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643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功坐在那里,看到这一情况,并没有动声色,周良可以不欢迎他,也可以不把他放在眼里,但是只要他有本事,工作做的好,他情愿为他服务。

  “周院长,介绍一下你们的情况吧,我今天来到这里就是学习的,把你们法院的宝贵经验介绍给我听听。”陈功扭头看了周良一眼说道。
  周良闻言,便朝旁边的一个副院长道:“梁院长,你来讲讲吧。“
  梁院长是常务副院长,法院里的二把手,而且他还是张仁原来核心圈的人,他与周良的关系不大和睦,可是他搞不过周良。
  要说他有张仁支持,怎么还搞不过周良呢,因为周良是从京城下派的,在京城人脉广泛,他都不把张仁放在眼里,怎么会把他一个二把手副院长放在眼里?
  现在,他一看到周良似乎也不把陈功放在眼里,心里面就有了主意,觉得这是一个机会,现在张仁离任了,他便想着能攀上陈功这棵大树,现在一看周良让他汇报情况,他立马大声地汇报起来。
  在汇报的时候,他不停地看向陈功,好让陈功觉得他精明强干。陈功一看到周良让副院长汇报工作,一时让他大失所望。

  他过来就是想听周良的情况汇报,看一看周良的水平,学习一下周良的学术思想,但是现在一看,他居然不自己汇报情况,却是让副院长汇报。
  陈功一看,表情就变的有些冰冷了,本来过来调研情况的,想起来应当是一次愉快的事情,可没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
  当然了,这个也可能怪他自
  己,如果周良在向他汇报大楼建设的时候,他表现的热情一点,肯定一点,或许就不会这样了。
  然而如果他这样做,那他就不是陈功了,过来调研一趟,走个形式,与周良等人认识一下,那就大功告成了,这样做太简单了吧,为什么说当官好做呢,就是因为当官的一些人只要学会了圆滑,学会了世故,这官就能当的下去,这样的官员当然是容易当了。
  但是如果遍地都是这种官员,要官员还有什么意义,陈功就想改变这种情况,既然他来到了法院,就要把自己的领导风格与思想传递给法院,让他们有所改变,而不是去适应法院的节奏,与他们打成所谓的一片。
  梁副院长侃侃而谈,但是基本上照本宣科,陈功听起来有些乏味,还没有听完,陈功就招手制止道:“好了,你们的这个材料临走时可以让我带走,不必再讲了,我今天到这里来,主要是调研情况,听取你们的意见的,既然说是调研,那就要听到真实的情况,现在你们自己先讲一讲,群众对你们的法院满意度有多少?不论楼盖的有多高,数字有多么完美,关键是,群众对我们满意有多少,如果群众对我们不满意,我们做的工作再多,付出的努力再大,有什么意义吗?

  陈功一开口说了这话,会议室里头立刻变的非常安静了,梁副院长也是怔住了,没想到陈功此时一点面子也是不给法院了,当然更没有给周良,他略是扫了一眼,便发现周良的脸色刹那间变的有些苍白。
  其他院领导班子成员显然也是感到非常惊讶,他们都偷偷地看了周良与陈功一眼,陈功坐在那里坦然自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但是周良的脸上就是很难看了,他们心里不禁在想,难道说陈功今天过来是找茬的吗,周良这个博士院长可是脸皮薄,陈功这样讲,回头他肯定是恼了。
  而陈功根本无视周良的情况,继续在那儿侃侃而谈。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 打脸了
  “公平正义是我们法院工作的灵魂,在这个事情我们做了多少,我们心里要有底气,我过来了解这个情况,存在哪些问题,我们都要讲出来,作为我们下一步工作开展的基础,俗话说,公平正义比太阳还光辉,把公平正义的事情做好了,法院的形象那就比任何都伟大,同志们,我们平时要的不是什么冰冷的数字,也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情,我们要的就是这个,今天过来与各位同志们聊一聊这个事情,法院今后工作的准绳是什么,我们有一句话叫做以法律为准,以事实为依据,这是一个技述标准,但是我们最根本的标准是什么,那就是公平正义,无论是事实与法律,都应当带着能让老百姓感受到的体温,没有体温那都是冰冷的,群众如何能感受到公平正义呢?

  比如正当防卫这个问题,两个人打架,本来一个人是受害人,受到别人欺负,可是最后他不愿意受欺负了,反过来把加害人给打伤了,打死了,这个是不是正当防卫?法律是怎么规定的,我看很网友在下面评论说这是正当防卫,可是我们的法律专家说,这是防卫过当,因为他超过了限度,把人给打死了,不打死没事,一打死就过当,这个我们看上去是在保护所有人的权益,但是却是让很多守法的老百姓战战兢兢,遇到坏人只能躲着走,不敢与他们坚决斗争,一斗争不但可能受到坏人的报复,而且还会受到法律的追究,这样的法律裁判,到了最后有什么体温呢?

  法院是法律专家,但是法律专家不是科学家,不能一加一加就等于二,法律专家首先是社会学家,要有政治意识,大局意识,群众意识,得符合社会所要求的公平正义的要求,我们在这上面做的够不够?有人听我这样一讲,可能会提出质疑,公平正义看不见摸不着,如果都凭着个人的感情来判案,
  那就乱套了。我没说让你们按着个人感情来判案,而是要求你们按照公平正义的标准,按照大多数人的情感来判案,如果你判的案子都不能让一个人心服口服,怎么能让其他的老百姓心服口服?公平正义是我们法官脖子上的一道枷锁,如果你判错了,屁股坐歪了,你自己就能感到这道枷锁在不断地变紧,人人心中都有杆秤啊,不要把法律搞的多么高深,把这杆秤放平了,一切就好办了,今天我多说这两句,希望能引起同志们的警醒。“

  陈功把这些话一讲,众人听的既仔细又很惊叹,陈功作为政法委书记,讲的内容比专门的法律专家讲的还清楚还透彻啊。
  法律没有那么高深,这不就是在打博士院长周良的脸吗,周良自许为法律专家,平时在院里头开会,那是绝对看不起其他的院领导班子成员的,可是现在陈功这样一讲,明显就让他很难看了。
  周良顿时有些坐不住,在陈功说完之后,便说道:“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 ,而在于经验,陈书记讲的非常好,但是,如果把法律说的这么不堪,那我们就会失去对法律的敬畏 ,法律必须被信仰,老百姓朴素的感情并不一定就符合公平正义的要求,我们的法律不可能一直在低层次运转,比如过去说杀人偿命,可是作为现代法律来说,杀人偿命未必就是对的,老百姓对此还是不大理解,我们对公平正义的要求,还是要坚守着对法律的信仰,而不能让群众牵着鼻子走。

  日期:2018-10-23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