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46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秀娟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声,可能是不放心陈秀娟,饭店的老板、厨师、还有两个服务员都冲进了我们所在的单间。

  “陈姐,是不是这些人欺负你?”那个胖厨师手里还拎着一把菜刀,看样子,只要陈秀娟往我们身上一指,他都能抡起菜刀砍我们几刀。
  我心里没鬼当然不怕什么,不过那两个村民却吓坏了,看他们一脸的恐惧,我估计要不是他们坐在里面,他们现在都会夺路逃跑了。
  “没事,没事!我就是跟小兄弟说起过去的事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曹哥,小王,你们都回去忙吧。”陈秀娟抹着自己的眼泪跟他们解释。
  再三确认确实不是我们欺负了陈秀娟,老板、厨师他们这才退出去。
  有了这个插曲,陈秀娟的情绪安定了许多,又过了一会儿,她对我歉然地说道:“不好意思了,我想到这几年的苦日子,有些控制不住。”
  我表示理解:“这事放在谁身上谁都受不了,我找到你家大哥后,已经跟他沟通好了,他虽然已经不在了,但是他还是一心挂念你们娘俩儿,这些钱虽然不能弥补你心里的创伤,但是多多少少也能让你家大哥对你们以后的日子放心点儿,如果他心里还有执念放不下,就不能安心投胎转世。”
  听说会影响到自己丈夫投胎转世,陈秀娟不再坚持不要钱,她转移话题,用一种十分渴望的眼神看着我:“大兄弟,我记得你说过能让我和我家那口子见上最后一面,你……”
  说到这,她的声音都在颤抖,看上去特别的忐忑。
  我点头:“你家大哥的魂魄我已经带过来了,跟你见上最后一面之后,我要要送他走了,你不能舍不得,阴阳相隔,没有了怨气的支撑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消散在天地之间的。陈姐,一会儿你找个安静的地方,我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
  陈秀娟身上颤抖得更加厉害了,她哆嗦了半天,这才起身:“你们先等会儿,我要去接我家孩子,让他们也见一下自己爸爸。”
  她的心情我很理解,不过我还是把她给拦住了:“陈姐,听我一句劝,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是别让孩子见了。他们还小,对于一些事情的理解和成年人不一样,有些事情,既然过去了,还是让它过去吧!”
  我的意思很简单,孩子的感情世界和大人不一样,三年的时间,足以把很多东西从他们的记忆中抹去了,现在如果突然让他们见到已经死去三年的父亲,那可能会对他们的世界观以及心理产生很多不可预料的影响,而这些影响,足以会影响到他们今后的生活。
  明白了我的意思,陈秀娟不再坚持,跟饭店老板说了之后,陈秀娟把我们领到了他的家。
  我不再废话,简单地布置了困灵阵,放好了引魂香,直接把陆高远从收灵黄布中放了出来,在引魂香的作用下,陆高远再次显现出来,眼见着自己丈夫越来越清晰的形体,陈秀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大哭着冲向了陆高远的魂体,只不过阴阳相隔,陈秀娟只是摸到了一团空空的气体。
  我点燃了通冥符,不想再打扰这一对苦命夫妻,交代了一句之后,转身领着那两个村民除了屋,在我们出门的时候,我耳朵里满是陈秀娟撕心裂肺的哭声。
  出了屋,掩好房门,我转头看向跟着我过来的两个村民:“前两天我在村里寻找陆高远魂魄的时候,发现你们村里有很多人都是对自己能偷到东西沾沾自喜,现在你们还是那种感觉吗?”
  这两个村民脸色一直都不是太好,是人都有好和坏两方面,估计这两个人也被陈秀娟触动了内心某些柔软的地方,其中一个村民道:“看来我们做的事情确实……”
  我摆了摆手,没让他继续说下去:“其实你们就是不跟我来,我也会想法让人跟着我过来看看,自打陆高远死后,留下她们孤儿寡母的实在是太难了。”

  我把知道的关于陈秀娟的事跟着两个人说了一遍,然后对这两个人说道:“经过这件事,我想有鬼这件事你们应该不用怀疑了,不过这都是次要的,关键的是你们要知道,既然有鬼,那就说明还有容纳这些鬼魂的阴曹地府,也有惩罚罪人的地狱,我想让你们回去跟你们那里的人说一声,人在做天在看,还是多行善事吧!”
  对于我说的这些话,那两个村民脸上都臊得通红,一个劲儿地说回去一定会跟自己村里的人说。
  过了一个小时候,我重新领着两个村民进了陈秀娟的房间,此时的陈秀娟两只眼睛都是通红通红的,嗓子都哭哑了。
  我叹了口气:“陈姐,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么长时间,我想你们该说的应该都说了,我想是该让大哥走的时候了。”
  陈秀娟哇地又哭了:“兄弟,你能让你大哥多在我身边待一段时间么?我……我……”

  这种事情我没法子妥协,鬼魂没有了怨气,就不应该在阳世游荡了,否则的话会对他们有魂体有损害,虽然我可以让他暂时在我的收灵黄布待一段时间,可是那根本就不是办法。
  我把利害关系跟陈秀娟说了,不过她就是看着我哭,既不说让我送陆高远走,也不说求我多留陆高远几天。
  我最受不了这个,一时间开始为难起来。
  “小娟,你就别让叶兄弟为难了,他能让我们能见最后一面,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若有缘,我们来世再见吧!”这时陆高远开口了。
  “可是……可是……”陈秀娟眼中满是浓浓的不舍。
  “乖——,听叶兄弟的吧。”陆高远伸出手似乎想要帮妻子抹一下眼角的泪水,不过他的手刚伸出一半就停住了,想来是意识到自己已经再也碰触不到妻子温软的身体了。
  哭了半天,陈秀娟最终还是妥协了。

  在陈秀娟和那两位村民面前,我用送魂香把陆高远送走,眼见着自己丈夫在自己眼前消失在漩涡之中后,陈秀娟终于无法承受别离之痛昏倒了。
  对于这种情况我早有准备,忙从兜囊中掏出一粒药给陈秀娟塞到嘴里,这种药是我们解怨人特制秘方,功效非凡,果然,没过几分钟,陈秀娟再次睁开眼睛,沉默了半晌,她又开始开始放声大哭。
  有些东西不是旁人劝两句就能想得通的,我尽可量的把一些道理跟她说明白,见她情绪安稳了一下,就把那两万块钱掏出来给她留下,然后领着两个村民离开了陈秀娟的家。
  整个过程中,我始终没有为王家围子的人说过一句好话,不是我不近人情,不是我想独享功劳,实在是这些钱是王家围子那些人欠她们娘几个的,而且,今天陈秀娟悲痛的模样给我的感触很深,我甚至感觉这两万块要的还是太少了,不过我也知道再去帮陈秀娟要钱不现实,这两万块,已经是那些人心理的底线了。
  第二天,和那两位村民分手后,我又去看望了陈秀娟,昨天她哭得实在是太厉害了,到现在两只眼睛还没有消肿,不过看她的精神状态,已经好了很多。
  为了感谢我的帮助,陈秀娟说什么也要请我吃一顿饭,我盛情难却,就点头答应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