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人生就是,那夜夜折断的腰肢》
第72节

作者: 半面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位先生,这台手术我个人能力有限,得去请外科副教授及以上职位的医生过来才能处理。”
  “情况如何?”
  “患者的伤口太大,那颗打中它肩膀的子丨弹丨威力十分强劲,她肩甲内部不仅骨头被打成几段,肌肉组织更是破损严重,我个人觉得,那位小姐很有可能需要截肢。”
  急救室的老医生才说完,穆易霆就站起了身,盯着医生的目光寒戾如冰。
  “先......先生,我也......也只是推断......推断而已。”
  急救室医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断断续续的说完,等待着穆易霆的决策。

  封钰匆匆赶过来就正好听见了医生要给颜落落截肢的话,几步冲到医生的面前,抬手就攥住医生的衣领。
  “你敢截断她手臂我就杀了你!”
  “不不不,我也不想啊,但是病人的伤口实在是太严重!”
  “子丨弹丨触碰了大血管,现在血都止不住,勉强缝合不是影响神经就是影响肌腱的恢复,而且也极容易感染,病人现在情况十分危急,还是尽快做决断的好。”
  封钰手臂都在颤抖,良久没有说话,脑海中想到的是她坐在钢琴前沉醉般地陷入乐曲中的样子。穆易霆则闪过颜落落为了从穆苑离开而灵活地为他打领带的双手。

  如果颜落落缺少了一只手臂,依照她那样的倔强的性子,未来的整个人生或许都将沦陷在黯然中。
  穆易霆的拳头也不自觉的收紧。
  “表哥,落落她不能没了一只手臂,她会疯的!”封钰知道目前只能听穆易霆的决断,毕竟落落和表哥已经领了证。
  “想办法让她醒过来,我需要她亲口告诉我她的决定。”
  穆易霆强迫自己冷静,即使他内心早就已经暗潮汹涌。
  哪怕颜落落是他的女人,他们之间也还没有到他来决定她的肢体去留的地步,如果擅自截断了颜落落的手臂,那个女人真的会像封钰说的那样陷入疯狂。

  她是为了救他才弄成这样,穆易霆甚至能想到截肢后颜落落看到他时眼中的怨恨。
  医生有些无措,“恐怕伤者暂时醒不过来。她......她失血太多了。”
  急救室的医生在穆易霆周身散发的冷压下越说声音越小,连带着脖子上被攥住的衣领也好像又紧了些,让他呼吸都有些压力。
  封钰盯着急救室的方向,眼中全是痛色,紧紧抓着医生衣领的手骤然松开。
  穆易霆冷沉着脸,准备走进急救室再看看颜落落的情况再做决定,“先试试,如果醒不过来又危及生命......”
  穆易霆似乎说不下去,但是很快他就收敛了他身上的情绪,给了医生最后的决断,“手臂总没有性命重要,我要她活着。”
  一旁的医生得到伤者家属最后的决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也庆幸身边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不是莽撞无知的病人家属,虽然截去一个少女的手臂过于残忍,但性命总是比手臂重要。

  不远处,张院长也带着大队人马急匆匆赶了过来,还在对着身边的人交代,“阿清,穆少的妻子是颜落落的姐姐,你先给落落打电话,她手术技术更好,让她快点过来!”
  张院长的声音不小,使得急救室门口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也正是因为张院长和一行外科教授听到了伤者的情况,才会如此急切地要找颜落落。
  虽然颜落落还没毕业,但是她的手术技法和实验的动手操作能力却是他见过的最好的。而且受伤的人可是医院大股东穆易霆的妻子,实在是耽误不得。
  张院长没发现他的话让医务室门口的几个人都微微的错愕,他还在犹豫颜落落没有拿到国内的医师证没资格进行为患者进行手术。
  “救人如救火,破破例也不算违规。先让各位权威教授先处理,最后再考虑让她上!阿清,快去打电话,让颜......”
  张院长自说自话还在对着他得意的徒弟下达命令,他的身边,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颀长身影就越过穆易霆率先冲进了急救室。
  “哎?阿清你先等等,落落和你关系最好,你先去将她弄来啊!”
  张院长急切地冲着急救室的方向喊,也不明白他是怎么了。张院长是因为着急只想着里面的人是穆易霆的妻子,没听到之前几个人提到颜落落的名字。
  慕容清却在封钰质问医生的时候就听明白了,也顾不得向身后的老师解释,看着护士着急地从跑过来正准备拿到急救室的血浆,慕容清快速地消失在了急救室的门口。
  穆易霆的视线轻轻眯起,他同样听清了张院长的话,那个男人和颜落落的关系很好?

  急救室的主刀医生在看见院长之后则松了一口气,不过也适时提醒张院长,“院长,那个,里面受伤的小姐好像就是颜落落。”
  “我知道我知道,穆少的妻子是落落的姐......什么?是颜落落!”
  院长的震惊程度可想而知,而他已经无心理会穆易霆的妻子到底是谁,看着门口的方向直拍大腿,“都进去帮忙,必须想办法保住她的手!那双手要时毁了就太可惜了!我的小姑奶奶,你这是怎么弄的啊!”
  已经无需穆易霆和封钰再多嘱咐,在张院长的带领下,一行医生齐齐冲进了急救室,最后又纷纷摇着头出来,只剩下慕容清和一个帝都权威外科医生留在了病房。
  张院长平素所有沉稳严谨的模样此刻都化成了慌乱,在教授们淡淡讨论里面病情的时候,张院长一个人在急救室的门口转圈。
  小护士从急救室跑出来,不一会儿的时间又拿着不少血浆跑进去,却谁都没有再对穆易霆解释一句。
  三分钟之后,急救室门外所有的讨论声都在穆易霆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压下消散,只剩下张院长还在一遍遍地绕圈。
  “谁来为我解释一下里面的情况!”
  张院长整个人都是慌的,也无心理会身后谁在问什么,一边的几个院方领导深知张教授惜才的个性,迫于压力只好为穆易霆解释。
  “颜小姐情况非常不好,再拖下去恐怕会出现休克的征兆,我们都觉得应该尽快截肢,补血再止血,可是慕容清和魏教授却不同意我们的方案。”
  这位领导才解释完,他身旁另一个在刚刚言辞最激烈的医生也控制不住地接口,“慕容清是张院长的爱徒,处理过不少大手术,而魏教授又是国内外的权威,我们也不好阻止。”
  “不过他们这是在那伤者的命赌!张院长你怎么能纵容手底下的人如此处理?以后如果都这样,万一出了事情,受牵连的不仅是他慕容清和魏承晔,还有医院的名誉!”
  封钰最是听不得颜落落的不好,几步冲到心直口快地医生身边,愤怒地质问,“你说里面的人在拿落落的命赌是什么意思?”
  “不截肢就没办法止血,伤者本身就失血过多,而且她肩旁内部的组织都被子丨弹丨里的丨炸丨药炸得面目全非了,强保下来也未必能够和正常人一样,他们为了一只废手在拿伤者的命冒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