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434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岂料,张大雕的马蹄子只在她后脑勺拨了下,再一个鹞子翻身,噗的一声站在她身后。
  宫丸美子一头栽倒在地。
  “去吃屎吧!”张大雕不等她爬起来,转身掐住她后脖子拖到狗熊的死尸前,噗的一声把她的脸按在狗屎里,立马又提了起来,凶神恶煞道,“别以为老子逗你玩,想杀我,那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话说得声色俱厉,当真是动了真怒的,这种女人,不给她一点眼色瞧瞧,她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呕呕……
  宫丸美子翻江倒海的呕吐起来,脸早已被狗屎糊住了。

  “继续吃!”张大雕发了恨,决定给她一次难忘的教训。
  宫丸美子还没有从呕心缓过气来,脸又被按在了狗屎里,胃里那个翻腾啊,难受得快死掉了。
  最终,张大雕把她扔在地,叉腰喝道:“还听不听话!”
  “哇哇……”宫丸美子呕吐着冲进溪流里,扑腾了老半天才爬起来,见张大雕还脸色不善地站在面前,吓坏了,跌在水里惊慌喊叫道,“我听话,我再也不敢了!”
  张大雕怒哼一声,恶狠狠道:“劳资巴不得你不听话,因为劳资喜欢看你吃屎!”
  “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宫丸美子浑身哆嗦着,此时此刻,张大雕在她眼简直是个恶魔……不,恶魔更可怕。
  张大雕厉声道:“那你是劳资的女人不?”
  宫丸美子委屈得想自杀,畏惧地说:“我……我是你的女人。”
  张大雕吼叫道:“那女人该做什么!”
  “该……该,哇……”她终于哭了。
  “这还差不多!”张大雕收回目光,扑通一声跌坐在地,筋疲力尽道,“哎呦,劳资快散功了,现在连动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我噗!”宫丸美子吐血了,心说,尼麻麻的,刚才还猴子一样活蹦乱跳的,转眼间散功了,你还想骗老娘啊?
  “嘿嘿,看来你变聪明了。”张大雕坏笑着爬了起来,用方寸匕割下四条熊腿,抱到溪水里清洗起来。
  宫丸美子想到短时间内是有没机会逃走了,索性跟在后面讨好麻痹张大雕,张大雕却道:“去去去,这不是女人干的活。”
  “那……那我背熊掌吧。”在她想来,张大雕准备把熊腿带在路吃,自己现在变成了他的女奴,想不干粗活都不行,与其被强逼着干,还不如主动一些。
  “背着熊腿你跑得快吗?”张大雕翻了个白眼,继续清洗熊腿。
  “老……人家再也不干跑了。”她弱弱地说。想到那堆狗屎,胃里又翻腾起来。
  一翻忙活后,二人一前一后的路了,路,张大雕胸前挂着四条洗得干干净净的熊腿,腰间还挂着一个水袋,走了半天,宫丸美子终于忍不住了:“你为什么不让我拿两条?”其实她是想说,你不是有储物符吗?
  张大雕闷声道:“女人不是用来干粗活的。”
  宫丸美子原本有些感动,谁知张大雕又补一句:“能吃屎行了!”
  “哇……”宫丸美子又呕吐了。
  直到黄昏,都还没有走出深山,张大雕便找到了个山洞准备过夜,并不辞辛劳找来柴火,架起火堆。
  宫丸美子很是不解,心想,以对方的可恶,应该把自己当丫鬟使唤,他自己坐享其成啊,为毛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
  烤切割下来的熊腿后,张大雕又找了些柔软的柴草铺在地,笑道:“这是我们的新房了,嘿嘿,今晚你要好好表现哦,力争做一个合格的女人。”
  “老娘……”宫丸美子话只说了一半闭嘴了。事已至此,难道自己还有反抗的余地吗?
  张大雕看看她的脚,难得温柔道:“坐来吧,熊腿很快烤好了……你说你,没事跑什么呀,弄得一身是伤,我又不吃人。”
  宫丸美子咬着嘴唇坐在软和的柴草,心里恍然大悟,自己的躯体毕竟是苗佳佳,对方是个怜香惜玉的人,见苗佳佳的脚有伤,才不让自己背熊腿,也不让自己捡柴生火——这哪是女奴隶的待遇啊,明明是奴.隶主的待遇嘛。

  张大雕忽然自语道:“也不知孩子有多大了?”原来,他心里想的是坎桶村的阿姑,按照推算,阿姑若是有了自己的孩子,这时候也该有一岁了。他还记得,自己给那孩子却的名字叫张坎。
  宫丸美子以为张大雕说的付受恩,心虚的不敢吱声。
  “吃吧!”张大雕把烤得滴油的熊腿递给她,从始至终,都没提她的真实身份,也没问她是如何占据苗佳佳的身体的。
  宫丸美子啃着熊腿,老半天才道:“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她心里真的很着急,苗佳佳的躯体不黎静虹,前者是修道者,后者是凡人,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想要占据修道者的躯体还有些勉强。
  张大雕道:“你觉得我会放了你吗?”
  宫丸美子道:“我保证不和你作对了行吗,我可以发誓!”
  “还是省省吧。”张大雕讥讽道,“你是不是想发誓说,再和我作对死无全尸什么的?”
  宫丸美子怒道:“难道还不够吗?”
  张大雕只是冷笑,宫丸美子嗫嚅了半天,又暴怒道:“你这是非法拘禁!”
  “去告我啊!”

  “老娘总有一天会杀了你的!”她恶狠狠地咬着熊腿,好像那熊腿是张大雕,咬不死也要咬下一块肉来。
  吃过熊腿,漱洗已毕,张大雕嘿嘿笑道:“现在是教调时间了,你不会不听话吧?”
  宫丸美子浑身一哆嗦,紧张居然有了些期待之意。结果,这一夜她被教调了好几次,几乎一夜没睡。
  其实,她真敢偷袭的话,还是有可能杀死张大雕的,可惜,张大雕在她眼里是条枷锁,借她几个胆子都不敢冒险。
  传说,把小象用绳子拴起来,刚开始,小象会用力挣扎,却又扯不断绳子,直到它长大后,依然以为自己扯不断绳子,只得老老实实被人豢养着。
  眼下,张大雕是宫丸美子眼的绳子。
  这一夜,几番大起大落,她终于体会到了张大雕的凶猛了,哪怕嘴不承认,身体却已经臣服了。
  尤其是第二天赶路的时候,他们遇到一根被雷劈倒的大树,张大雕居然突发想,让她趴在树干,当时她又想杀人了,结果只杀死了张大雕的亿万子孙。
  事实,张大雕没少在大白天突发想,甚至不需要任何理由,反正是深山野岭,爱咋咋的。

  偏偏,张大雕还乐此不疲,带着她一直在荒无人烟的深山里绕圈子。
  这一天,神魂疲惫的宫丸美子终于忍无可忍了,怒斥道:“你到底想咋样啊?”
  张大雕可恶道:“你没看见我迷路了吗?”
  宫丸美子吐血道:“一个修道者居然会迷路,你骗鬼啊!”
  张大雕哈哈一笑,实话实说道:“其实,我是想让你给我生个孩子,在这深山里!”
  “我噗!”宫丸美子真的吐血了,这要是真的生了孩子再出去,自己只怕真的要神魂俱灭了,不过,她还存着意思侥幸心理,没敢和张大雕死磕,反而眼珠一转,主动趴在一块石头,翘起尾巴勾魂夺魄道,“好娃,那你现在给我播种吧。”
  日期:2017-11-09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