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52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眼见着赵炎龙越来越虚弱憔悴,许飞莲病急乱投医,不管是和尚还是道士,不管是街头的算命先生还是家里的大神儿大仙儿,就是市里教堂非常出名的神父都请来了好几位,不过她钱花了不少,可是对于赵炎龙来说,根本就是毫无效果。

  王开宇也是被一个老客户给介绍来的,他来了之后,用茅山秘术给赵炎龙看了一下,然后也直嘬牙花子,许飞莲一看不好。忙拉着他苦苦哀求,他告诉王开宇,只要能把缠着王开宇的鬼给降服了,她直接给王开宇三十万当酬劳。
  三十万!
  王开宇当时就被许飞莲的大手笔给震惊了,九七年那时候虽然工资水平比以前提高了许多,但是三十万,对于一般的普通企事业员工来说,那依然是个天文数字。
  考虑了一会儿,王开宇对许飞莲道:“其实你儿子身上的鬼也不是治不了,只不过这里头有一些没法跟你说的原因,要不这样,我找个人过来,只要那个人肯帮忙,解决你儿子的事应该没什么问题。”
  许飞莲一听大喜,忙道:“既然有这样的高人那你就别藏着掖着了,赶紧给他打电话,你放心,我说话算话,只要我儿子没事了,那三十万的感谢不算,我再给那么二位一人填一部最新款式的手机。”
  这下王开宇的心更痒痒了,于是这才有了给我打电话,让我过来帮忙的事情。
  听许飞莲把事情的经过说完,我不由抬头再次看向赵炎龙,刚才我还没注意什么,不过有了许飞莲先前的讲述,因为心里有了准备,一看之下,我果然很容易地发现了赵炎龙身上有些不对劲儿。
  我所说的不对劲儿并不是只听的虚弱和萎靡,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这种感觉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不过确切有一种直觉,若是直接施法把缠着赵炎龙的阴魂处理掉,我肯定会背负上很重的因果。
  我一下就明白了,怪不得那么多阴阳术士都不愿给赵炎龙做法施治呢,感情这是怕把赵炎龙的因果转嫁到自己头上啊!

  不过这事我不能跟许飞莲她们说,我想了一下,对许飞莲道:“大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要不这样,我跟王师兄商量一下,商量好了再给你确定的答复。”
  许飞莲她们当然没有拒绝的权利,她道:“那行,那就麻烦你二位了,我已经让杨师傅在饭店订好了饭菜,等你们商量好,我正好给小叶师傅接风洗尘。”
  点头谢过许飞莲之后,我跟王开宇出了别墅。
  “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王开宇回头往背后的别墅看了看,然后才道:“刚才你看赵炎龙的时候应该有感应吧?”
  我点头:“感应到一些,不过我们解怨人那一套你应该知道,看这方面不强,只有把怨魂用引魂香招来,才能知道具体的事。”
  “行啦,就咱俩你还谦虚个什么劲,你们结缘人虽然眼力差一些,但是对于鬼物执念的了解我们其他的阴阳术士拍马也赶不上,要不是这样,那三十万我一个人赚不是挺好?”
  我哈哈一笑:“要这么说,我还得感激你呗?”
  王开宇直接怼了我一拳:“你给我滚蛋!”

  说笑过后,我俩言归正传,王开宇道:“说真格的,这活要是没有一个解怨人在,我肯定也和许飞莲先前找的那些同行一样,转身就走,不过既然你来了,我就没有这个后顾之忧了,老规矩,我找鬼,你捉鬼解怨。赚到的钱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
  对于这个分配方案我毫无意见,不过有一件事我必须要跟王开宇打听:“师兄,赵炎龙到底做过了什么,这么大的因果加身?”
  王开宇摇头:“这也是我感觉到费解的地方,我在他们跟我说这事的时候曾经用法术试过,他们确实不知道哪里找来的这么大因果,我虽然可以追踪一下,可是我怕自己一时失手,一但沾染上不属于自己的因果,娘的,我得做几年功德才能把因果抹下去啊!”
  因果这种东西最不可捉摸,也最复杂,生老病死,富贵贫贱莫不都有因果在里面。普通人虽然看不出来,但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道理一般人都懂。
  对于阴阳术士来说,因果虽然能看出来,但是一些因果可碰,一些因果绝对不能碰。尤其是那种烧杀淫掠的重罪,不是说破解就能破解的。随便打个比方:一个人因为作恶被一群人群殴报复,眼见着那个恶人就要被打死,如果你对那个作恶的人生出了恻隐之心。也不能上前劝阻,因为只要你那样做了,那些群众的怒火马上就能转移到你的这个人身上。
  赵炎龙为什么很多人给他看但是没有人肯出手,就是因为他身上的因果是一种很强烈恶因,而这种恶因,如果他没有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是不可能出现的。这种恶因就不好轻易插手,如果不分青红皂白的帮着他驱除因果,那天地间就会有一种冥冥的力量把这种恶因转嫁到插手人的身上,若只是闹个病灾还好说,弄个不好就会弄个五弊三缺什么的。
  不过,这因果也不是所有的人都不能接,天道轮回,必留一线生机,我们解怨人就是例外,再重的恶业只要找到根源,再从根源上解除怨气,那什么因果就都不存在了。当然了,也不是说经过解怨,当事者就彻底无事了,但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在解决这事情之前,我们还是要找一找赵炎龙身上恶因的来源,要是他真是无心之失,我出手没有问题,但是要是他罪有应得,即便我可以解决他身上的因果,我也不会出手。”
  这件事我必须要跟王开宇说明白。各职业有各职业的操守,虽然我们这些解怨人不是什么圣人,但是既然已经入了这行,就必须按照规矩去做。
  “那还用你说?咱是茅山正宗的传人,那些东西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就按照你们解怨人的规矩去做,虽然咱也求财,但是有些财咱是绝对不会去贪心的。”
  有我可以这话我就放心了,能碰到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很不容易,我可不想他是那种为了利益放弃做人基本原则的人。
  商量了一会儿,我和王开宇商量差不多了,这才重返许飞莲的别墅,再次见到她,王开宇用很肯定的语气告诉她:“赵炎龙我们这活可以接!”
  许飞莲高兴了,忙问赵炎龙的事该怎么做。
  王开宇道:“不过丑话我们要说在前,你儿子的时我们虽然可以接手,但是我们有个要求,那就是不希望你们因为顾及面子,或者想逃避责任对我们刻意隐瞒一些重要的事。如果是因为这种原因导致我们在做法的时候出现纰漏,你们不能怪我们。”
  “不会,不会!对了,我想问问二位,我儿子到底是招惹了什么鬼,怎么谁都不愿告诉我们?我现在都怀疑那些人全是沽名钓誉的骗子。”估计这个疑问已经在许飞莲三人心中盘踞了很长时间了,以至于在她们心里都有些阴影了。

  “这么说吧,不是那些人看不出来,就是因为看出来了,他们才不愿意沾染不必要的因果。怎么说呢,有句老话你应该知道,那就是‘种善因结善果,种恶因结恶果’你儿子身上附着一道非常厉害的的恶因,而这恶因就是你儿子造成的。”
  “不好意思,我有点不明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