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7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似笑非笑,仰脖将余下的酒水一饮而尽,杯子干脆撂在桌角,他起身经过三人身旁,他们本想拉住他哀求,被奔儿头一脚踹开,倒在地上。
  乔苍掸了掸衣袖,灯光将他笼罩得狰狞嗜血,“由不得你们选择。”
  他所有不见天日的罪恶,凡是经手去做的,都不能留活口。
  帘子无声抖了抖,人影隐去。
  奔儿头扭头瞧了瞧外面,确定没有人盯着这一边,不动声色放下帘子,手里的东西明晃晃亮出,赫然是一把消声短枪。

  身后绝望的悲愤的嚎叫此起彼伏,乔苍脚下未停,面无表情,犹如什么都没发生,在帘子落下霎那,惨叫戛然而止。
  远处是映红苍穹的烈火,帐篷内是无声手枪冒出的火苗,烧焦了空气与皮囊,那味道丝丝缕缕,渗出帘外,混入乔苍鼻息,他眼底没有对杀生的恐惧,没有对染血的错愕,只有无边无际的平静和冷血。
  黑道向来波诡云谲,生死有命,任何一个江湖大鳄成功之路,都是百里尸骸血泊汪洋所铺就。
  从决心摆脱从前,掠夺权势那一刻起,从手下喊他苍哥,追随他打天下那一刻起,他就没有心了。
  姐妹儿们别急,乔苍和何笙初遇那津彩一部分,这两天就开始。这部分也很津彩,男人权谋智斗,乔苍一步步爬上顶峰。
  奔儿头料理了三Ju尸首,就势拖进熊熊烈火中,装作葬身火海意外身亡的假象,他收拾好帐篷内残局,整个人津疲力竭,拖死尸的活儿没把子力气真是干不了。。.. 这件计谋除了他与乔苍,没有任何手下知晓,算是神不知鬼不觉,平息了一桩大风波。
  他掀帘子走出,迎上一棵树下观望海岸的乔苍,“哥,万爷那边怎么应付,您可要想好对策,他与常爷能硬碰硬,咱和常爷最好还是留一线,统领黑帮各路,底下人看重义气胸怀,忘恩负义的丑闻曝出去,处境就棘手了。”
  乔苍早有打算,他不仅要踩着万家摆脱常秉尧的控制,还要借这支天梯迅速平步青云,借壳而生。明着与万爷交好,暗着时不时喂常秉尧吃口肥肉,杜绝他起杀心,利用最短时间干脆利落灭掉万家,将漳州的势力搬空,常秉尧少了一大劲敌,他再登门负荆请罪,打着为义父办事清剿的幌子,让他放自己一马,与他相安无事。那时的乔苍,吞噬了万爷的产业,在南省举重若轻,常秉尧无论如何也钳制不了他。

  他这单老谋深算的买卖,无声无息部署了一盘大局。
  乔苍四下梭巡,确定无人,将帽檐一压,遮住大半张脸,“我在这里,有人看到吗。”
  奔儿头说进来时没有,离开时恐怕门口的守卫会盘查严一些,毕竟刚发生一场火灾,行凶者趁乱离开,这道理都懂。
  乔苍点了支烟,火光恰好隔空虚无的抵住他眉心,他眼底变得通红,似乎映下了远处波涛汹涌的火海,“如果情况不妙,就直接做掉,绝不能走漏风声,留下蛛丝马迹。”
  奔儿头拉开门护送乔苍上车,自己坐在驾驶位,一踩油门直奔大门口,果不其然,东南北三大码头自发组织了二十人的巡逻队,将整个漳州港堵塞得C`ha 翅难逃,即使很出名很眼熟的马仔,想要出入港口,也要翻查个底朝天。
  奔儿头义愤填膺骂了声妈的,“真他妈孙子,这谁挑头的。”
  他本想猛冲出去,一溜烟开上公路,片刻不到就能甩掉这伙人,又怕事情闹大败露,只好在对方要求靠边停的手势示意下踩了刹车。

  他摇下窗子,吊儿郎当龇牙,“怎么,哥们儿,自己人都不认得了?”
  马仔拿着手电筒往奔儿头脸上照了照,借着这束光,奔儿头也看清了他,是北码头泽哥地盘的人,今晚没遭到波及,南北码头距离太远,风向也偏,只受了点烟熏。
  “原来是奔儿哥,您这大晚上的公干?”
  奔儿头一脸不耐烦,“这不是苍哥在场子应酬喝多了吗,让我去接一趟,苍哥的脾气你知道,凌晨三点招呼我,我也不敢晾他,他可是真下手。”
  马仔恍然,“合着苍哥今晚不在,我说西码头怎么这么静呢,您不知道南码头着火的事吗?”
  对方说着话,很有眼力见儿给奔儿头递上一支烟,他也没点燃抽,直接卡在耳朵上,“Ju体不清楚,但眼不瞎,看见了。”
  马仔笑说这可是大事,莫说漳州市,整个福建省地界够大吧?没人敢火烧万爷的船,港口马上戒严,谁也不能出去,等万爷的人到。
  “哥们儿,你不是泽哥的人吗,为他们南码头办事,这么费心?”
  “哟呵,奔儿哥,您套我的话。”

  奔儿头探出手臂,哈哈大笑拍了下马仔肩膀,“得嘞,泽哥义气,万爷没看错人。我不和你耽误工夫,我得赶着接苍哥。”
  他说完立刻发动引擎,准备趁乱开出港口,没想到马仔寸步不让,手抓住窗框,“奔儿哥,您赏我个面子,非要走也行,把车门打开,我扫一眼,咱就各走各路。”
  奔儿头舌尖舔过嘴角,脸色冷了两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栽我?我在漳州港不管事了是吗?”
  “苍哥不在,西码头就是奔儿哥和刚哥主事,您的话好使,可这不是特殊情况吗,我也得守好这班岗。”

  奔儿头看他贼眉鼠眼的往后座瞟,故意摇上一半车窗,只露出一道缝隙,他呵呵冷笑,“既然好使,麻利的送我出去,怠慢了苍哥,你他妈几条命?”
  另一个马仔听见动静看了看车牌,脸色一变,匆忙推开挡路的马仔,点头哈腰,“苍哥的车没说的,您请。”
  奔儿头朝窗外啐了口痰,伸出中指朝不识好歹的马仔戳了戳,拂尘而去。
  经过三个小时的救援,漳州港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终于被扑灭。
  南码头两艘船毁于一旦,烟丝焚化为灰烬,东码头王世雄二度遭难,紧挨着南码头的那艘货船,船尾被烧成了黑炭,二十箱欧洲红土变成了残渣,他正好留宿后山的平房里,光着膀子站在山头破口大骂,“老子今年走背字儿,刚入夏做了西码头的垫背,眼瞅着秋凉南码头走火我又挨了黑枪,别让我找到是谁,我崩他脑袋开花!”
  与此同时,万爷在睡梦中被手下叫醒,他披了件外衫抵达厅堂,凌晨一两点的天色彻底沉下,黑压压的仿佛没有尽头,他困意深深,握拳打哈欠,没好气质问什么事不能明早说。
  马仔心惊胆颤,将失火一事告知他,没等他反应过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声说我失职,没有守好货物。
  万爷数秒后勃然大怒,他眉骨青筋直跳,整张脸像是丢在粪坑里洗过一样,又黑又臭,挺直腰板拍桌怒吼,“反了天了!我万鹏的地盘,也有人敢搞下三滥的买卖,纵火的混账抓住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