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39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没有到跟前,我听到一个女人问同伴:“二嫂,你今天捡了多少东西?”
  那个被称为二嫂的女人一脸晦气:“嗨,别提了,今天我倒霉,就捡了三双袜子,先前我看一条裤子我挺喜欢的,不过捡东西的时候,被那个卖货的看到了,没捡成,还差一点儿干起来。你呢?”
  “我运气不错,你们看看这件夹克衫——”说着,那个女人晃了晃手里的东西,神情十分的得意。
  说话间,她们就来到了我跟前,可能是看到了我这个外人,她们都住了口,一个人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跟我擦身而过了。
  我盯着这些人背后看了好半天,突然想到一件事,于是我转身回了于长辉家,进了门,我发现于大嫂正在做饭,而于长辉则没在家,我就问于大嫂:“大嫂,你家大哥呢?”

  于大嫂直起身子:“他去赶集了,应该快回来了吧。”
  我想了一下,然后问她:“大嫂,今天我在村里溜达的时候,看到一些人说说在集市上捡东西,你告诉我,她们说的‘捡’是什么意思?”
  于大嫂混不在乎的道:“还能有啥意思,就是没花钱,在那些摊子上拿的呗!”
  虽然我早有猜测,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脱口道:“偷?”
  于大嫂不满地道:“说偷多难听啊,我们村里都说‘捡’。”
  我对她这种自欺欺人的说法一阵无语,明明是偷东西,还偏偏换一个称谓,难道说“捡”就能改变偷东西的本质了?
  可能是看我的脸色有些不好,于大嫂撇撇嘴:“大兄弟肯定是没怎么在乡下待过,你可以在附近这十里八村的问问,哪有赶集不出去捡东西的啊?”
  我靠,听到于大嫂的话我顿时一口气噎在了嗓子中间,要说自打我出生到现在,虽然没出过什么远门,但是附近的十里八乡我可没少走,能把偷东西说得理直气壮的我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听于大嫂话里的意思,似乎认为他们干这种事,别的地方农村也应该和他们一样似的。
  这是什么鬼逻辑啊?
  过了好半天,我才问道:“那……你们偷……不是,你们这么捡东西,那些卖货的摊主能受得了吗?”
  于大嫂道:“小兄弟你想东西就是太单纯了,不错,我们这些乡下人确实会捡一些东西,但是更多的时候我们也花钱买啊,你是不知道,他们这些做买卖的都是赚大钱的,少那么一件两件的也不碍的,就当便宜卖了呗。你想啊,他们要是不赚钱,明明知道我们这里捡东西的多,那还能来?再说了,我们不照顾他们生意,他们不早就饿死了啊!”
  说良心话,自打我来到王家围子,对于大嫂这个人印象还是不错的,为人热心,谁家有点事,只要吱一声,她立马放下手中的活就去帮忙。可是听了她刚才那几句话,我对她的好感瞬间就降到了最低点。
  又过了一会儿,于长辉何从集市上回来了,他买了一些熟食,正好切了下饭。
  我这顿饭吃得没滋拉味的,吃过饭之后,于长辉见我兴致缺缺,就问我:“大兄弟,怎么,还是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我点了点头,道:“我下午再出去看看,要是还没办法,我明天就回去了,你再看看别人有没有办法吧!”

  连着两天都没有找到什么,我估计已经消磨了于长辉对我的信任,他停顿了一下,这才道:“唉,我也没想到这么麻烦,耽误了小兄弟好几天时间。”
  我笑了一下,没说话。
  下午我休息了一会儿,问于长辉:“你们这赶集那些人几点收摊?”
  “怎么的也得天黑吧!”

  “你下午还去吗?”
  “去,下午我再去溜一圈,一般快到收摊的时候,一些摊主会贱价甩卖,我们赚钱不易,能少花点就少花点。”
  我道:“那下午我跟你去一趟,我想到了一些东西,应该和跟他们有关?”
  于长辉奇道:“我们这闹邪,怎么还和赶集有关了?那地方离我们这三四里呢。”
  我没有解释:“你领着我去就行了。”
  下午,我跟着于长辉做了村里的一辆马车来到了集市上,虽然已经是下午了,但是集市上依然是人头攒动,跟于长辉走了一段距离,我见他眼珠子四下转着,也不知道他要找着什么,于是就跟他说想自己随便转转,并告诉他回去的时候也不用等我,我自己能找到回去的路。于是我俩就分开了。
  只是随便转了转,我就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在摊主没注意的情况下,把一件线衣塞进了另一件夹克衫的袖子里,然后交了夹克衫的钱,喜滋滋地走了。
  我虽然看不过眼,但是也没有心思去充当丨警丨察角色,毕竟,在人家这一亩三分地,我就算是来个见义勇,估计那些摊主也不会因为我一个外人,去得罪这些地头蛇。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集市的一边出现了剧烈地争吵,虽然我所在的位置离那边有一段距离,但是那边的吵嚷声特别大,我还是很容易听到吵嚷的内容。听了几句,我不禁有暗中叹了口气,原来,一个村民在偷货物的时候,被摊主发现了,可是他又不承认自己偷了东西,于是两个人就这样吵了起来。因为声音太大,很快,附近派出所的丨警丨察就来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处理的,吵架的声音很快就降低了,没多大一会儿,看热闹的人也散了。

  我四外看了看,见旁边有一个卖鞋的摊子,这摊主看上去得五十多了,长得精瘦精瘦的,我看他两片薄嘴唇,就知道这人一定非常健谈。
  见我走过去,那摊主脸上立刻就堆起了笑容:“小兄弟,想要买鞋啊?”
  我笑了笑:“我家是县里的,到这里办点事,看这里挺热闹的就过来看看。”
  那人并没有因为我不是买货的而变得冷淡,而是接着道:“县里的啊,那就难怪看不上我们这小摊子的货了。”

  我道:“哪有,现在县里也不好过了,很多厂子连工资都开不出来,我看还不如乡下呢,最起码的人家吃喝烧不花钱啊。”
  那人点头,感慨地道:“你说的也是,这年头什么都不好干啊!”
  我掏出烟给那人点了一支,道:“你们赶大集能赚不少吧?”
  “赚什么啊?不赔本就不错了!”那摊主一脸苦涩:“本来我们到这里就卖不上什么价,再加上这里的村民太能偷了,一不小心,我们都得赔本。”
  我点头:“刚才我也看到了,这里偷得是挺厉害的。”
  摊主就像找到了知音:“小兄弟你是不知道啊,这边的几个屯子简直就是贼窝子,只要到赶集时候,一个个的就跟闻到腥味儿的猫,想方设法地偷东西。”
  我道:“那这里的丨警丨察不管吗?”

  摊主道:“管,怎么不管?可是这里偷东西的太多了,就这边派出所的那几个丨警丨察有什么用?再说了,这些村民偷东西就算是被抓到了,那又能怎么样?几块钱、几十块钱的连个拘留标准都不够,还不是教育一顿放出来?所以现在我们只是想办法尽量不让他们偷东西,不怕你笑话,在这里能不丢东西就算是赚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