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40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了一下这个鞋摊,见各式各样的鞋规规整整地摆放在鞋架上,不过和商店里不同的是,一根长绳从头到尾把这些鞋的左撇都跟串了起来。
  我有些好奇,指着那根长绳:“这根绳子是怎么回事?你卖东西不嫌费事么?”
  摊主解释:“这些鞋这样串起来,那些人就算是能把鞋偷走顶多也就是一只鞋,他们又不是穷得穿不起鞋了,一撇的他们当然不会费那个事。”

  我不禁翘了大拇指:“你这方法挺高啊!”
  摊主苦笑:“我这不也是被逼的么,我们卖鞋的还行呢,别的摊子就没有我们这么好运了,你看他们,就是再多两个人看摊子,也不见得就能看住东西不被别人偷。”
  我道:“那你们不来这个地方不就行了么?”
  摊主道:“不来不行啊,现在这钱越来越不好赚,过来卖东西最起码的还能见点活钱儿,前怕狼后怕虎的一大家子人怎么办啊!”
  “你说的也是。”我点头。
  说了这些,我感觉也没有别的需要了解的了,就打算转身离开,不过摊主下一句话让我的脚步一下就停住了。
  “跟你说,别看现在他们偷得这么猖獗,那还算是好的,前两年出摊,动不动就给抢了,那才是我们这些人的噩梦呢。”

  “抢?这些人那么猖獗?那不成了土匪么?”我惊讶地说道。
  “土匪?”摊主冷笑了两声:“可不就跟土匪一样么!”
  见暂时没什么生意,摊主跟我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这里的民风比较彪悍,仗着是本地人,非常地嚣张。如果看到了老实可欺的新人来这里做买卖,经常会拉帮结伙偷那人货物。
  都是花钱来的东西,谁愿意自己的东西被偷走啊,有一些新人实在忍不下去就跟本地人打起来,没人看摊子那些村民谁还惯着他啊,就一齐拥过去得什么拿什么,即便是一大车货物,转眼间也能被这些村民抢光。
  一些来晚的人见没有自己什么油水了,就起哄冲击别的摊子,那阵子真是好些人被抢得欲哭无泪。
  特别是三年前得春天,一个下岗工人好不容易借了点钱寻思赶个集赚点钱,没想到被人一下给抢了个精光,见自己的货物一点儿都没剩下,那个下岗工人急怒攻心,当时犯了心脏病就死在了集市上。
  这事当时闹得特别厉害,直接惊动了市里,上边直接派了人,把一些主要的几个人抓了,判了重刑。从那以后,抢劫的事倒是不再发生了,不过偷东西这种本能好像都印在这些村民的骨子里,即便是那些人被判了重刑,也没有震慑住他们,他们该偷的还是偷。

  “三年前……”我心里一动,不由想到于长辉所说的村里闹邪这事似乎也是从三年前开始的,难道这两者之家还有什么联系不成?
  于是我问摊主:“除了那个犯心脏病死的,以前还有没有其他因为东西被抢被偷出事的?”
  摊主摇头:“反正我知道的就那一件,至于再以前的我就没听说过了。”
  这下,我心里有了想法,于是辞别了鞋摊的摊主,又在集市里转了半圈,跟于长辉打了个招呼,就独自回了王家围子。
  到了于长辉家,见了于大嫂,我有话直说:“大嫂,我听说三年前在赶大集的时候,有一个卖货的摊主因为被这里的人哄抢,直接死在集市上了,你知道这事吗?”
  于大嫂的表情明显一滞,不过还是答道:“这事当时闹得很厉害,附近这十里八村的没有不知道的。就因为这个事,我们村里的李二楞到现在还没放出来呢。怎么,和我们这事有关?”

  我没有直接回答:“那死人的时间是在你们村里出现‘闹邪’的事之前还是之后?”
  如果人死在第一次“闹邪”之前,那死人就跟这里“闹邪”没有什么关系。不过要是出现在“闹邪”之后,那这里的事就值得商榷了。
  可能是听明白我要说的意思,于大嫂的脸一下子就白了,她睁大了眼,过了好半晌才问我:“难道我们这‘闹邪’是三年前死在集市的那个人闹的?那……那就怪不得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人死在这里‘闹邪’之前了?那我还要问你一件事,希望你别瞒着我。”

  “大兄弟你说吧。”于大嫂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三年前哄抢那个小贩商品的时候,你家和于大哥兄弟家的人有没有人参与?还有,先前那些曾经闹过邪的人家参没参与过当时的哄抢?”
  这下,于大嫂坐不住了,她“嚯”地站起来,声音有些颤抖:“兄弟,是不是那个小贩死了不甘心,来找我们这些人来报仇了?”
  看于大嫂如此惶急,不用问,三年前发生的事,即便是于长辉和他兄弟没有直接参与,那也会有很大的关系。到了现在,我已经基本确定,于长辉和他兄弟之间之所以出现这些怪事,和三年前死掉的那个小贩绝对有关!
  见我不答话,于大嫂越发地惶急,她道:“三年前又不是只有我们两家拿了东西,那个死鬼怎么就盯着我家不放啊?大兄弟,你想想办法,能不能用个法术把他打得魂飞魄散?”
  我现在对她彻底地没了好感,不由没好气地道:“你们都把人给逼死了,还想把人家弄得魂飞魄散,这也太狠了吧!”
  “又不是我们一家那他的东西,他干嘛不好别人去啊?”

  可能是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对,于大嫂喘了两口,这才对我道:“大兄弟,你别怪我着急,其实我们当时就想占点小便宜,谁知道那个人会发心脏病啊?”
  见她还是没有一丝悔改的意思,我知道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于是道:“我现在需要那个人生前用过的东西好找到他,只有找到他,我才知道他还有什么放不下,只有满足了他的愿望,他才能彻底从这里离开。”
  于大嫂道:“那……我也没办法啊,那个小贩是外地的,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哪的。对了,以前他卖过的货算不算,那东西我家还有。”
  我强忍着骂人的冲动对他道:“那东西没用,不过需要你们打听一下那个小贩的详细情况,最好能找到他用过的东西,如果没有的话,我没有把握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他。”
  我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无法确定小贩怨魂活动的范围,即便是对于李兴林那样的解怨人老手,想要在一个大范围找一只小小的怨魂,那也跟大海捞针差不多,更不要说我这样刚出师的新手了。

  于大嫂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我需要的东西找她根本就没用,等下午于长辉回来之后,她把我的推测跟丈夫说了,这下于长辉也有点慌了。我问他当年的事,这才知道,当年哄抢小贩货物的,于大嫂虽然没有参与,但是于长辉却是参与了,那是他见别人都在抢东西,他感觉自己要是不抢两件就亏了,于是也挤进去,跟着抢了点东西,不过他去得有些迟,就抢到了一件撕了裆的裤子和两个裤头,三年过去了,那两个裤头早就穿烂了,不过那条裤子的质量不错,到现在他有时还能穿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