厅外大雨滂沱,一片颓唐。
  小厮撑起一把黑伞,置于乔苍头顶,八名保镖左右护驾,将他送上车,乘坐第二三辆紧随其后,直奔万府浩荡驶去。
  隔着被雨水洒满的玻璃,一滴滴坠落,氤氲,幻灭,涂上一层朦朦胧胧雾气,车灯自街角闪过,停在了一处,便熄灭了。
  小佣人放下帘子,关了灯,抿唇笑着,低头退出房间。
  小厮一路撑伞护送,将乔苍带至阁楼门外,他进入后,立刻收了伞,麻利甩去上面的水珠,竖在墙角下晾干,也无声无息跟上,八名保镖抬头看了一眼,心中嘀咕,可想着那是未来嫂子,都没吭声。
  门虚掩着,里头很静,只有偶尔雷电传出的闷响,乔苍敲了敲,无人回应,他问了声你在吗。仍是死寂。
  他迈入,抵在门上,朝四下张望,室内黑暗至极,窗帘也合拢,连一丝微光都没有,乔苍不由蹙眉,万宝珠这年纪的姑娘最娇,怕黑怕雷,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她或许不在。
  他转身离开,手触及门把,刚一拉,脸色便沉了下来,竟然上了锁。
  他隐隐感到不妙,正要发力击碎这只锁,身后一面轻飘飘的白纱,被风吹起,拂过他身体,拂过他衬衫,在纽扣处被缠绕住,停留了数秒,又自行脱落,下一刻肩膀忽然落下一只手,这只手花香浓烈,芬芳馥郁,白皙温热,似乎刚刚洗过,在水中浸泡许久,指头甚至有些微肿。
  这只手的抚摸,娇弱而缠绵,令乔苍所有动作一刹间停了下来。
  浴室池中的水被穿堂而过的风声激起,荡漾层层涟漪,哗哗作响,他身体绷得笔直,任由那只手从肩膀滑落到前面,贴在他胸口平坦的汝头上。
  指尖透过纽扣相隔的缝隙,试图C`ha 进去,紧挨皮肉,乔苍一把握住她纤纤细腕,干脆利落转过头。
  白纱袂角肆意飞舞,她从未如此性感过,湿淋淋的秀发淌着水珠,滴落在乔苍掌心和骨节,他错愕两秒,明白了她将自己诓来的企图。
  万宝珠被他这样注视,逼仄的狭窄的气氛中,她不敢辨别他目光内到底是火热还是什么,她只觉得面红耳赤,好像始终紧密包裹着她的荷包,被忽然褪去,露出她葱白不加掩饰的肉体。
  乔苍稳住情绪,不动声色松开手,抻平衬衫被揉捻出的褶皱,“你找我有事。”
  万宝珠说我熬了粥,等你的时候凉了,晚上见你一直饮酒,也没吃上几口东西,怕你饿着。
  他语气波澜不惊,无喜无怒,“我不饿。”又顿了顿,“只是有点渴。”
  她笑着说你等下,我去倒杯水。

  万宝珠回身往窗子前的桌上斟茶,乔苍支开她,鹰隼般犀利津锐的目光在房间内梭巡,夜色深重,冷静下来倒是看得更清楚,以他混黑道对江湖中人路数的了解,这屋子没问题,不是什么计谋陷阱,只是万宝珠自己的主意。
  他稍稍松了口气,在他大功告成之前,万鹏绝不能对他起疑,否则这事就不好办了。
  万宝珠端起茶杯走回,他装作宿醉,呼吸粗重揉捏太阳x`ue ,整个人疲倦不堪,半真半假的模样,成功骗过了她,她丝毫不觉得他有什么不对劲,她打开茶盖,递到他唇边,他托住杯底喝茶,她凝视他唇边残留的水痕,试探问,“你稍后还有事吗。”
  他回应没有。
  她心里欢愉,脸上笑容也藏不住,“都凌晨了,我想你也该休息,不然身体怎么吃得消。”

  她说着把茶杯夺过,“喝浓茶失眠,你来了我高兴,把这事儿忘了。”
  她放回桌上的同时,乔苍五指捏紧门锁,腕子一沉,力气汇聚到指尖,嘎嘣一声,门锁四分五裂,连金属锁芯都碎了。
  他背对她,沉声说,“茶水喝过,不留了。”
  他作势要开门离去,万宝珠哎了声,顾不得女儿家的面子和矜持,仓促追到他身后,手拉住他衣摆,“外面雨那么大,路上不好走,你不如留下住一晚,反正在哪里都是休息,省得折腾。”
  乔苍不着痕迹蹙眉,她亲口哀求他留下,他自然明白意味什么,一个含苞待放,一个血气方刚,他碰与不碰,万府的人一旦知晓,势必流言四起,议论纷纷,道上很快就会风雨欲来,倘若执意离开,也会使万宝珠多心,她是根基,是纽带,是垫脚石,她的动摇对他大计极其不利。
  日期:2017-12-13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