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7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书记认识胡丽丽是谁,可是绝不会为她说话。富春生对胡丽丽的态度,即便是陈九江这样县政府新人都知道,面热心冷,不信任。
  这才多久的时间,胡丽丽就成功的改变了她在富春生心目中的形象。这特么太神奇了吧。陈九江认为,这个世界上最容易改变的就是一个人的想法,最难改变就是一个人的思想。富春生对胡丽丽的观点根深蒂固的如那即将枯死的老树一般,凭啥就会一夜之间截然相反呢?
  陈九江想来想去,最终将原因归纳到了钱上。作为银行信贷部主任的老婆,胡丽丽家里最不缺少的就是钱。她用钱和权利做了一次完美的交易。
  陈九江使劲的按下了嘴巴说道:“无论县长怎么决定,我都会坚定不移的支持你的决定。”
  富春生笑着伸手点了点陈九江道:“你呀你,看看你那表情吧,怎么满是惊讶啊?对你说吧,我可不是于向荣,搞独裁,搞个人主意。我这个人是很民主的。”

  陈九江笑着说道:“我可不是反对县长的用人,更没质疑胡丽丽的能力。而是没想到县长这么快就定了下来。”
  “呵呵,不真诚。正如你说的那样,胡主任是老人了,来来往往都很熟悉。做起事情来也滴水不漏。还是用她吧,免得影响了工作。”
  领导要用人,什么脸上麻子腚上疮,胳肢窝里点蚊香,什么什么都是理由。
  陈九江到了这个时候可不敢多嘴。再提出异议来,就表示了对富春生决定的反对,对胡丽丽升职的不认可。现在弄明白富春生的决心就好了。他笑着说道:“我也觉得胡丽丽是最佳人选。还是县长慧眼识金啊。”
  “我这个人,就是一点好,唯才是用。不像某些人,开个人事调整的会议,结果副书记一个都不知道。你说这个正常吗?不正常。这不是组织正常的工作程序,也不是健康的组织生活。这在民主生活会上,我会提出来的。”于向荣气愤的说道。
  陈九江心想你就装吧,若不是你和于向荣背后手牵手,今天的常委会能开的波澜不惊吗?绝对不会。现在特么想起来当好人了,老子可不能上你的当。
  你是县长,资格老嘴巴大,想说什么说什么,想怎么说怎么说。这些话若是从我的口中传了出去,只怕立刻就会刮起三丈的大浪将我打的船翻人毁。

  于向荣见陈九江不接话,只得接着说道:“九江啊,今天你也见识到了。常委会上不平静啊。它不再是小河沟,而是一条真正的大河。任何一个人想要单枪匹马肆意驰骋,都是不可能的。我们需要同心协力,同仇敌忾,才能保证县政府工作顺利的开展啊。”
  结党是常委会的必然,任何一个小人物想要顺利的成长起来,都需要有棵大树遮风挡雨。陈九江也不例外。他干脆利索的说道:“县长,我是县政府班子的一员,当然胳膊肘不能往外拐。什么时候都会维护县政府的利益。”
  不管陈九江说的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富春生都很高兴:“对了九江,今天还有个事情,要和你说。城建这块本来是小秦负责的,可是小秦要去学习,还是你先接过来的好。”
  陈九江和秦时月一样,都是先上车后补票。不同的是,秦时月的老板好,随时将票准备好了,给他在市委党校找了一个一个月的培训班,让他镀金去了。
  陈九江也想去镀镀金,可是领导说,就特么一个名额怎么去两个领导呢?再者说了,你俩都是副县长,若是都去了,县政府的工作还开展吗?所以陈九江没办法,只得留下来,继续工作。
  陈九江惊讶的道:“县长,这个不合常理啊。这样的短期培训班,是无需要调整工作的吧?”
  富春生翻了一下眼,没好气的说道:“这是人家小秦主动要求的。说是怕耽误了县里的工作,所以请你代劳。”
  秦时月是这么说了,可是不是请陈九江代劳,而是请县长代劳。富春生不想接他的招,又不想大权旁落,思索再三还是交到了陈九江的手中。
  陈九江点了点头说道:“得,看样子咱们秦县长是遇到什么难处了。说吧,县长大人,这是要我堵什么枪眼呢?”
  “你呀,就是个猴子。于书记当县长的时候,就许诺了要在城东兴建一条跨河大桥。现在他都当了书记了,大桥还没有建起来。这不,开发商们急了,找到了秦时月。小秦去了市里几次,没有搞定,就想着撂挑子了。”
  俗话说的好,参谋不带长,放屁也不响。副县长不带常委,在开发商和下面的领导们面前说话就不那么硬气。再加上富春生明着支持,暗中拆台,搞的秦时月没了脾气,只得将这块蛋糕丢了出去。
  富春生见陈九江犹豫,没好气的说道:“九江,你小子就别挑三拣四了。谁不知道城建是块大肥肉啊。何志章那小子可一直红着眼睛,想咬一口呢。”
  陈九江苦笑着说:“既然县长这么说了,我就帮你老人家守住阵地。”
  富春生道:“放屁,那是秦时月送给你的,就是你的阵地,你还是想办法去架桥去吧。不要给老子添乱就好。”

  说完富春生站起身来,就往办公桌走去。陈九江知道这是谈话结束的前兆。他急忙也站了起来说道:“县长大人明鉴啊,咱们大河县的大桥可不是那么好建的。远的不说,就说于书记和秦时月都没建成,我能建的好?所以还是要县长大人您支持的。”
  富春生坐到了椅子上,头也不抬的说道:“老子对你陈九江,什么都支持,就是口袋里没有钱。所以关于建桥的事情,你还是自己去想办法吧。”
  陈九江道为难的道:“我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县长,您看能不能换人?”
  “换个屁,赶紧想办法去吧。”
  陈九江心说想个屁。有些事情是可以想方法的,有的事情却没有办法,比如钱的事情就是如此。

  大河县为了改扩建——建设新城区改造旧城区,财政早就闹了饥荒。于向荣上台之后,顺应时代之风,想要撤县建市,配套上了一批项目,又烧了大把银子。
  撤县建市首先一条就是财政上必须有结余,不但如此,结余的数字还要非常漂亮。否则到了市里就一票否决了。你都穷的穿不起裤子了,还来凑什么热闹呢?
  这可怎么办呢,兜里没有钱,你不能硬说有吧。事实上,这个真的可以有。于向荣发了话,富春生动了手。于是账面上就躺着用不完的钱。
  账面上的钱就是个数字,多一个零蛋,少一个鸭蛋,都没有关系,有关系的是发工资。不能让吃财政的同志们拿着工资小本到老富这来印上几个蛋吧。即便你印上了,卖菜的商贩也不认账啊。所以于向荣又想了招,他从银行借了钱发起了工资。
  日期:2018-04-17 06: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