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0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唐书记表示理解,跟对方握握手,送到了门口。
  如海同志被带走了,唐书记喊了秘书,“你通知一下雪虹同志,叫她马上过来。”
  宁雪虹其实已经知道了这事,只是一直没有露面。接到唐书记秘书的电话,她这才赶过来。
  唐书记道:“这可是个多事之秋啊!雪虹同志,压在我们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了。”
  宁雪虹知道他的意思,顾秋同志被降级,成为一名副厅级干部。如海同志被带走,因为涉及到他女婿公司的一些事情。
  现在常委班子里,只有他们两个能坚挺了。
  宁雪虹道:“等吧,上面会有说法的。”
  唐书记道,“我的意思是,让你观察一下,我们目前的处境,最好能向上面建议,能从下面提拨一二名干部上来。”
  宁雪虹看着唐书记,“我不是组织部长,这事我不好插手吧!”
  唐书记一脸不悦,“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种话?”言下之意,现在只有宁家和唐家能说得上话,宁雪虹提出来的人选,绝对不会有问题。而且他也相信,宁雪虹这人不会图私。
  宁雪虹想了想,“这事我得好好琢磨一下,不能太草率了。”
  “嗯,那这样吧,你我各拟几个名单,然后再合计一下。”
  宁雪虹没有多话,点头离开/。

  顾秋根本不知道,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收到自己被降职的消息,有人劝他,叫他退出来算了,不如去从商。
  这样倒是快活自在。
  顾秋心里明白,自己不能这么做。
  副厅级也是官啊,而且是个不小的官。以现在自己这年纪,努力一把还是有希望的。
  正和从彤商量着以后的打算,那边有电话来了,顾秋接了电话,“什么?如海同志被带走了?”
  于是他笑了下,“知道了!”
  “韩琛啊,你也准备一下,到下面去挂他职吧,别老跟着我了!”
  韩琛还想说什么,顾秋已经挂了电话。

  南川的张俊副市长来看顾秋,顾秋看着张俊,“你来干嘛?不怕我连累你啊!”
  张俊呵呵地笑,“我是来连累你的。”现在顾秋是副厅级,人家张俊也是副厅,两个人对上号了。
  只不过张俊心里明白,顾秋哪怕是降到科员,也比他这个副市长好使,一般人哪敢轻看他半眼?
  现在很多人发愁呢,顾秋真要是被放下去,不管到哪个单位,都很伤人啊!
  那些厅长下面坐着一个曾经是副省长的副职,他心里怎么想?
  换了你,恐怕也坐立不安了吧?
  张俊提了两瓶好酒,“我特意过来蹭饭的。”

  顾秋摇头,“提酒干嘛?你这不是骂人嘛?”
  两人开着玩笑,自从武源市之后,张俊与顾秋的关系越来越好。顾秋心里也明白,张俊这个时候过来,无非是想说,不论情况有多坏,我都永远跟随你左右。
  顾秋哪能不知?
  只是不想在这个时候,把张俊拖下水。
  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如海同志的事,因为这件事情极度保密,唐书记不会跟任何人透露。
  只是工作上,让唐书记头大了。

  常务副省长顾秋被降级,如海同志又被带走,政府的工作,得找个人来撑着才是。
  他正和宁雪虹在琢磨着接班人的事情呢。
  最近发生的这些事,让唐书记极度郁闷。早知道就不应该提出,让顾秋上来。
  为了让顾秋上来,杜一文被调走,腾出来的位置被水如海抢走。这只是其一。
  杜一文调走之后,南阳本来的平静,瞬间被打破。可大家争来争去,最后的结果呢?
  唐书记对此,历来是深恶痛绝。

  但他也知道,顾左两家之恩怨,已经根深蒂固,短时间内不可能解决。
  但南阳搞成这样子,他心里不恼火才怪了。
  唐书记虽然极力反对这种内斗,班子不团结,不和睦,但他也阻止不了,更管不住别人的心。
  以前左书记在南阳,也算是顺利,平静。阳书记在的时候,虽然他这个人不太作为,只求唯稳,但人家也没说什么大的乱子。
  于是,唐书记有了一个总结。
  这一切,都归功于一个人。
  杜一文。
  杜一文这人不跟人家抢功劳,也不锋芒毕露,他就这样踏踏实实,所以两边没有太多的矛盾。
  能有这样的搭挡,才是自己的福气。可杜一文走了,不可能再回到南阳。
  唐书记决定,从下面提拨一个可以培养的目标人物出来。或者说,将来把南阳交到这种人手里,自己也可以放心了。
  虽然说他这个书记,无法直接任命省委常委,可他的推荐权,还是有很大作用的。

  唐书记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杨竹英正准备去省城看顾秋。老杨说,“竹英啊,这个时候你不能去,千万不能。”
  杨竹英瞪了老杨一眼,“你什么心态?”
  老杨说:“这不是我心态不好,而是关心你嘛。眼下这时候,人家连避都来不及,你还往枪口上撞?你别看他是顾家的人,上面一旦追究下来,他不是也没有保住?”
  “从副部跌到副厅,多大的伤啊!现在你的级别也比他高,你这个时候去,万一让人看到,你认为合适吗?”
  “不管怎么说,反正我不许你去。”
  杨竹英恼火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当初人家混得好的时候,他就天天叫我喊人家过来吃饭,巴结人家。现在人家挨处分了,你就疏远人家?干什么啊?”

  老杨一脸严肃,“我这是为了你好。爬到今天你容易吗?一个女人家,更不容易。”
  杨竹英看着老杨,摇了摇头,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他是这样的人呢?当初可是一个劲地叫自己喊顾秋过来吃饭。现在顾秋一出事,他拍拍屁股不认人了。
  看老杨的眼神,有些失望。
  老杨是真不希望自己的老婆去见顾秋,万一被人上了眼药,这下可麻烦大了。
  在他看来,杨竹英现在这年龄,又爬到市委一把手这一级,再上一个台阶,那是绝对的。
  做男人的,能不指望她再上进一点?进省常委的话,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试想这么大一个省,常委能有几个人啊?
  杨竹英见老杨这思想,也不想跟他多说什么,洗了个澡,早早睡下。
  老杨的手机响了,接了个电话,朝卧室里喊了句,“竹英,我出去下。”
  杨竹英也不管他,老杨就换了衣服出门。
  第二天一早,杨竹英换了一身浅色的西服,在镜子里端详了很久,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还是蛮不错的。
  四十岁的人了,能保持着三十多岁的容颜,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丰满,并不代表胖。
  胖则是意味着,有多余的肥肉。
  杨竹英上班的时候,对秘书说,“你留下来守办公室,我去省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