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41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现在实在是懒得说他们了,就让于长辉想办法去打听小贩的详细讯息,也不知道他找的谁,第二天上午,他就给我抄回来一个纸条,上面密密麻麻抄写着那个小贩的信息,我大致浏览了一下,见上面有那个小贩生前的住址,就对于长辉道:“既然知道了他的地址,下面的工作就是你跟我去一趟小贩的家,然后跟他的家人要件他生前用过的东西了。”
  听我说要去小贩的家,于长辉把脑袋要成了拨浪鼓:“我可不去,要不这样吧,我给你路费,你自己跑一趟吧。”
  看来他这是不敢对面小贩的家人啊!也对,要是明知道因为自己的参与而害死了一个无辜的人,还能无所谓地跑到人家要东西,如果不是他问心无愧,那就只能说明他这个人毫无人性了,对于毫无人性的人,我要做的就不是单单把小贩的怨魂送走那么简单了。
  小贩名叫陆高远,是原赵县的人,中午我吃过午饭,搭车先回了林水县县城,然后又坐上林水县到原赵县的长途汽车,就去了原赵县。三个小时后,我在原赵县长途站下了车,此时天色已经快黑了,现在去打听陆高远的家肯定有点不现实,于是我就近找了一家小旅店,打算对付一宿后再去打听陆高远家里的近况。
  晚上出去找了家小吃铺吃了碗抻面,回到小旅馆之后我倒头就睡,睡得正香呢,“砰砰砰”一阵敲门声把握惊醒,我以为是旅店老板有什么事,开门一看,见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孩,我刚想问她有啥事,结果我还没开口,她就提前开口直接问我需不需要特殊服务。
  碰到这种事我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这把我臊的,估计当时的脸色都赶上红布了。
  看我这样,那个女孩咯咯直笑,说:“既然小兄弟是第一次我就给你个优惠。”说着,她就要往我房间里走。
  我哪敢放她进来啊,忙道:“我不需要这个,你去找别人吧!”

  那女孩见我拒绝,就笑话我有贼心没贼胆,这点小事都不敢。
  我当然不会受这么低级的激将法,赶紧把房门关上了。
  那女孩在门口又磨叽了半天,见我铁了心的不开门,终于不再纠缠我,跑到隔壁去拉生意了。
  直到很久,我“砰砰”跳的心才平息下来,倒不是我真如那女孩说的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李兴林跟我说过,对于真正的道术界来说,自古以来邪淫都是第一大戒,消耗自己的阳气不说,还会让人的道心散乱。平时还看不出什么,如果遇到了一个厉害的的鬼物,没准连命都得搭上。我虽然做解怨人的时日还短,但是道术界先辈几千年积累下的经验,我无论如何也不是用自己的性命去验证的。
  第二天,我一早就退了房,旅店的老板娘显然知道昨晚的事,看着我的眼神都是那种似笑非笑的怪异神情,我不想废话,退了房之后,马上就离开了。
  吃过了早餐,我开始按照资料上的地址开始找陆高远的家。
  其实我对这次的原赵县之行一把把握都没有,毕竟,自陆高远死亡到现在已经相隔了三年,她们能不能还在原地址住着不说,就是还在原住址住着也不见得就能找到陆高远原来用过的贴身东西。因为我们这里有个习俗,人死后,死人的遗物一般都会烧掉的。另外,如果陆高远的妻子再嫁,我需要的东西就更不好找了,毕竟,没有几个人会忍受自己老婆念念不忘自己的前夫,还让她保留前夫的东西。

  那时节还没有全国范围的棚户区改造计划,县里也好,乡村也好,大多数的人还是住在棚户区的平房里,陆高远家里并不富裕,生前当然也是生活在棚户区。
  和我家那里一样,我得到的资料虽然精确到街道,门牌号,可是实际上这些东西根本就屁用没有,因为整个棚户区走遍,只能看到门,“牌儿”连个影子都看不到。我找到了那里,虽然打听了好几个路人,但是我纸条上的地址却没有一个人知道。
  我见这样跟个没头苍蝇一样瞎撞也不是办法,就去街委会找街道主任打听情况,不过看那个五十多岁大妈一脸懵比的表情,我就知道,这次我可能白来了。不过还好我灵机一动,直接说起了陆高远的死法,她这才恍然,说是确实在三年前有这么一个人,不过那户人家在出事后就搬走了,具体搬到哪去她也不清楚。
  我听了这话顿时心里凉了半截,不过我不死心,就求这位委主任大妈帮着跟别人打听,为了能让她尽心尽力,我特意掏出二十块塞给她。这二十块现在看着不多,但是大家要知道,九七年那时候,东北一般企事业员工的月工资才四五百块,而这些居委会的委主任收入更是低的可怜,这二十块再添点钱都快能买一袋子大米了。

  虽然这位居委会大妈嘴里一直说不要,但是我给得坚决,最后她只好“勉为其难”地收下了。有钱就是好办事,没过多少长时间,她还真的给我打听到了陆高远妻子现在的信息。
  这几年陆高远的妻子虽然过得很艰难,但是她因为怕两个孩子受屈,所以一直都守着两个孩子相依为命,其间虽然有人给她介绍,不过她始终没有再婚。
  知道了这个消息,我松了口气,谢过了居委会大妈之后,就按照她给的地址来到了原赵县正阳街的一家名为“缘来顺”的饭店,据居委会大妈说,现在陆高远的老婆就在这家饭店做面案。
  现在还不到中午饭点儿,我进店之后,见店里也没有什么客人,就有两个服务员装扮的年轻女孩在那里叠着餐巾纸。

  看我进来,其中的一个女孩起身跟我打招呼:“大哥你吃饭啊?”
  我道:“陈秀娟是在你们这干活么?我找她有点事。”
  陈秀娟是陆高远老婆的名字,当然了,我这也是在那位居委会大妈口中得到的消息。
  “你找陈姐啊,你等着,我去喊她。”听说我不是来吃饭的,那个服务员脸上的笑容很快就收起来了,不过她还是去后面帮我去喊人。

  没多大功夫,一个年纪稍大的女人便跟着那个服务员走了出来。
  “陈姐,就是这个人找你。”服务员一指我。
  陈秀娟看到我一愣,脸上露出茫然神色,她看着我:“不知你是——”
  我没法当着那两个服务员说出陆高远鬼魂的事,就道:“这里不方便说,咱们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详谈?”
  陈秀娟露出了警惕的神色:“你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好了,要是不说我就回去干活了。”
  我知道第一次见面她不可能就真没轻易相信我,于是我道:“这件事不好让外人知道,要不这样,我看你们饭店里有单间,咱们就在单间里谈,说完你要是不信的话我转身就走。”
  听说在饭店里就行,陈秀娟警惕的神色稍稍减轻了一些,她指着一个单间对我道:“你先等一会儿,我跟别人说几句话,马上就过来。”
  我点头,就径直去了那个单间。
  大概过了三分钟之后,陈秀娟手里拎着一把茶壶走进了单间,她先给我倒了一杯茶水,这才问我:“我以前没见过你,不知道你找我干什么。你别说我丈夫以前欠过你钱,他死得早,没凭没据的我可不承认。”
  她的语气很平静,我不由抬起头仔细打量她,这才发现陈秀娟乍一瞅是四十四五岁的模样,但是仔细看,她的眼角都是皱纹,虽然头发的颜色是黑的,但是从发根上一片雪白上看,她应该早就满头白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