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37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大爷用手捋了捋下颌的胡须,道:“先别说那二百块,你们都回去看看,自己家里是不是还有别的东西也不见了。”
  “别的东西……”赵海燕愣了一下,随即就想起来什么,也顾不上跟自己大嫂吵架了,招呼了自己男人一声,转身往外头就跑。

  “王大爷,你是说我家也闹邪了?”于大嫂也想到了什么,于是开口问道。
  “是啊,我就是这么怀疑的。你们还是看看吧,要是没闹邪还好,就算是钱丢了,要是有的话,你们还是想点办法吧!”
  于大嫂口中的“闹邪”是王家围子特有的一种怪异现象,其表现就是第一次出现大概是三年前,那时候一个名叫王振强的村民大半夜的突发疾病,要送医院,结果他父亲在取钱的时候,发现锁在箱子里的一千块钱竟然一分钱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叠用来出殡时给死人做买路纸钱。
  这下王振强的父亲发怒了,就问是谁干的?
  王振强的老婆说:“那箱子的钥匙都在你那,我们就是想拿出来,也得能开开才行啊。”

  王振强的父亲不信,就说是自己的几个儿女趁他不在把锁撬开,把里头的钱拿走了,还说他们不孝顺,嫌乎自己老了,盼自己早死,要不然也不能这么狠心把一堆纸钱放进箱子里咒他。
  这些儿女没拿钱,当然不会承认,不过王振强的病实在严重,大家也没心思跟老人掰扯这个,就到邻居家凑了一点钱,把王振强送到了医院。
  后来王振强虽然病好了,但是这件事一家人却谁都没有放下。人性就是这样,心中一旦生出怀疑的种子,就会渐渐地生长发芽,所以王家的这些人开始怀疑自己身边的亲人,看谁都像是偷钱的贼。
  就这样,本来还很和睦的一家人开始变得疏远起来。

  从这次开始,村里别的人家也发生过几次同样的事,虽然丢的东西不同,但是相同的是,每一次丢东西后,都会留下几枚买路纸钱,这时大家都知道了,是有一个看不到的邪乎玩意儿在祸害大家。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是狐黄白柳灰这类的草仙在捉弄人,可是找人看了之后,那看的人说不是,应该是那个鬼魂在捉弄人。
  因为出事的人家里丢的东西都比较重要或者值钱,所以虽然那只鬼没有伤害到谁,可是大家谁也忍不了它这么捉弄人啊,这要是一时为难遭灾的,那极有可能会出大事的。
  不过烧纸烧了不少,可效果并不大,偶尔的还是会有人出事,不过还好这事出的不多,而且丢失不见的东西偶尔也会在某些隐蔽的角落找到,所以这事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恐慌,在这些村民的眼中,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谁摊上谁自认倒霉就是。
  再说赵海燕,她跑回家之后没多长时间就骂骂咧咧的回来了,从她的骂声中,大家知道,她家果然也是闹邪了,不单是兜里的钱没了,就是家里藏在房梁上的的钱也没有了,取而代之就是几枚买路纸钱。
  这大过年的看到这东西多晦气啊,所以赵海燕一路骂不绝口,一直都咒那只捉弄人的鬼以后堕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见她这样,于大嫂想到自己刚才蒙受的不白之冤,不由开口抱怨:“我说燕子,这回你不怀疑我拿你的钱了吧?”

  赵海燕脸色有点挂不住,不过她输人不输阵,反唇相讥道:“我家的钱可能是被那个杀千刀的死鬼给藏起来了,可是我兜里的谁知道是不是你拿的,没准是让你碰个巧呢?”
  于大嫂气得满脸通红,又想跟她吵,结果被家人邻居给拉开了。
  这件事过后,两家人再见面就开始掰生(东北话,关系逐渐生疏)了。
  听于长辉说完,我不由有点奇怪:说实在话,于长辉所说的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第一,没有出现人的伤亡,第二,出事的是他兄弟一家,虽然跟他家有关系,不过听他话里话外的似乎现在对自己的这个亲兄弟也没有那么亲近,貌似就算是找人驱鬼,也轮不到他头上吧。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疑问,于长辉苦笑一下:“其实要只是我先前所说的事,我也不至于去麻烦你,不过后来事情的发展却把我家也给牵连进来了。”
  我看着于长辉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听着。

  于长辉有些恨铁不成钢:“其实我也不是不向着我弟弟,关键我弟弟那小子烂泥不上墙,结婚之前还好点,但是娶了赵海燕之后,事事都听媳妇的。你说那次事如果出事的时候,如果他是个明白的,只要他居中不偏不倚地说几句,也不至于让我们两家掰生啊。可是那小子不但没有在中间调和,还帮着自己媳妇说话,就是因为他这样,赵海燕才得寸进尺,闹得一发不可收拾。枉我以前对他那么好。”

  我点头:“很正常,毕竟人家是一家人嘛。”
  “要是事情那么简单我也就没那么生气了,五六天前,我兄弟上我家来蹭酒喝,我因为先前的事不待见他,就没有理他,他见我这样,就到我家抽屉里翻烟抽。
  他这翻东西的习惯从小就有,我早就见怪不怪了,不想他这次打开抽屉以后却没有像往常那样拿出里面的烟卷,而是一声不吭地走了。我不知道他犯哪门子邪,不过也懒得管他,不想过了一会儿之后,他又回来了,不单是他自己,还有我爹妈和他老婆。
  我一看赵海燕拉个脸就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就问他们这是要干嘛。可是我兄弟一声也不吭,就径直走到刚才他翻烟的抽屉前,拉开抽屉从里面就掏出一些东西摔倒了桌子上。然后还指着我的鼻子,指名道姓地质问我:‘于长辉,你自己说这些东西该怎么解释吧?’
  我上前一看,也不由呆了,原来,他刚才从我家抽屉里掏出的那些东西,正是前些日子他家‘闹邪’不见的那些钱和东西,不但有这些东西一样不少,旁边还有一叠板板整整的引路纸钱。
  看到那些东西,我和你大嫂一下就蒙圈了,因为我早上拿烟的时候里面还有没这些东西呢,可是我兄弟来了,它们就出来了,你说,我这不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变成屎了吗?
  而且,就我那兄弟媳妇,平日无理还要辩三分呢,这下肯定会得理不让人。
  事实的情况也真是按照我想的来了,看到这些东西,赵海燕‘嗷’地就蹦出来了,她指着那些东西,质问我们两口子:‘你们不是说没拿我们东西吗?那这个是怎么回事?我说这些东西我们把家里耗子洞都翻了也翻不出来呢,感情都在你这放着呢,今天幸亏我家那口子来了,要不然这些东西这辈子我都找不回来了吧!’
  这事不是我干的,我当然不承认,可是他们两口子就认准是我们干的了,还说他们这些天正纳闷呢,以前别家‘闹邪’都能找到,为什么轮到自己家就不行了,今天他们算是知道了,他们不是‘闹邪’,根本就是‘闹贼’啊!
  我听不过去,就跟他们吵起来了,这次比较厉害,还动了手,要不是我爹气得发了心脏病,还不知道那天会闹到什么程度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