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哪些时尚漂亮的留守村妇》
第69节

作者: 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天邹丽琼在李明华家里耍,因为李明华上班去了,他的一个叔伯仲嫂子就约邹丽琼一起去镇上赶场,两人逛大街的时候摆龙门阵,那个叔伯嫂子就夸邹丽琼长得漂亮,说着说着就冲口而出道出了李明华以前耍过的几个对象,她嘻嘻嘻地说;“嗨,丽琼啊,你长得真漂亮,比明华以前耍过的几个对象都漂亮,而且明华妈还表扬你活泼好动抢着做家务很贤惠呢,比原来的几个都强!特别是那个和明华耍了差不多一年的女娃儿,硬是懒得很,长得还不如你漂亮呢,却像个千金小姐似整天游手好闲的,什么都不愿意干,从来没有洗个一次碗,哼,最后她家里还狮子大张口,要六万块钱的彩礼,说啥子六六大顺,还要明华家重新修新楼房才愿意嫁过来,这不拖了一段时间就黄了。你看看,又要那么多彩礼钱,又要修新楼房,起码要二十万,明华家一时去哪里找那么多钱啊,”

  “哦,原来明华耍过几个对象啊,怪不得……邹丽琼恍然大悟,似乎明白了什么。
  “啥子怪不得啊?”叔伯嫂子疑惑的问。
  “哦,没得啥子,没得啥子。”邹丽琼顾左右而言他,岔开了话题。
  于是叔伯嫂子就亲热地挽着邹丽琼的胳膊像好姐妹一样叽叽喳喳地又说开了:“丽琼呢,我一看你就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你们不会想要那么多彩礼吧,哎,虽然明华家修了新楼房,但还带几万块钱的账呢,你们家要是要的彩礼钱多了,你嫁过来,带的账多了还得你们自己还是不是……”

  “啊,不会,不会……”邹丽琼忙不迭地否认。
  邹丽琼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李明华没有计较过自己不是处丨女丨的这个问题,怪不得自己第一次去他家里住,他就要求和自己一起睡觉,原来他是个老手啊,嗨,原来他早就和几个姑娘上过床了,不然就不会显得那么轻车熟路了。
  原来两个人都是谈过恋爱的,大家彼此彼此,不过两个人从来不去触及以前彼此耍过对象的事情。
  一年多后两人谈婚论嫁时,邹丽琼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就说父母亲只要两万块钱的彩礼钱,因为人家修了新楼房还带着账呢,父母也是通情达理的人,就依了宝贝女儿。然后两人就顺理成章地结婚了,一年多后邹丽琼就生下了一个宝贝儿子。
  后来李明华跟着一个水电工小包工头哥们去了云南,那个哥们早就去云南混了,认识了一些建筑公司的老总和一些工程包工头,他就专门从人家手里包水电这一块,因为有一次工程大,他人手紧缺,就立刻以最好的待遇把李明华招了过去,同时还叫他带去了两个人。他去了之后就一直跟着那个哥们干了,一是他很想出去见见世面,二是那里的工价确实很高,而且包吃住。
  李明华远走他乡,邹丽琼只好留守在家里带孩子。隔段时间李明华就会打一笔钱回来,才半年多的时间他就打了差不多两万回来,因此邹丽琼的日子是过得不错的,可是虽然过着衣食无忧的好日子,但每当夜深人静孩子午夜梦回的时候,她就深入深地感受到了一种寂寞难耐的煎熬。毕竟她已经是个已经有了丰富性体验的少丨妇丨了,本能的渴望无法得到满足,她心里就免不了滋生出一种难言的幽怨。而这种难言的幽怨又无法向别人诉说,因此她唯一能做的只有默默地忍受了。

  因为去城里卖枇笆子每次都坐邻居小伙子陈建军的电瓶车的原因,她这段时间天天就都和他接触了,面对这样一个帅气潇洒充满阳刚之气的小伙子,她总是莫名其妙地心动,总是愿意和他呆在一起,感受着他的男性气息。
  有时候她会莫名其妙地想起陈建军来,总是情不自禁地回忆着他的音容笑貌,有一次两人一起去城里卖了枇耙子返回家里后,因为才早上五点半呢,她就重新回到卧室躺在床铺上准备补补睡眠,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就这样翻来覆去的,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刚刚和自己分手的陈建军,想着想着她就想到了那种男女之事,身上不禁燥热起来,十分渴望有一个男人来陪伴自己,而丈夫远在他乡不能回来,而身边除了帅小伙陈建军就找不到第二个像模像样的男人了,不知怎么她就对他想入非非了,要是他来陪自己那样……他长得那么挺拔威猛,想必他在那方面很厉害……天啦,自己怎么会有这样下流的想法!
  女人也是会意淫的,意淫不是男人的专利!
  可是虽然她觉得自己太不像话了,竟然想不该想的东西,却还是禁不住要往那方面想,而且越是这样想就越是燥热难挡……

  邹丽琼胡思乱想了好久才神思疲倦地迷糊睡去,睡梦中竟然出现了一些光怪陆离的场景,只见她居然一丝不苟地和陈建军两人一前一后地向着一个不远处的一个神秘的地方奔跑,后来两人跑到了一片树林里,接着就看到一间小木屋。两人先后进了小木屋就发现里面竟然放着一张十分现代化的席梦思床,木屋配席梦思,真是古典加现在啊!于是两人就倒在床铺上翻云覆雨起来……直到突然听到一声娃儿响亮的啼哭声她才惊醒过来。

  她一旦醒过来就马上坐了起来望着身边摇摇车里躺着的宝贝儿子,于是她发现小宝宝原来尿尿了,大概是娃儿尿湿了感到不舒服才啼哭起来的,于是她赶忙动手给小宝宝换尿湿布。
  小宝宝不哭了,竟然安静地望着她笑了。她看看时间已经是九点过了,就立刻穿衣服下床。
  小宝宝已经一岁半多了,她不再喂奶水了。喂了奶粉之后她才吃饭,然后就抱着小宝宝出去四处散步。因为太过于清闲了,她总是会想一些心里的事情,一想到早上补睡眠做的那些光怪陆离的梦她就心如鹿撞,哎,怎么就梦见和军娃干那种事情呢!他也不是自己的啥子人嘛,自己怎么能够和他那样了呢,哎呀,真是太羞人了!她觉得自己很无耻,可是一旦心里空闲下来就又会情不自禁地想到那些梦中风光旖旎的场景。

  吃了中午饭后,小宝贝是要睡觉的,她就推着躺在婴儿车里睡觉的小宝宝和婆婆一起去了离家不远的枇杷园里采摘枇杷子。
  枇杷林的那些枇杷树只有一人多高,只见黄橙橙的枇杷挂满了树子,大部分的枇杷站在地上就可以采摘下来,高的地方就使用人字梯,当然都是由邹丽琼楼爬上去采摘,因为婆婆毕竟上了年纪上下不方便嘛。
  因为邹丽琼穿的是一件天蓝色的紧身短袖体恤衫,体恤衫是齐腰的那种比较短,所以当她伸出拿着专用剪子的玉手去剪隔得比较远的枝桠上的枇杷子时,就不得不绷直腰身去操作了,如此一来她那短腰的体恤衫就遮不住腰部的肌肤了,这样裸露出了好一圈动人的雪白来!
  没想到现在居然有一个男人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诱人的情景,他呆呆地望着这个美少丨妇丨的雪白小蛮腰,口水长流。
  当邹丽琼又转向另一个方向伸长玉手去剪枇杷子时,仿佛觉得有个人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这个方向正好对着大路,那个男人就站在路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所以当她下意识地顺着感觉望过去时,正好和男人色迷迷的目光碰个正着。
  邹丽琼吓了一跳,差一点没从人字梯上摔下来,她本能地一把抓紧梯子,似乎意识到自己腰部肌肤露了出来,立刻本能的一松绷直了的身子,下意识地拉了拉衣服的下摆,看着男人没好气地质问道:“郑屠夫,你在这里看啥子?”
  屠夫哥郑大鹏吞了吞口水嬉皮笑脸道道:“哦,没看啥子,没看啥子嘛,刚才经过这里,看到你们家的枇杷子黄灿灿的好安逸哦,真想采两个来尝一尝呢!”
  “大兄弟你今天咋这么早就收摊了呢?”邹丽琼的婆婆不明就里,竟然笑呵呵地招呼郑大鹏,因为以前她去镇上买肉,同样的价钱郑大鹏总是给她割好的,所以两人的关系处得还不错!
  “嘿嘿嘿,今天生意好!不到两点钟就卖完了!回来洗了个澡,就出来随便逛逛。”郑大鹏立刻掏出十块钱一盒的红塔山点燃一支惬意地站在那里吞云吐雾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