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45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冷眼旁观,这些人舍命不舍财,都知道眼前陆高远的死跟自己有关了,可是还在相互推卸责任。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以前李兴林告诉过我,天底下怨魂虽然不计其数,但对于解怨人来说就是三种处理方法:可解;不可解;可不解。而现在这种情况正是“可不解”的范围之内。
  这帮人吵吵嚷嚷了半天,这时才有一个留着一缕山羊胡子的老者高声喊道:“都给我住嘴!”
  这老者看样子在村子里威望不错,他喊完,这些围观的村民慢慢地静了下来。

  老者道:“你们都吵吵啥啊?小叶师傅还在这呢,大家都听听小叶师傅怎么说……”
  我略沉吟了一下,这才道:“给大家交个底儿,这魂儿好送怨难解,我这次来也是想帮帮大家,可是你们净想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一点也不想付出,你们让我怎么办?”
  “小叶师傅你先别急,有话咱慢慢说。”
  “那好。既然您把话说到这了,我有啥说啥,你们要是能听进去,我就接着帮你们把事办好。要是还像刚才那样把事情往外推,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只能直接坐下午的车回家,之后你们愿找谁找谁去。”
  说完这些,我不再出声,就在那等着这些人的决定。
  然后这些村民又开始吵吵嚷嚷,尤其是于长辉的兄弟媳妇声大,不过她说的东西还是刚才那一套——既不承认自己有错误,也不想承担责任。

  又过了好半天,这些人终于慢慢地安静下来,这回还是刚才那位老者问我:“小叶师傅,如果不解除这个鬼的怨气,你能不能把他送走啊?”
  “可以啊!”
  “可以!那……你把它直接送走不就行了!”
  “事情虽然可以这么办,不过有件事我可要提前说明,省得你们以后说我能耐不行。”

  “不会,不会!你有话就直说。”
  我用眼睛逐个扫了这些人一眼,这才说道:“刚才我说了,送魂儿容易解怨难,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告诉你们,在正常的情况下,一般的人死后,就会直接去阴曹地府,然后地府会根据这个人一辈子做的事判定他是该投胎转世还是下地狱受罪。不过有一种鬼魂却不是这样,它们来临死的时候心中充满了怨念,如果怨念不清除,即便把它强行送进地府,它也会重新回来。
  更糟糕的是,因为在地府吸收了更多的阴气,这怨鬼回来之后,就可能变成杀人的厉鬼。到时候,他心里恨的人一个都跑不了,你们别不把我说的当回事,你们要是有机会去我家寿山县的平安村,前年我们曾经在那碰到过一个叫朗秀芬的怨鬼,她就是不甘心放过自己的仇人,前后在村子里害死了十多个人,要不是我们去得及时,还不知道要死几个呢。”
  听我说会死人,村民反应不一,有害怕的,有不屑一顾的,也有惊疑不定的。
  “小叶师傅,你不是在吓唬我们吧?”
  我看了那人一眼:“你可以不信。”
  人最恐惧的东西一直都是未知,而且还有一种思维习惯,那就是可以不信好话,但是坏话即便是不信也会心底犯疑。而我说的这些就好像是给这些人种下一枚怀疑的种子,即便我不再做什么,它也会生根发芽的。
  这时那个老者道:“小叶师傅,这事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你容我们点时间,我们回去商量商量。”
  我点头答应。

  这期间,陆高远的魂魄一直都在困灵阵里一动不动,现在不是我跟他交流的时间,我上前,掏出收灵黄布,直接罩在他身上,把他给收到黄布里了。
  看到我露出这一手,在场的村民都睁大眼睛。一个村民问我:“小叶师傅你这不是能把他给收走吗?怎么还吓唬我们?”
  “我这只能暂时控制他三天时间,过了三天,我就没办法了。”
  回到于长辉家,于长辉夫妇问了我很多问题,不过都我用话给遮掩过去了。
  并没有等三天,第二天下午,几个村民就来到了于长辉家找我。
  “小叶师傅,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按你说的,给这个鬼家人一些钱,你看三千块行么?”
  听到这个数字,我差点骂他,我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压制住心中的怨气:“如果是你们的亲人因为别人死了,然后那人就给你三千块,你们同意吗?”
  这几个村民一时语结。
  沉默了一下,一人问道:“那你说该给多少?”
  这个我早有算计,王家围子也是一个穷屯子,如果要多了,这些人肯定不干,如果要少了他们又没有什么深刻的记忆,于是我擅自做主:“两万!”
  这些村民脸色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两万,你怎么不去抢啊?小叶师傅,你要是嫌我们给的少,就直接说,不用跟我们用送鬼的名义。”

  我嗤笑:“两万很多么?前年我在油城市给一个名叫黄春风的处理了他家发生的事,事后那家人为了感谢我直接甩了我两万,不信你们我给你们地址你们打听打听去。我也就是看你们这里条件不好,好说赖说才让陆高远同意,再说了,这两万又不是让你一个人掏,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反正这些人也不会跑去油城找黄春风去证实,我当然不会说那两万块其实是给李兴林的,不过这么说很有效,听我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这些村民看我的眼神都发生了某种变化,看来是被我唬住了。
  虽然村民还是感觉到这钱有些多,不过我一通连蒙带吓唬,这些人最终还是妥协了,又等了两天,我带着他们给我凑的两万块以及三千块感谢费离开了王家围子,跟我同行的还有屯子里的两个老人,这两个人不是送我的,而是监督我看我是不是真的把这两万块还给陆高远的家人,会不会把陆高远真的送走。
  我心里没鬼自然不会在意。

  几个小时后,我们在原赵县那家名为“缘来顺”的饭店见到了陈秀娟。看到我再次出现,陈秀娟的表情十分复杂,似是渴望又似是害怕。
  “叶兄弟,你……你回来了!找到你说的那个鬼了吗?”
  我点头:“找到了。”
  “那……是不是我家那口子啊?”陈秀娟身子都哆嗦了起来。
  我心里黯然:“陈姐,确实是你家大哥。”
  陈秀娟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她哭道:“那帮天杀的,我家高远死了都不得安宁,怎么死的不是他们啊!”
  我把眼光扫向跟着我过来的那两个村民,立马就看到了两张阴晴不定的脸。
  “陈姐,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再伤心也无济于事,我这次过来,带来了那个屯子的村民凑的两万块,虽然不多,但是怎么也能帮你解决点小困难。”
  “我才不要他们的臭钱!这么多年,我男人死的时候他们干什么了?我们娘们儿成天被人逼债,我没日没夜给人打工,实在逼急了我去卖血的时候,他们干什么了?我家孩子生病,我没钱治病,跪在大夫面前苦苦哀求的时候,他们干什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