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6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是看的清楚的,也是想的明白的。毕竟人家是历经了失落,沉到过河底,静看过闲庭信步,独踏过潮起潮落。再者说了,人家那圣贤书不是白讲的,虽然王珂儿没有学到多少,可是陈九江自己却在失落中成长,在寂寞中研修。
  即便如此,当陈九江身在江湖的时候,也不得不言不由衷。富美丽刚走,胡丽丽就踏入了陈九江的办公室。这次胡丽丽送来的礼包更厚,装着的大团结更多。
  胡丽丽说,陈县长,谢谢您一直以来的关怀,希望今后在您的领导下,咱们府办的工作能蒸蒸日上,越升越高。
  大河县是于向荣的,从常委会到县委都是于向荣的。但是大河县政府却是富春生的,府办主任,县长大人的大秘书,无论如何都要一位知心人的。

  胡丽丽是不是富春生的知心人呢,当然不是。不但不是,胡丽丽还曾经是富春生死对头石建昌的嫡系部队。虽然石建昌死了之后,胡丽丽就学着魏征弃暗投明了。但是富春生对她的芥蒂却一点都没有减少。
  尽管富春生总是做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可是陈九江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他对这位随时随地都愿意和他唱上一曲北国之春的职场俏佳人,并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么信任。
  秘书是个极其特殊的工作,它不但需要从业者勤劳肯干,善于领悟领导的意图。更需要守得住心,看的住嘴。胡丽丽看不住嘴,也守不住心。
  她想表忠心,可是忠心之后,若是没有及时回报,就会牢骚满腹,忍不住的将怨念发泄了出来。她想守秘密,可是忍不住炫耀的心,总是将知道的信息适时的传达给了身边的人,以此来证明她一直出来权力的中心。
  她喜欢鹤立鸡群的感觉,她享受万众瞩目的眼神。她期待成为焦点,想着扮演主角。这些想法都是要不得的,因为县政府是富春生和副县长们的舞台。谁也不想让她抢了风头。
  陈九江看都不看一眼,就将信封推回到了胡丽丽的面前,他诚挚的说道:“胡主任,你的心意我明白。可是你的事情我做不了。我还是那句话,县政府的一把手是富春生同志,不是其他任何人。谁的意见都代表不了他的想法。”
  胡丽丽见陈九江说的认真坚决,只好拿起了信封装进了口袋里。只是因为紧张,险些让信封掉到了地上。
  陈九江看着略显狼狈的胡丽丽,心中不由暗叹道,人就是这样,求取功名的时候,小心谨慎,惴惴不安。生恐一个小动作就失去了理想的追求。可是一旦得到了,就会原形毕露的肆意挥霍,无所顾忌。
  待胡丽丽走到门口的时候,陈九江才开口说道:“胡主任,若想达成所愿,最好要找富县长好好的谈一谈。”
  胡丽丽感激的说了声谢谢,然后走了出去。
  陈九江看的出胡丽丽的言不由衷,可是这样怨的了人家吗,毕竟你没有帮到她的忙,人家能跟你说句谢谢就不错了。

  人就是这么势利,用得上的自然是尽力恭维,可是对于不愿伸出援助之手的人来说,简直和仇人无异。
  陈九江正在感叹,谢恩的人就来了。秦长安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他涨红的脸上掩饰不住,满满的都是喜悦。他毕恭毕敬的将一个信封放到了陈九江的桌子上,然后束手而立,恭敬的说道:“陈县长,谢谢。”
  秦长安如愿以偿的到了教育局,去当第四还是第五把交椅的副局长。可是即便如此,他也欣喜若狂。副局长只给局长拎包,而下面有无数个人给他拎包。更何况是人口大县的大河县。民办公办的老师一大把,即便是他一天见上十几个,一年时间也不见得能认的全面。
  教育局历来是穷衙门富官僚。领导一个屁放到了下面都能换成一堆金光闪闪的百元大钞。趁着陈九江在,秦长安干上个十年八载,买车买房,跑马圈地是没有问题的。你说,这让秦长安怎么不心声喜悦呢。
  陈九江躺在沙发里笑着说道:“老秦啊,不要跟我来这一套了。这可是你这些年任劳任怨为组织奉献应该得的。还是赶紧的将东西都收起来吧。”
  陈九江摆着手,一脸真诚的道:“陈县长,若不是有您提携我,即便是我再奉献几年,我也没有今天的进步。这点心意请您一定要收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办了事一定要收谢礼。有的人喜欢事前收,有的人喜欢事后收。陈九江虽然不喜欢收,但是也不能破了规矩。因为这个时候你不收,只会让人惶恐不会让人心生怯意。
  就像刚才陈九江拒绝胡丽丽一样,你不收礼,就意味着你不会为人家办事。如此一来,一件好事反而就会办成坏事。
  陈九江笑了笑,就不再提桌子上的信封。而是嘱咐他说,明天会有个新人要来,让他带上一带。
  新人就是秋天推荐的那位白云镇的小亲戚。白天明出生在白云镇,成长在白云镇,除了上大学,工作又在白云镇。为此大学里的女朋友都弃他而去。
  为此白天明很痛心,他对女朋友说,任何人的人生总是会有一个开端,就像事业一样,总是从低处一步一步的踏上人生的巅峰。所以跟着我吧,我会踏着崎岖的官路,一步一步的攀登到人生的巅峰,给你一个美好的未来。
  女朋友说,我相信你有未来就像我相信你真的爱我一样。可是爱是永恒的,它不会衰老,不会变质,但是我的容颜却会老去。你打算什么时候送我到巅峰,什么时候给我美好?是我白发苍苍,还是我鸡皮鹤发。
  白天明悲愤的问女朋友,难道我们的爱就那么经不起现实的考验?区区的两个小时车程就让你退却了?难道我们的爱就那么的脆弱,一离开了象牙塔就要劳燕分飞?相信我,我的爱,对得起你的青春,值得你的守候。
  女朋友说,别傻了,路远了,心会近吗?两情若是长久时,必定要朝朝暮暮。再说,让咱们的爱出现裂痕的不是路途,也不是城乡的差距,而是思想。我像一只小小鸟,想要飞呀飞,而你却想当一只大笨象,只知道迈着方步,低头喝水。所以,你跟不上我的脚步了。
  即便如此,白天明还是不甘心,他拉着女朋友的手说,如果有一天,我成了县长,市长,见面的时候你是否会后悔。
  女朋友毫不犹豫的说,别傻了。现在都不后悔,以后会吗?
  事实上,会不会很难说。但是将这个条件前面加上一个如果的时候。那就一定不会了。因为也许二十年,三十年后,当白天明退休的时候,还是个普通的办事员,也未可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