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0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萧晋是个“野人”,天不怕地不怕,又极善于借势,再加上邓睿明自作孽留下的一堆小辫子,莫说邓兴安只是一个五品大员,就算是二品巡抚,他也敢怼上一怼。
  当然,敢怼是一回事,会不会怼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二品大员的背后牵扯太多,现在的他要是招惹了,想全身而退可不容易。
  “萧……先生,”情势的急转直下,让邓睿明再没了一丝一毫身为龙朔太子爷的觉悟,谦卑且恳切的开口说道,“你想要什么?或者说,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萧晋没有回答,因为夏愔愔已经走了过来,手里又拿着一张湿巾,显然还是要给他擦脸。这次没了理由,他只能躲。

  低头看看腕表,距离结束跟辛冰的通话已经过去了六分钟,心里还没有完全发泄爽,必须抓紧时间。
  于是,他转身就走向了一旁。
  夏愔愔支棱着握湿巾的手呆在那里,尽管看见萧晋是去捡钢筋了,心中还是幽幽的叹了口气。
  她并不迟钝,自然体会得到萧晋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但紧接着,专属于夏家千金的那股子不服输劲头又涌了上来。女孩儿撇了撇嘴,放下拿湿巾的手,就那么目不转睛的等着他回来。

  对此,萧晋除了头疼,一点办法都没有。
  见萧晋拎了一根粗粗的钢筋走过来,邓睿明吓的头发都竖了起来,一边手脚并用的往后挪,一边惊骇的大喊道:“萧先生,你听我说,放过我,我保证以后绝不再冒犯你半分。
  另外……另外我也可以把江畔的一间酒吧送给你,那是那条街上最大的一间,价值将近一个亿,我……”
  “你有没有听过‘陈蕾’这个名字?”萧晋出声打断他问。

  邓睿明一怔,皱眉在记忆中翻找了一遍,也没找到有什么印象,只能摇头道:“没……没听说过。”
  萧晋的表情一点都不意外,走到他的身前,用钢筋的前端抵住他的一条小腿,说:“我想你也应该没有听说过,因为,她被你勒死的时候,估计早就不记得自己原本的名字叫什么了。”
  听到“勒死”两个字,邓睿明的瞳孔瞬间缩成了针尖大小,或许是回忆起了什么,脸上露出极度惊恐的神色,颤声道:“不……不可能!她是我舅舅从赌船上买来的超级玩偶,没名没姓,连自主意识都没有,你怎么可能会认识她?”
  “是啊!我确实不应该认识她的。”萧晋叹息一般的说道,“但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上天不愿意见到一个从小就经历苦难的女孩儿死的不明不白;又或许是她的怨灵看上了我,想让我帮她了却心愿,毕竟,小爷儿一向都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嘛!”
  站在后面的夏愔愔不知道他们说的陈蕾是谁,但听到最后一句,还是下意识的撇了撇嘴,心里酸酸涩涩的超级不爽。
  可是,相比起邓睿明此时的感受,她的不爽简直就是天堂。
  不知道是不是被萧晋给吓到了,他的脸色已经白到几乎透明,眼神也变得涣散没了焦距,神情时而狰狞,时而委屈,似乎正在经受特别强烈的精神冲击。
  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刚刚才二十一岁的年轻人。

  当然,萧晋是不会对他升起丝毫怜悯之心的,抵在他小腿上的钢筋前端轻轻一抬,然后迅疾下落。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那条小腿就变得和动物一样,多了一个向后折的弯角。
  陷入灵魂挣扎的邓睿明醒过神来,呆呆的看了自己小腿好一会儿,就像是慢动作一样,眼睛缓缓睁大的同时,嘴巴也一点点张开。
  然而,本该紧接着出来的尖叫却没有出现,因为萧晋抬起钢筋在他的脖颈处击点了一下,他就变成了哑巴,只能张大了嘴,任凭喉结蠕动,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记住‘陈蕾’这个名字,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再次见面的。”
  萧晋的声音阴寒无比,接着又将钢筋前端抵在邓睿明的另一条小腿上,又道:“抱歉!原本打算只断你一条腿的。

  但没办法,之前你说我抢了你的女人,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明明是你觊觎老子的小妞儿而不可得,咋就成抢你的了?这要是传出去,老子不要面子了吗?
  这还不算,刚刚你居然还想染指老子的另外一个女人,这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要是老子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以后还有什么脸出去泡妞儿?”
  话音未落,钢筋又一次抬起,然后落下。
  用“目呲欲裂”来形容邓睿明此时的表情,再贴切不过,尽管他一点都不愤怒,但剧痛以及无法叫喊出来的声音,还是让他双目通红,似乎下一刻就会从眼眶里蹦出来。

  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他躺在地上,双手手指死死的抠住地面,指甲都翻转过来也毫无所觉,看上去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可怜。
  他已经彻底废了,萧晋用钢筋捣断了他的两条腿骨,与钢筋接触的那部分骨头直接碎在了肌肉内,根本不可能再接上。
  当然,萧晋相信裴子衿的能力,邓睿明的死刑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了,腿能不能恢复,根本无关痛痒。
  再次看看腕表,萧晋丢掉钢筋,顺势将邓睿明踢昏过去,然后便对三角眼喊道:“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准备吧!”
  “哎!”三角眼答应一声,便对手下们吼道:“都该怎么做,刚刚已经跟你们说的很清楚了,好好的,自然啥事儿都没有,可要是谁敢掉链子,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行了,赶紧自己找地儿躺着去!”
  说完,他又冲萧晋讨好的笑笑,自己弯腰抄起半块砖头,咬牙往脑门上一砸,便干脆利落的昏倒在地。
  萧晋挑起眉,哭笑不得的吐槽道:“不过是让你装着被我打倒而已,要不要对自己这么狠啊!”

  话音刚落,忽然感觉脸上一凉,紧接着已经熟悉的香水味道便进入了鼻腔——到最后,他还是没能躲掉夏愔愔手里那张执着的湿巾。
  心里默叹口气,他说:“把湿巾给我,我自己擦就好。”
  夏愔愔不吭声,手上动作不停,但似乎不太习惯伺候人,力道并不怎么稳定,忽轻忽重的,碰的他伤口很疼。
  萧晋没了办法,索性盘腿坐在地上,闭上眼,摆出一副任宰任剐的模样。
  夏愔愔嘴角微翘,也在一旁跪坐下来,依偎着他,一边继续擦拭,一边带着笑意问:“我刚才擦疼了你,你为什么不生气?”
  萧晋眼睛不睁,没好气道:“你是受虐狂吗?非要我劈头盖脸的骂你一顿才舒服?”

  “不,”夏愔愔轻轻摇了摇头,道,“我是想说,你肯定特别不擅长拒绝女人,不然的话,刚才趁我擦疼你的机会发火,就算不能让我直接讨厌你,应该也会起一点作用的。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你的女人会那么多的原因吧!”
  萧晋仔细想想,发现这小妞儿说的还真一点不差,不由苦笑道:“既然你把话都说开了,那我还真想问一下:为什么?”
  “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它只会在喜欢上之后才出现。”
  日期:2017-11-09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