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妈的秘密》
第261节

作者: 闪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屁的资格,老子以后就是这班上的老大,反正不管怎么样,就算大家都支持你,我就是不服,你以为你能打又怎么样,一个外地狗而已。”
  可是他要出去,姚子他们却拦住了他,不让开。赵航问他啥意思,姚子指了指我说:
  “我们老大还没发话你可以离开呢。”
  然后姚子就站着不动,这赵航,气呼呼的,就要打姚子,我过去以后,拉住了他的手腕,这赵航,越发的过分,大声的咆哮:
  “打我啊,你敢动我试试,我让你明天就在这学校混不下去,你信不信?”
  我抬手就给了他一嘴巴子,这一嘴巴子打的挺狠的,嘴唇都出血了,估计他耳朵都暂时的失聪了,他身子晃了晃,都没站稳,差点没摔倒,幸好他宿舍的人扶着他,他才站稳。
  我冷笑了声:
  “我还真想试试,你能怎么样让我混不下去。”
  他怎么都没想到,我敢打他,他指着我,擦了擦自己的嘴角,不可思议的问道:

  “你,你居然敢打我,你等着,你等着的。”
  我看着他,直接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他刚刚爬起来的,这下又脸色惨然的倒了下去,捂着肚子不停喊疼。
  我这时候打开了门,从他身上跨了过去,同时我和他说:
  “明天,我给你机会,让我在这学校里混不下去!我等着你!”
  然后我其他兄弟,也跟着我一起从他身上跨过去,对他不断的侮辱。他愤恨的大叫,大骂,但是我们只是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其实我心里有打突突,万一有那种很有权势的人做背景,那我不会被开除么?但我想了下,应该不至于那么背运。
  出去的时候,明明和强哥还和我说,

  “这小子就知道装逼,峰哥,你干得漂亮!要是我的话,我就把他反锁在教室里,让他一晚上在里面吹冷风!”
  强哥说,“明明你真贱。”
  明明说,“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但姚子却说,“疯子,怎么说,有底么,这家伙据说是本地人。”
  我一拍大腿骂道:
  “本地人怎么了,本地人就算是喊一百个混混,也进不来学校,咱们这几天,吃住都在学校里,看他能把我们怎么样!”
  其他人都哈哈大笑,小嘉也在笑,只有姚子眼睛突然间变得深邃起来,他和我说:
  “要不这样,我和我队长说一声,要是有事儿,咱们就找他们一起,外面就算来了人,咱们也不怕!而且,峰哥你的本事我们都知道,你就是落单了,对方也没法拿你怎么样!”
  姚子变得谨慎了,也许是因为这几次和黑胖子他们一伙人打过好几次架,所总结的经验吧。姚子说他以前也混过一年半载的,但是混的都不大,混混都没啥大出息。
  我和他说,“这话你说错了,混的差的混混,当然只会抢小孩的钱收保护费,但混的好的混混,都是地下势力的枭雄人物,弹手间灰飞烟灭,指挥千军万马,谁人能敌?”
  那天晚上,我们一溜烟儿就把这事儿给忘了,没把赵航这孙子放在眼里,可是谁能想到一个晚上的功夫,事情就变成了另外一种景象。
  第二天早上我们是打算逃课不去上课的,因为一般情况下周末晚点名之后,辅导员和班主任见过我们之后,第二天早上是不会去点名的,平时有任课老师去的话,会让其他的同学给我们点到,这样就代表我们来了,没被扣分记录就行了。
  但是没想到,那天早上,班主任和辅导员居然都去了,跟着一起去的,还有我们系的系书记。
  我们在睡梦中被吵醒,因为昨天晚上我们打游戏打的很晚,睡觉的时候都快天亮了,有人来吵吵我们,我们都快疯了,尤其是我,捡起我旁边的水壶就扔了过去,骂了句:“草,谁啊,不想活了是吗,打搅我们睡觉。”

  不光是我,明明强哥他们也是一样,气呼呼的,都快要骂死来敲门的了。
  可是一阵敲门声过后,有人拿钥匙开了门,我们这就懵逼了,这怎么回事。推开门进来的,居然是姚子,不光是姚子,还有班主任和辅导员,班主任和辅导员都是女的啊。
  这时候,吓坏了的我们,尤其是明明,他喜欢裸睡,衣服都没穿就这么下来了,还被她们给看了个光,班主任就黑着脸,走了出去,还同时和姚子说了句:
  “让他们赶紧的穿好衣服,给我到楼下来!”
  然后就和辅导员下去了。
  我们几个,都被吓傻了眼,明明也不觉得自己暴露了很丢人,而是很害怕,我们两个宿舍的,除了明明和小孙去上课了,其他的,全部逃课,这可是要记录处罚的啊,挂科那可是死一般的感觉。
  读过大学的也知道,挂科太多的话,如果没有重修的机会,直接就要留级的,不要以为大学就不会留级了,留级,那可是比死还要丢人的事情。
  我们几个,诚惶诚恐的穿好了衣服以后,都十分害怕,还一路上问姚子怎么回事,是不是因为我们集体旷课的缘故。
  姚子说,“不是,是因为赵航。”
  本来我还很害怕的,这一下,就被气笑了,真的是被气笑了,没想到这狗日的赵航,没去找什么社会老大,而是告状了,跟孩子告老师似的,这特么搞笑。
  其他人听到了,也纷纷骂道,“卧槽,真的假的,告老师?要不要点逼脸了!”
  明明,强哥这些人表示,得把这赵航给揍一顿,下次往死里揍,省的他喜欢告老师。
  小嘉说了句,

  “依我看,他应该是没什么背景才对,否则怎么会告老师。”
  我们下楼以后,班主任和辅导员就在宿舍管理员的小办公室里坐着,等着我们呢。
  我们几个,像是罪人一样,进去以后,耸拉着脑袋,辅导员就指着我们就开始说了:
  “一个个的,像什么样子,是来读书的吗,来这里睡大觉的,这都几点了,大家都上课了,你们昨晚干什么去了,啊?做贼去了啊?”
  知道这是来自长辈的训斥,我们不敢说话,只是耸拉着脑袋,班主任点了点我们的脑袋,用手指戳的,还有点疼,她开始说了:
  “张峰啊,你说说你,来学校不上课不说,还称王称霸称老大了是吧?这学校,是你拜老大的堂口吗?”
  其他的人和我,皆都是一怔,只能低下头认错,这时候,我们系的书记过来了,皱着眉头,扫了一圈我们,问了句:

  “丁老师啊,这些人里面的谁叫张峰啊?”
  我们班主任指了指我,我也看向了书记。
  书记看了看我说:
  “小伙子,挺津神的一个,怎么不好好相处呢,还打什么架,上次军训的时候也有你吧,我记得是不是有你?”
  我没说话,这事儿已经不是秘密,我们系,不知道我名字的人很多,但是几乎没人不知道我的事迹,那个敢一个人单挑教官的园林系新生,很吊。

  我们班主任和辅导员,也不敢说什么,书记都来了,当然是他最大。
  书记拍拍我的肩膀问我:
  日期:2017-12-11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