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63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与张瑶之间的爱情就是如此,即便我已经明白了一些稍显浅薄的道理,但,我们终究成了彼此的过客。不论她在心底感到怨恨,亦或其它什么情绪,我都会接受,也只会接受。
  至于弥补呵,我没那个资格。
  漠然一叹,我抽出了烟盒中的最后一支烟给自己点燃,刚刚吸了一口,身旁坐着的王雨萱猛然发难,她很用力的扯过我的左手,一把就将夹在指间的香烟夺去,随之扔在了地上,恶狠狠地将它踩灭。
  “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吗?”她语调一转,揶揄道:“还是说,那个约定已经做不得数了呢?”
  “呵”
  我笑了笑,没有立刻给她答复,怔怔地盯着那颗已经熄灭,被我赋予了一些特殊意味的香烟出神,不知过了多久,才开口对她说道:“想不到你还记得。”
  “有些事儿就是这样,一经想起,便会念念不忘我永远记得那个夜里的陈二驴,也会永远记得你答应过我的话。”
  “可惜我没有戒掉烟。”

  “那至少在我面前不要抽。”顿了顿,她加重了语气说:“这是底线。”
  “嗯。”
  我轻轻点了下头,算是应下了这个承诺。
  “记住了,这可是你自己愿意的,我并没有逼迫你。”
  “对,我自己愿意的。”

  “二驴真乖。”
  “”
  见我没有开口,她接着问道:“你刚刚说商业街那边有卖甜筒的?”
  “现在就想吃吗?”
  “当然了,这么热的天气,吃上两个甜筒一定会很爽。”
  听她这么说,我想都没想就站了起来,“跟这儿等着,我去给你买对了,你得告诉我,你的口味是什么。”
  “才不要,等你拿回来都得化了。”
  “那你想怎样?”
  “当然是我跟你一起去呀”

  王雨萱笑嘻嘻的蹦了起来,旋即挽起我的胳膊,冲着前面指了指,“出发!”
  两支胳膊亲密接触,柔软以及略微清凉的触感,无时无刻不在告诉我身边的这个天真活泼的女孩儿是真实存在的。
  也是这样的真实,让我感到了抗拒。
  因着我与一个女人,存在着三月之约,我不能再去跟别的女子纠缠不清了!
  这般想着,我略微用力挣脱了出来,面色不自然的说:“天气热。”
  王雨萱愣了片刻,旋即吐了吐舌头,嘟囔道:“你以为我想挽着?”
  “走吧,一会儿人该多了。”
  说罢,我先她一步走出了长廊。
  当我们走到商业街的时候,我的额头上已经布上了一层细密汗珠,很是将就的用手轻轻拭去,我转过头,看向了王雨萱。

  “乌镇这边的天气就是这样,湿热湿热的,如果这是在北京的话,我们走了这么多路,怕是要晒成人干了。”
  “南北气候差异,很正常嘛。”
  王雨萱双手对着自己用力的扇着风,阳光打在她的脸上,汗珠所折射出的彩色光圈,仿佛颗颗微粒大小的七色水晶,煞是动人。
  “就在前面不远,你要吃什么口味的?”
  意识到自己有些出神后,我晃了晃头,指着前方三两行人排队的地方,对她说:“你先找个阴凉地儿待着,我去给你买。”
  “看不出来你还挺绅士的嘛我要一个香草味的,还有一个蓝莓味的。”
  “成,等着吧。”

  应了一声后,我便走到了那家售卖冰点的店铺,排起了队。
  人本就不多,过了大概半支烟的时间,就轮到了我,
  “麻烦拿两支甜筒,一支蓝莓,一支香草总共多少钱?”
  “十二块。”
  “好的,谢谢。”
  我用微信付了帐,很快,两支底部被纸巾包住的甜筒,被递到了我的面前。
  将它们接过后,我转过了身子,四下寻觅起了王雨萱的方向。
  “陈二驴,我在这儿呢。”

  王雨萱在街道的斜对面,对我招手呼喊。
  会心一笑,我举起了手中的甜筒,对她示意着,见状,她亦是举起了手机,应该是在拍摄我的样子。
  “这个是蓝莓味的。”走过去后,我把右手的那支甜筒递给了她,“至于这支香草味的呢,你得把刚刚拍的照片删掉。”
  刚喜滋滋接过甜筒的王雨萱一脸莫名的问:“为什么?”
  “直觉告诉我,那张照片会影响到我的帅气。”
  “自恋狂!”

  轻轻皱了下鼻子,她道:“我偏不删。”
  “不删就不给你了。”
  “你是在耍无赖吗?”
  “不这只是一场等价交换。”
  “哈,你这还没有做上生意呢,就已经一副生意人的嘴脸了?”

  “嗨,从小事儿做起而已。”
  “得嘞。”
  王雨萱将那支甜筒凑到嘴前,小口一张,轻轻舔了一口,俏皮道:“我有一支就够了,看你怎么办。”
  “丫头,耍赖的是你吧,未经我允许侵犯我的肖像权不说,现在还来气我?”
  “可以啊陈二驴,律师这套都搬出来啦?”
  “如果你还不删,我有的是办法治你。”
  “我还真就不信了呢。”
  说过之后,王雨萱真就没有再来理会我,显得很专心的吃起了甜筒。
  “我靠!”

  被她这么一激,我潜藏在心底深处的孩子心性顿时上涌,“这可是你逼我的啊。”说罢,气鼓鼓的吃了一大口甜筒。
  香浓而清凉的奶油香气,瞬间在我的味蕾弥漫。
  “好吃吗?”
  我瞥了她一眼,囫囵道:“肯定比你那个好吃。”
  “呃我删掉照片,你再给我买一支成吗?”她故作一副小女儿的姿态说道。
  “不成。”
  “那这也是你逼我的!”
  话音刚落,她就凑了过来,对着我手中的甜筒就是一口。
  “我刚吃过。”
  “没事儿,我不嫌弃你。”

  说过之后,她就噗嗤笑了起来。
  见她如此,我也笑了。
  盛夏午后的乌镇,我们在商业街的一角,笑的就像两个幼稚的孩子。
  美好而短暂,是对这个午后最为贴切的说明。
  王雨萱因着一支半甜筒而欢快,我则是看到了她的欢快,而觉得欢快我们在黄昏时分别,她走回了水乡人家,我也晃荡着回到了青旅。
  刚刚进门,我就被房间中的整洁给震惊到了,深吸一口气,空气中竟弥漫着一股子淡淡的茉莉清香,我愈发疑惑,难道说,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青旅的客房服务有给清扫过?
  不,不对。
  类似我住的这种月租房,只有在租客要求的时候,青旅才会让客房服务收拾一下的可偏偏这样的一幅景象已经摆在了眼前,由不得我不信。
  眉头轻蹙,我打量起了自己的那张床铺,周边的背包跟小行李箱的位置都没变,夜里被我脱下的那件恤也安静地躺在原来的位置。
  唯一不同的是,它已经被人整齐叠好。
  床单洁白而整齐,放眼看去,没有一丝的褶皱
  “嚯,这客房服务还真的仔细。”
  感慨一声,我还是躺到了自己的床上,思索着没准是施光琦出门时叫人帮的忙也说不定,反正自己的东西都没有丢,何不乐见其成?
  日期:2018-10-23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