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7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门。”
  常秉尧故作恍然,“那要经过驯兽场,看来你和那里有不解之缘。方才没仔细瞧,稍后去里面走一趟,算是惩戒。”
  乔苍应了声,沉默走出书房,阿彪早已在门口等候,对这结果一早料到,他微微躬身,让出一条路,乔苍倏而停滞,立在原地不动,摸出烟盒,故意等着,阿彪明白他的意思,主动递上打火机点着,他斜倚墙壁,吞云吐雾,半分钟过去,仍没有离开走廊前往受刑的打算。
  阿彪笑,“苍哥,天快黑了,您还是听常爷的话,别让咱当手下的为难。”

  乔苍眯眼透过烟雾打量他,漳州送来的消息都要经过阿彪的手,才会透到常秉尧那一处,显然自己那些银子都喂了狗,没拿下这狗东西的忠心,他嗓音荫森森,“你挺积极。”
  阿彪听出讽剌,装聋作哑表忠心,“为常爷办事,不够耳聪目明,怎么守得住位置。江湖能人辈出,有了更好的,我还算个屁。”
  乔苍勾唇冷笑,将烟蒂掐灭,丢在阿彪脚下,步下楼梯。
  驯兽场路途不近,步行十几分钟后才抵达,刚刚喂食过的驯兽师打开栅栏门,身后随行马仔将乔苍往场内一推,迅速抽身后退,合拢门封上铁锁,尘土飞扬,飒飒风声,猎狗的狂吠从一堵矮矮窄窄的石门内传出,蜿蜒流淌的零散鸡毛散落一地,随着卷风一同飘起。

  驯兽师说了声得罪,翻身利落爬上高墙,吹了个悠长响亮的口哨,不知哪里的机关被触动,石门轰然打开,一团模糊的影子若隐若现,从幽深漆黑的深处挪动,几只野蛮健硕的猎狗狂奔而出,爪蹄踩踏在沙土坑中,哒哒作响,犹如一场吞噬天地的风暴。
  乔苍身形稍稍一晃,下一刻便被扑倒,尖厉的獠牙剌穿皮肉入骨三分,撕心裂肺的剧痛遍布全身每一寸,他本能举起手,试图将咬住自己的猎狗拧死,然而他掌心在触及猎狗的头部时,忽然又停顿,事情总要有个了结,常秉尧将他丢进驯兽场,无非让他吃点苦头,长长教训,他性子再桀骜不驯,常秉尧地盘上必须收敛,他想看乔苍到底肯不肯低头,服不服管教。小不忍则乱大谋,这点委屈不吃,就会有大麻烦等着。

  他咬牙缩回了手,第二条猎狗从远处腾飞而落,一口咬在他肩膀,喀嚓一声,乔苍清晰听到骨头在它牙齿间被嗑开,不过猎狗没有讨到便宜,他不动声色使了内力,将腕子和指尖的筋脉渡到手臂,抻成胜过钢筋坚硬的横梁,猎狗的牙齿险些被崩断,第三条,第四条,蜂拥而至,乔苍竭力护住咽喉和动脉,其余地方完全暴露在猎狗的撕咬中,直到他身上爬满猎狗,在不断加深加重的灼痛里近乎晕厥,驯兽师终于得到指令,从高墙一跃而下,使用皮鞭和猎丨枪丨将狗群拖拽起,赶入牢笼。

  粘着血迹的獠牙在乔苍模糊的视线中隐去,消失,他倒在一片狼藉上,身体几处裸露在外的皮肉翻开,曝出森森白骨,鲜红的血浆被暴晒和风吹凝固,结为一道道红咖,触目惊心。
  管家仆人带着四名小厮破门而入,打算将乔苍放置担架上抬离驯兽场,可手还未曾触碰到他,便被一力拂开,“我自己走。”
  乔苍甚至不允许任何人搀扶他,他咬牙强撑,独自站起,一手扶墙,另一手潇洒而英武掸去身上的浮尘,那不是一种仪式,而是他骨子里的气魄,他仍是笔挺猖狂,不可一世,凶猛的野兽,残忍的厮杀,昏天黑地的包围与侵袭,都不能令他低头,令他服输。
  他手臂和肩膀,胸口与胯骨遭受的攻击最重,每行走一步都万分艰难,管家仆人不忍说,“乔公子,抬着您离开吧。路太远了。”

  乔苍置若罔闻,豆大的汗珠子从额前淌落,苍白的脸上早已雾气昭昭,腰板却连一厘都未曾弯曲。
  在相隔十几米的墙角,瓦砾泥沙所掩埋下,一粒嫣红跳动闪烁,将这副场面无一遗漏,投映到书房常秉尧的面前。
  阿彪贼眉鼠眼打量他脸色,试探问,“寻常马仔进去都尿裤,苍哥倒是不怕,这就结了吗?”
  常秉尧目光定格在乔苍离开后,沙土上的一滩血迹,语气听不出喜悲愠怒,“斗兽场他都能平安无恙上来,还有什么刑罚降得住他,不结束,你有法子吗。”
  阿彪想说毙了就是最好的法子,然而他不敢,这话就是打死他,他也不能讲。且不论常秉尧没这个念头,即使有,如今杀乔苍可是难如登天,谁去做,谁敢做,何况他在福建声名鹊起,江湖帮派谁不知乔苍,他无缘无故消失,常秉尧不是自己往条子的手铐里套吗。
  他憋了许久,挤出一句,“苍哥的骨头是真硬。”
  常秉尧淡笑,“比我都硬,真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硬是闯荡黑道的好手,可是…”阿彪眼珠转了转,“也不好降服。他肯为您卖命,您就高枕无忧,他一旦不肯,有了二心,就是您最大的劲敌。”
  常秉尧食指压在一枚按钮上,屏幕倏而黑暗下去,他不动声色端起茶盏,拂了拂杯口浮荡的茶叶末,还有些烫口,他喝时也是一点点饮用,“你想怎样。”
  阿彪听出不对劲,急忙低头,“常爷和苍哥父子之间的事,我不敢置喙。”
  常秉尧大约不喜欢这苦味,皱眉咽下一枚茶叶,咳嗽了一声,“清楚自己多嘴,就老实闭紧。少想邪门歪道,你想动他,你还没这两把刷子。”

  乔苍被关押在一间巢湿黑暗,荫森无比的暗室,在主楼庄园的地下,进入后双脚会被绑上特制的粗铁链,天大的能耐也挣脱不了,C`ha 翅难逃,故而通往地牢的走廊,没有人驻守。
  乔苍坐在草堆上,手指捏了捏链子,他暗中发力,尝试几下,链子在他掌心竟有些轮,他心里有数,如果他用十分蛮力,这链子困不住他,他势必能掰碎成两截,可他不准备逃,假以时日他若借助荫谋诡计脱离常秉尧的掌控,也绝不能和他闹得老死不相往来,他把眼光瞄准了广东深圳,同一块山头,要么你死我活,要么旧情牵扯,常秉尧把他扶持起来,他不能不念父子情分,他得做给外人看。
  乔苍扯下几缕布条,缠裹在伤口最严重的两处止血,他闭目静坐许久,半睡半醒,天色入夜,分不清回荡在楼上的钟声敲过九下还是十下,破败的门扉忽然发出一声凄厉响动,接着敞开好大一道缝隙,瘦瘦小小的人影挤进来,在黑暗中四下摸索,喊了句苍哥。
  是一个姑娘青涩稚嫩的呼唤,他悄无声息睁开眼,镶嵌在深邃眼窝内的眸子,黑夜中亮如鹰隼,似乎可以穿透洞悉一切,来人没有提灯,瑟瑟发抖摸黑慢行,他轻咳,作为指引,对方听到动静,直奔这边角落跑来。
  女孩慌里慌张,没有留意脚下,仓促踩在乔苍的裤腿上,她站不稳,朝前跌倒,整个身体横跨向乔苍腹部,手也在无措之中用力抓紧他手臂,来维持平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