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7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茶水烫口,也有些苦,万爷尝过一点便再不碰,只是托在掌心焐手,“我的女儿宝珠,对你很有意。”
  乔苍不语。
  他又笑说,“她心高气傲,性子刁蛮,又很胆小,我日常管她管得严,难得有她看上眼的,她这几晚天天到我书房送茶,张口就是提起你,知女莫若父,我替她探探你的心意。”
  乔苍步步为营,半点纰漏不出,稳扎稳打,这一日到来,比他想象中还早了一些,他语气没什么波澜,“我愿意照顾她。”
  万爷眉梢一挑,笑容凝了两秒,又恢复如常,将手边的茶盏轻轻一合,“你对自己的去留,做得了主吗。广东那位,不让你和我来往,我的女儿,他能许吗。”
  乔苍手臂间刚刚添的新伤,包扎得很仓促,有微微渗血,他凝视那些血点,“我原则有三不,一不动义父的人,二不害义父的命,三不毁义父的声誉,只要万爷不逼我与他为敌,我就做得了主。”
  鸦雀无声良久,万爷忽然笑着说了句,“很好。”
  他对这个回答极其满意,他脸上接连几个小时密布的荫云,此刻驱散得干干净净,换而一副万里无云,笑容满面,“阿苍,你的情义,胸怀,忠贞,都让我很欣赏,我把女儿交给你,也能放心。”
  常秉尧远在广东,又被乔苍封锁了福建的消息,他所有的人脉,可拉拢的被乔苍收归麾下,不可拉拢的,也都相继生死不明,他根本无从得知漳州的事态,更想不到自己的接班人已经彻底撕下面Ju,倒戈向他的仇敌一方,这么快准狠,不给他留丝毫喘息应对的余地。悄无声息伺机密谋惊天棋局,连他和万爷都成为了棋盘上一子。

  六日后的周末傍晚,万爷在望海楼办了几桌酒宴,打算为乔苍铺一铺福建黑白两路的关系,他作为主角压轴,万爷带着万宝珠先一步出现在宴宾厅,片刻后,乔苍的车队停泊在门外,八名保镖簇拥他进入,与招待四方来客的万爷汇合。
  这一场筵席,谈不上盛大瞩目,却很务实,来了各方名流,官场人士少,商场与帮派居多,总共百余人,有些携带了太太出席暖场,都围着万宝珠,似乎是旧相识。
  副席位的一桌男客,都是道上人物,有头目,有堂主,更有云南海口的二道贩子,在厦门做生意混出了脸面,福建地盘上,万爷一句话,不敢说众人呼应,可不赏面儿的,一定会惹麻烦。
  其中一个盯着不远处的乔苍纳闷儿,“哎,万爷不是与北码头的泽哥关系好吗,怎么乔先生出现在这里。”
  啃凤爪的蛇头把骨头渣吐出去,一手抹嘴,一手端着酒杯回身瞧,“乔苍在漳州风头无两啊,小小年纪玩得大,道上谁不看好他?这世道有本事就吃香,泽哥哪比得了他,那可是广东根正苗红的长公子,常爷捧着的。”
  男人蹙眉,“说起常爷,万爷和他结下了梁子,怎么还和他搞到一起,难不成南省的格局又要洗牌?”
  蛇头目光幽森,脸上的纨绔之色渐渐消失,“如果再洗牌就不是这些老家伙垄断的天下,乔苍要占据一席之地了。我把话撂这儿,你看准不准。”

  他们口中议论纷纷的泽哥,带着一伙人马才解决了老铺儿的帮派纷争,姗姗来迟,在漳州除了万爷,泽哥面儿最大,比王世雄的架子混得硬,管家立刻将他迎到主桌,他门儿清今天来为了什么,目光直白而干脆定格在乔苍英俊深沉的面孔,他看得出,这狼崽子的眼睛里,是压不住的赤红色的欲望,对,压不住,万爷,这世上的任何人,都压不住。
  可他不能说,当局者迷,万爷要捧他,外人就算看出,这不是反哺的乌鸦,而是反噬的祸害,也没法开口。
  他咧开嘴笑,“这不是广东来的乔公子吗?”
  万爷递给他一杯酒,“阿苍往后在福建混,我也这把年纪了,还能支持他几年,方老板可要多关照,别为难他。”

  阿苍。
  众人皆是一怔,纷纷对视一眼,拿不准情况,泽哥扬起唇角,“那是一定,凭我与万爷的交情,你委托我照顾的人,我自然不遗余力,只是我不解,常爷闹了一出火烧码头,整个福建都传遍,万爷跟头栽得这么狠,莫非胸襟宽广,容人不义了?”
  万爷提起这事,仍恨得牙痒痒,何止是栽跟头,简直成了笑话,广东边境布满常秉尧的层层眼线,道上人一旦露头,不论哪方的,都会追踪到底,万爷想去他地盘上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只怕双脚刚落地,风声就谢露了,非但生不了事,还会被反将一军,控制的死死地。
  他只能静待时机,一击制敌,不过能够夺得乔苍,结下这门亲事,当然也就为自己所用,常秉尧失去一员猛将,也算扯平,乔苍的价值与分量,可不是两艘船能比的,二十艘船他也甘愿换。
  万爷冷笑,“他不仁,和阿苍无关,冤有头债有主,这笔帐我来日一定会清算。”
  衣香鬓影的深处,太太们从舞池内走出,香汗淋漓,说笑着去拿酒,万宝珠倚着汉白玉的柱子,时不时踮起脚,视线穿过喧闹的人海,穿过五光十色的空气,穿过有些遥远的距离,追随着乔苍,他自始至终也没有回头看向这一边,她看得痴迷,眼前忽然闯入一张脸,盖住了乔苍的身影,在霓虹下闪烁,波光粼粼,她有些失去焦距,好半响才认出是黎太太。
  她仓促退后,方才她寻寻觅觅,痴痴傻傻的样子,被外人瞧了去,她想到这里面颊羞红,嘟囔了声,“黎太太您过来,怎么不出声呀。”

  她伸出一根手指,卷起满堂的兰花香,“万小姐那是瞧谁呢?”
  她支支吾吾说在找父亲。
  “哟,合着连我也瞒,白看你长这么大。你父亲都和你黎伯伯说了,把你许给乔先生。等你再长一两岁,就过门。”
  万宝珠心口怦怦直跳,“父亲说的?”
  黎太太嗯,她举起酒杯,似笑非笑饮着,“乔先生可是少年英才,这门亲事我和你黎伯伯都很看好。只是有一样,他年纪轻轻出人头地,心思势必狠,你这傻姑娘,可得留个心眼。”
  万宝珠慌乱无措,又有几分害羞,仓促搅动手指,“他对我很好。”
  “我也没说不好呀。但我得提醒你,东码头的王世雄,曾往他身边安排过一个女人,叫什么我不记得,似乎姓柳,乔先生察觉后,硬生生不念旧情,把她送给手下人差点玩残了,隔天送去红灯区做低等**,到现在生死未卜。”
  乔苍的凶残,无情,万宝珠听说了,她甚至也偷偷打听过,那些人说什么的都有,不管他多么可怕,多么凉薄,都遏制不住她对他一往情深的念头。
  她出神望着脚下,这双鸳鸯戏水的鞋子,是一早他手下送来阁楼的,江浙一带最好的剌绣呢,她格外喜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