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38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就从从那天起,我们哥俩儿彻底闹翻了,不过那只鬼好像这次盯上我兄弟家了,他们今天不是丢了这个,就是没了那个,最可气的是,不管他家没了什么,最后肯定都是能在我家找到,我也是实在受不了了,这不,听一个亲戚说起过你,就到你那把你给请来了。”
  “你们家不会是以前冒犯过什么吧?”我想了一下问道,这鬼物这么纠缠于长辉一家,应该不是无缘无故的,应该以前有过什么恩怨才对。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比如说跑人家坟头大小便,或者在人家灵位前说一些不着听的……”
  还没等我说完,于长辉马上就打断了我说的话:“你可别说了,我这人平日里不怕人,就怕那些看不着的东西,你说的那些我别说做了,就是我平时走路路过坟头都绕着走,实在绕不过去,心里也念叨着‘别怪,别怪’,你说,我哪敢做你说的那些事啊!”
  见他信誓旦旦的,我不由皱起了眉头。如果真是他说的这样,他还真的不容易得罪鬼魂并惹来鬼魂的报复,难道是于大嫂惹的事?想到这我把眼神的看向一直没说话的于大嫂。
  于大嫂忙摆手:“没有,我也没做过。”
  那就怪了,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那只鬼找到于长辉一家,肯定是有一定的原因,毕竟像朗秀芬那种把整个村子的人都恨上的怨魂还是极少数的。
  见他两口子否认,我不由又寻思难道这鬼是赵海燕两口子以前惹上的?可是这也不对啊,因为就算是于长辉的兄弟惹上了,可那只鬼又缠着于长辉他们算是怎么回事啊?

  看到我不吱声,于长辉两口子虽然着急,但是也不敢打扰我的思路,都在那眼巴巴地看着我,等我说话。
  我分析了半天,感觉还是有用的讯息太少,于是就问道:“你说的怪事最近的时间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另外,这些怪事发生的时间有没有什么规律?”
  “最近发生怪事的时间是两天前,那天我早上起来,发现我家桌子上多了一个存折,都不用看,我就知道肯定是我家老二的,我拿过去,果然是。至于时间有没有规律——”于长辉仔细回忆了一下,然后摇头:“那还真没品出来,我就知道从第一次出现怪事之后,到现在越来越频繁。”
  “发生了这些事,他们不会在说你偷东西了吧?”
  “那倒是不说了,不过我也对他寒了心,怎么也亲不起来了。”于长辉摇头叹息。看得出来,对于这份亲情,他心底还是很重视的。
  又问了他几个问题,都对这个事件没什么帮助。于是我道:“你们虽然说了这事情的经过,但是对我帮助不大,你能不能在帮我找几个曾经家里也闹过邪的人,我看看有没有有用的线索。”

  于长辉马上点头:“行行行,我马上让你大嫂给你找去。”说着便打发于大嫂出了门。
  估计那个捉弄人的鬼把村里人捉弄得不轻,听说于长辉家请了捉鬼师傅,很快于长辉家大人小孩的就来了七八个人。于长辉家屋子也不算是很大,这些人一来,把屋子里挤得满满的。
  不过我知道,这些人里不见得都是家里曾经闹过邪的,应该是过来看热闹的比较多。
  这些人见了我,大部分人都感觉挺好奇的,纷纷问我多大了,干这行多长时间了,成没成家……
  对于这事,我一阵无语。在一般人心里,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已经成为了固有的思维模式,要是我是一个胡子一大把的老头子,估计这帮人也会好奇,但绝对不会像这样,毫无忌惮地打听我的事。
  随便应付了几句,我开始问他们家里“闹邪”的事,果然,这些人中,家中真正“闹邪”的还真没有两个,听他们的所述,我还是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不过稀奇古怪的乡野怪谈倒是听了不少。
  闹腾了半夜,这些来看热闹的村民可算走了,于长辉问我:“叶兄弟,你想到要怎么办了没有?”
  我道:“事情有点麻烦,毕竟那只鬼不像一般正缠着人不放的鬼,一看,就知道鬼在哪,上去用点儿手段就能把它捉到,可是想你遇到这样的,我总不能在你们村里一家一户,一点点地排查。”
  于长辉也感觉一点点着不现实,不由急得直搓手。
  “那……大兄弟你总得有些想法吧,它要是一辈子不出来,我们也不能等它一辈子啊?不说大兄弟你有没有时间,就是我们也没有那个精力啊。”于大嫂也是一脸愁容。
  我想了一下,道:“我也不想糊弄你们,既然来了,就尽量帮你忙把事情办好,要不这样,我在你这待几天,要是还找不到那只鬼,那你们就找别人再想想办法。”
  这个主意显然不咋地,于长辉和于大嫂听了有些失望,不过话已经说到这了,他们一时也没有办法,就只能这样了。
  第二天我生日出去在村子里转了一圈,但是还是没有什么发现,晚上的时候,我感觉于长辉两口子看我的眼神都没有先前刚来的时候那样敬畏了。
  这事没办法的事,在人的心中,你得拿出本领才能让人信服,光耍嘴,一时半时的还行,时间长了,不把你打出去都算便宜你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吃过早饭打算继续在村子里寻找鬼物气息的时候,突然发现村里似乎热闹了许多,大姑娘小媳妇的三三两两地结伙都往村外走,这两天下来,村里人似乎都知道我这个捉鬼的小先生了,就跟我打招呼。
  我好奇地问他们:“你们这是要干嘛去啊?”
  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道:“今天是赶大集的日子,我们这是赶集去。”
  我恍然大悟,赶集这事前些年县里也组织过,不过几个集市下来,县里那些有固定摊位或者店面的人发现集市当天营业额虽然好些,但是过了赶集的日子,效益比以前下降了一大截,反应这个事无果,于是这些生意人开始罢市,最后县里相关领导怕造成影响,只好把县里的集市取消了。
  “小师傅你不去集市上看看啊,东西又便宜又好,比你们县城里强多了。”
  我笑着摇头:“我就不去了,我再在村里溜达溜达,实在看不到啥这几天就先回去了。”
  那妇女点头:“那你接着溜达吧,我们先走了。”说了,喊了身边的伙伴,一起向村外走去。
  我这个人耳朵尖,虽然她们已经走很远了,我还是听到一个女的跟旁边人嘀咕:“这小子这两天我就看到他在村里瞎转了,是不是没啥能耐来这蒙事的啊?”
  “我看有点像,也不知道老于家那大小子怎么想的,花钱找来这么一个人,有那闲钱问问村里吴大神儿不行么?这不是吃饱了撑的么……”另一个人也道。

  我听了无奈地笑了笑,转身往别的地方走了。
  干我们这行的本身就容易被人产生误解,据李兴林说,他以前在解怨时遇到性子急的,被指着鼻子骂骗子都是轻的,还有跟他动手的。不过这行业就是这样,当你真正把那些怨魂的怨气解除,再安安静静地送走,得到的那种感激也不是一般职业能享受得到的。
  这一上午,又是无功而返,就在我要回于长辉家的时候,遇到了一伙赶集回来的村民,有男有女的,每个人手中会或多或少地抱着一下东西,不过他们的表情有些奇怪,有的人喜滋滋,有的人一脸的郁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